夏黄河失踪之谜一直是夏老爷子这些年最关心的一件事情,如果我能够将这件事情查清楚的话,那么夏老爷子再怎么说也要对我怀有感激之情吧?

  而且根据公孙蓝兰给的治疗以及五音六律的延伸调查,夏黄河失踪案的矛头直指夏家长子夏长江。

  而夏长江确实是众人心中最有嫌疑的,但也是最没有嫌疑的。

  当年的夏长江能力不比夏黄河差,而且更是夏老爷子膝下长子,夏家家主之位怎么看也已经确定是夏长江的了。

  既然是这样,夏长江为何还要对夏黄河下手?这不是平白无故跟自己过不去吗?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事发到现在反而没有多少人将这件事情怀疑到夏长江的头上。

  听到我说的话,商蝶诧异的看了看我,心中斟酌了一下用词,这才抬起头对着我说道:“少主,如果你贸然出现在夏长江父子的视线之中的话,他们很有可能会派出众多高手来找麻烦,而且这样做岂不是在打草惊蛇?”

  我刚到佳木斯机场的时候,夏长江就派出了追风以及其他六大生肖高手来堵我,企图逼我就范从而来威胁我爸。

  还好的是夏婉玉出面赶走了追风,要不然一场恶战肯定是难免的。

  夏长江前一次的失败,是因为没有考虑到夏婉玉的原因,要是我再次出现在佳木斯众目睽睽之下,夏长江很有可能会想得更加的周全,到时候夏婉玉没能够出面帮助我,那我岂不是真的被夏长江给抓去了?

  我低头沉思着这个问题,这才抬起头对着商蝶说道:“如果不赶紧行动的话,我担心夏长江会将当年所有的尾巴都抹掉。”

  “这么多年过去了,就算这件事情是夏长江做的,想必其中该清理的尾巴怕是早已经被夏长江给清理掉了吧?”商蝶皱着眉头思考着说道。

  我暗自摇了摇头,目光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对着商蝶说道:“绝对不会是这么简单!这份资料是公孙蓝兰交到我手上的,这个女人的心机之深,谁也不知道她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而且我怀疑这份资料很有可能已经被夏长江看到过,公孙蓝兰手上握着这份资料不为自己谋获利益,却将它扔给我,其中的心思实在是耐人寻味。公孙蓝兰可不是什么大方的女人,如果这份资料还没有使用过的话,她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的交给我?要知道这很有可能会是让夏老爷子欠下她一个人情的东西。所以我才认为,这份资料公孙蓝兰很有可能已经从夏长江手上获取过一次利益了。”

  原本我还以为经过欧洲一行,公孙蓝兰会与夏长江成为对手,毕竟这个女人记仇得很,夏长江派出高手想要公孙蓝兰的命,公孙蓝兰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的放过夏长江?

  对手突然又多出一个对手,这当然是我想要看到的。

  但是谁曾想到,公孙蓝兰竟然在暗地与夏长江勾搭起来了?虽然不知道他们的同盟有多牢固,但是他们联起手来对付我却是事实。

  到底是什么事情令公孙蓝兰竟要如此对付我?甚至不惜与夏长江合作起来?

  “少主说得有道理。”商蝶对着我微微点了点头说道。

  在一旁嗑瓜子儿的小点点也不由得抬起头看了我一眼,估计这丫头也在奇怪我什么时候化身成为阴谋家了吧?

  “现在去一趟于家,我估计于家人也很想当年的事情真相大白吧?毕竟与家长子莫名其妙死去,想必他们心中对夏家也是充满了埋怨。”我对着商蝶说道。

  要是被夏长江等人抢先一步,那么当年夏黄河的事情很有可能就此成为了一个永远解不开的谜团,到时候想要对付夏长江,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

  在一旁的商蝶点了点头,再次对着我说道:“少主还需要带其他的帮手前去吗?据我所知,六阳律的大部分主力也在东北。”

  商蝶这句话说得颇为隐晦,不敢以肯定的语气。

  毕竟商蝶是属于卧底商部门,其他部门的事情她是无权插手的,只有我与宋思思才有这样的权力。

  听到商蝶的话,我眼睛眯了起来,看来我在东北的力量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薄弱嘛。

  良久,我这才抬起头对着商蝶摇了摇头说道:“这就不用了,在东北夏家的地盘上,带再多的人他们想要对付我们也没有什么用处,反而会暴露他们的行踪。就你我还有小点点三人前去足矣。”

  在一旁的小点点不乐意了,一边嗑着瓜子一边对着我说道:“我有说过我要去么?”

  “当然要去啊,佳木斯市里可是有很多好吃的,总比你在这里嗑瓜子儿要强得多吧?”我对着小点点笑着说道。

  √D最V新章“X节B上7、酷匠网|

  小点点基本上属于我生命的保障,在东北这个随处都有可能遭遇到袭击的地方,如果没有小点点的保护的话,我乱走动那简直就是作死的行为。

  小点点瞥了我一眼,然后便不再说话,看样子应该是默认了。

  我心里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还好小点点是一个吃货,要是小点点如果打定主意不跟我一起前去的话,那我也不敢贸然跑去佳木斯市。

  临走之前我跟我爸打了一个招呼,我爸也没有问我为什么这么冒险,只是说了一句注意安全便没再说什么,我还以为我爸不会放我走呢。

  很快我们便来到了于家,于家豪宅坐落于佳木斯东风区附近,离松花江很近。

  果然是跟着夏家混的家族,在这种地段拿下这样一个豪宅,怕是得走动了不少关系吧?

  我走上前敲了敲于家大宅的门,很快一个看上去应该像是管家的老头子打开了宅门,疑惑的看着我问道:“小伙子,你找谁?”

  “你好,我找于风声老先生有事情要谈,还请你帮我引荐一下。”我笑着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老头子上下打量了我一番,再次问道。

  “张成。”我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砰!

  我的名字刚说出来,老头子便将宅门给关上了,独留我一人在门外风中凌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感谢昨天消费的书友们:1丁总6d1e315000送豆2阿朗910100送豆3笑看沉浮2900送豆4夜袭寡妇村d5f52600送豆5冷色cheeksbe113500送豆6龙银杏2500送豆71382723500送豆8贝壳里的海9鞑靼10crs15011喻国银12王铁成13supe59814Kevin7d1215心上人1bd216一如既往762f17刘新月18髙尐銳19楊0d4520熙熙010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