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

  美美的睡了一觉,我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舒服多了。

  最近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再加上以为自己已经成为了高手,所以这些日子我基本上将身手这件事情给搁置了。

  昨天易湿再次教会了我一套剑法,让我融合自己的趁手武器蝴蝶刀,看能不能够感悟出什么来。

  练了一下午,实在是累得不行,不过睡上一觉感觉浑身舒坦无比,看来以后再忙也得抽时间练习练习自己的身手了,要不然以后遇到的高手越来越厉害,小点点在我身边还好,若是小点点不在的话,那我岂不是只能等死?

  看来只有自己强大了,才是真正的强大啊!

  走出房间的我正想去找上易湿再问问那套剑法之中的些许问题,路过大堂的时候,我猛然发现气息好像有些不对劲。

  当我将目光投放进了大堂之内的时候,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气息会如此不对劲了。

  最_新#章节G上J酷a匠;网l

  小点点的师父易湿的师兄苦大师竟然坐在大堂的桌子上喝着茶水,一身雪白色的长袍看起来实在是怪异无比。

  更让我奇怪的是,我爸也坐在苦大师的对面,两人坐在一起的气息实在是太诡异了,就如同两人根本不知道对面还坐着另一个人一般,他们只顾着喝着自己杯中的茶水,似乎也没有说话的心情。

  苦大师怎么来了?

  我记得在机场的时候,小点点跟易湿说过,她师父苦大师已经前往东北,但是易湿却说并未见过他,甚至还调侃了几句。

  难不成如同易湿所说,苦大师真的是一路走到东北来的?要不然怎么现在才现身?

  “爸。”我对着我爸喊了一声,然后便走到了我爸身边站着,看向苦大师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敌意。

  上次与苦大师见面是非常不愉快的,苦大师的那番话我还时不时想起,就如同在我心中种下了一颗恶魔的种子一般生根发芽,我也不知道以后这会给我带来怎样的后果。

  任谁被人说成灾星,恐怕心里都会对那个人感到不爽吧?我当然也不例外。

  我爸嗯了一声,用手指了指面前的苦大师对着我说道:“张成,叫师伯。”

  听到我的话,我不由得一愣。

  师伯?

  哪有这样的师伯?心中对苦大师有着抵抗情绪的我当然不可能立即叫出来的。

  不过算算苦大师确实是我的师伯,因为我师承易湿,而苦大师又是易湿的师兄,我确实应该叫苦大师为师伯。

  而苦大师的眼神微微一凛,然后抬起手对着我摆了摆说道:“不用了,我并不是他的师伯。”

  我才将林伟给坑得落入谁也猜不到的下场,苦大师自然是对我心中留有怨恨的,怎么可能会愿意跟我摊上这么一层关系?

  “按照关系来算,他确实是你的师侄。”我爸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眼中带着异样的情绪说道。

  “我不接受。”苦大师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不接受没办法,事实关系摆在那里。”我爸眼睛微眯的说道。

  在一旁懵的我总感觉似乎闻到了一股火药味,难道是我爸与苦大师之间的散发出来的?

  但是从眼神看上去他们好像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啊,只不过是在争论一个我到底是不是苦大师的师侄的问题。

  “我不认,难道你还要强迫我认?”苦大师眼神之中带着冷漠,看起来态度并不是很好。

  我爸没有再说话,像是无意识的瞥了旁边的我一眼。

  我当然知道我爸是什么意思,就算我爸不提醒,我也肯定要那么做的。

  人都是有个脾气的,这种态度恐怕谁都忍受不了吧?

  这么想着呢,我的脸上瞬间便挂上了笑容,然后带着恭敬的神色提起了桌子上的茶壶,对着苦大师说道:“师伯,您喝茶!”

  还没等苦大师反应过来,我便已经将苦大师面前的茶杯续满了茶水,就如同一个晚辈对长辈做的事情一般。

  不过苦大师确实是我的长辈,我给他倒茶那倒也是天经地义的。

  苦大师眯着眼看着我,不知道心里在想着什么。

  此时的我心里不由得一紧,苦大师不会是生气了吧?苦大师的手段我可是见识过的,半片香樟叶就能够将我的衣袖给割开,就如同利刃一般。

  要是苦大师生起气来,岂不是用两片茶叶子就能将我给干掉了?

  心中虽然有些紧张,但是我脸上还是不得不保持着恭敬的笑容。

  奶奶的,跟这些武功高的人就是没办法愉快的相处。

  良久,苦大师这才将目光移开了我的脸庞,然后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而我心里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然后再次回到我爸身边站立着,他们俩都是长辈,我一个晚辈自然是不好意思上桌的。

  看到苦大师的动作,我爸的眼神之中闪过一丝玩味儿,看着苦大师说道:“不知道苦大师来这里所为何事?”

  苦大师抬起头看了我爸一眼,淡然开口道:“闲来无事,想要找我师弟聊聊天。”

  “哦?那么敢问大师找到易湿了吗?”我爸说道,心里却活动了开来。

  这个地点是我爸他们精心挑选的,夏长江费劲了全部力量都没能够找到这里来,而这个苦大师又是怎么找上门的?

  “这是当然。”苦大师道。

  “我师弟有急事必须要离开这里一趟,让我来代劳他之前所要做的事情。”

  “嘶!让大师来代劳,这样不太好吧?”我爸脸上带着些许为难的表情。

  苦大师的眼角抽了抽,苦大师当然知道这样做不太好,若不是看在易湿的面子上,苦大师才不会无聊到来做这种无聊的事情。

  但是怎么现在觉得难为情的倒是张鸿才了?难道不应该是自己吗?

  “这没什么好不好的,这不过是我的修行罢了。”苦大师面无表情的说道。

  “原来是这样。”我爸这才‘恍然大悟’道。

  “那我就祝大师入世修行一切顺利吧。”

  说完我爸便对着苦大师伸出了右手。

  苦大师显然对这种握手礼感到非常不适应,眉头紧皱着。

  但是想了想苦大师还是伸出了手与我爸握在了一起,这让我在一旁看得心中别扭无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