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意思是说,师父这样做并不是对我生气,反而是为了救我一命?”易湿皱着眉头问道。

  苦大师微微点了点头,对着易湿说道:“现在看来,师父的主要目的应该是这样。”

  当初师父的决定,让苦大师都觉得师父实在是有些残忍,即使易湿犯下了再大的错误,也不至于发这么大的脾气吧?

  当时苦大师想要帮助易湿一把,但是却被师父严厉拒绝了,并且师父还给苦大师下了严令,让苦大师不要再去见易湿。

  苦大师进入喜马拉雅山苦修,其中也夹杂着对师父的责怪。

  易湿与苦大师虽然一直小矛盾不断,但是同门师兄弟的感情是抹不掉的。

  现在看来,当初师父的决定并不是残忍,而是真正的为易湿着想。

  “既然是这样,那么为什么将我赶出师门之后,我就摆脱了逆天失败该接受到的惩罚?”易湿疑惑的问道。

  难道将林伟赶出师门一次也能够摆脱吗?这也太狗血了吧?

  苦大师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师父的做法,我们怎么可能猜得到?恐怕他的境界,我们一辈子都不可能达到吧?”

  此时的易湿心中也有些不是滋味,这些年之中,易湿也不是没有责怪过自己的师父。

  当初易湿求上师父,想要让他救自己的女人一命,但是他却毫不留情的拒绝了,并且在易湿遭受到劫难的时候直接宣布将易湿赶出师门。

  易湿恨师父的无情,如果当年师父出手的话,岂不是什么事情都不会发生了?

  但是现在看来,想必当时的师父也看出了想要改变那个女人的命数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吧?并且以那个女人是灾星的理由不让易湿再与之接触。

  那时候的师父,已经知道了易湿肯定会因为那个女人走上极端,所以才会如此狠下心来做出这样的决定。

  奈何这样做并没有将易湿给困住,爱情的力量是伟大的,一个爱之深的男人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那个小黑屋并没能够将易湿给困住。

  然而易湿终将还是失败了,师父将易湿赶出了师门,看来这也是有原因的。

  虽然不知道这个原因到底是什么,但是易湿最终还是摆脱了天之劫难不是吗?

  “我回昆仑山见老家伙一趟吧。”

  良久,易湿终于开口说道。

  苦大师诧异的看了易湿一眼,他没想到易湿会提出这个想法,苦大师刚刚甚至还在心里想着该用什么方法求上师父对自己那徒儿出手相救呢。

  易湿对着师兄苦大师笑了笑,说道:“还好今天你找上了我,要不然我恐怕得记恨老家伙一辈子了,那我到头来岂不是会成为一个不忠不义之人?”

  以前心里记恨着师父,易湿也遵循着师父当初让他这辈子都不要再踏入昆仑山一步的决定,所以这三十年来易湿一直没有去过昆仑山,也没有再见过师父一面。

  现在已经知道了当初的师父一切行为都是为了他好,易湿当然是不可能再记恨这个老家伙的了,而且易湿说什么也是要去昆仑山一趟的,一来是感谢三十年前师父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二来也能问出其中缘由,没准林伟那小子以后的命就看易湿这一趟也说不定。

  “你是得回去好好感谢师父一番,当初他对你最为看重,可是你老是做出一些让他失望的事情。”苦大师微微点了点头,看着易湿说道。

  易湿不由得苦笑了一下,对着苦大师说道:“有些事情,是天注定的,谁也更改不了,就如同我跟她的命。”

  如果上天再给易湿一个机会,易湿还是会毫不犹豫的出手,即使那样做会搭上自己的性命。

  易湿知道,面前的师兄苦大师是没办法体会这种感受的。

  “师兄,我现在就启程回昆仑山,但是你必须得答应我一个条件。”易湿看着苦大师说道。

  苦大师瞥了易湿一眼,示意易湿继续说下去。

  “你先留在东北吧,张鸿才这边人手不够,如果我离开没有人顶上的话,很容易会出大问题。”易湿对着苦大师说道。

  如果夏长江发现了这个秘密据点,派出大量夏家高手前来围剿,只有张鸿才一人在此的话,很难逃脱他们的包围圈!

  功夫再高,也怕菜刀。

  4{最新~章节L上_酷%匠网

  更何况对方还会拿出现代化武器?

  到时候随便拿着一个重型武器朝着大宅子一轰,张鸿才就是有九条命怕也逃不掉吧?

  以夏家在东北的实力,想要不知不觉做出这种事情,实在是太容易不过了。

  如果没有人掩护,易湿也不敢放心大胆的离开这里。

  听到易湿的话,苦大师的眉头皱了起来,显然苦大师心里是不愿意答应易湿这个条件的。

  易湿早就猜到了苦大师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再次说道:“师兄,你的二十年期限未到,便从喜马拉雅山走了出来,说明你的那个什么狗屁出世修行根本就是扯犊子,就算是二十年期限到了,你又能够保证斩断这世间的一切?恐怕到时候林伟出了什么事情你这个当师父的照样关心不已吧?既然这样,那就说明人根本斩断不了所谓的七情六欲,就是师父他老人家,不也将小点点当作掌上明珠来看待?入世修行没什么不好的,你看我……当然,我可能是一个失败的例子,但是至少比你经历得多。你出来这一趟,反正就已经打破了你的心境,何不试试入世修行对你有没有帮助?”

  听到易湿的话,苦大师脸上明显有着意动的表情,不过很快便一闪而逝,看着易湿说道:“就算我想要入世,也不必要在张鸿才身边吧?你会有着今天的下场,跟他有着莫大的关联。”

  “我怎么个下场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易湿瞥了苦大师一眼说道。

  “嘿,你居然能够说出这句话?这倒是我没能给猜到的。”苦大师看着易湿笑了笑说道。

  “你别管这个,你就说你干不干吧?”易湿对着苦大师摆了摆手。

  “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