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大师的目光也直勾勾的看着易湿,像是根本没有发觉到自己刚刚说出的话里面让人讨厌的语气一般。

  良久,易湿脸上再一次挂上了笑容,看着苦大师说道:“师兄,不远千里跑到我面前来,不会就是专门为了说两句风凉话吧?”

  苦大师的眼神也收了回来,瞥了易湿一眼说道:“这能算得上是风凉话吗?”

  “当然算。”易湿无奈的苦笑了一下。

  “当年师父将我给赶出师门,从那以后我就没有再见过他老人家了,你难道不是为了嘲笑我一番?”

  “我有那么无聊么?”苦大师眉头皱了皱。

  “怎么没有?”易湿当场就反驳。

  “当初在师门的时候,多少次我费劲很大心思抓来俩野鸡野兔,刚生火你就给我放走了,为这点小事你跟我打多少次架了?这还不够无聊?”

  听到易湿提及当年的那些陈年烂事,苦大师脸上也有些挂不住。

  “我那是为你好,让你不要沾惹过多的杀气从而影响命格。”苦大师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去你大爷的,说得这么好听,你没有杀过人?而且我捉的还只是野鸡野兔,要是抓来一只野猪什么的,你不得上天啊?”

  “我杀的都是可杀之人!”

  “你怎么知道那些鸡就不是可杀之鸡了?我看你就是虚伪。”

  易湿撇了撇嘴与苦大师顶了几句嘴,从小的时候他们是兄弟俩小矛盾就不断,这么多年没见,再次见面还会没事儿斗上两句嘴,这让易湿感觉自己仿佛回到了年轻的自己在昆仑山上跟随着师父学艺的时候。

  没想到,与师父师兄未见面都已经过去三十年的时间了,时间过得真快啊!

  酷}/匠◇。网正|n版gu首"发:^

  “我不跟你说这些话,我来找你是有正事的。”苦大师挥了挥衣袖正色说道。

  “我知道你来说正事,就是半天切入不到正题里面。”易湿撇了撇嘴说道。

  苦大师瞥了易湿一眼,这才郑重的开口道:“师弟,我来找你,是想请你出手救我那徒儿一命。”

  听到苦大师的话,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易湿的表情一滞,不过很快便恢复了自然。

  “林伟为张成改命失败,他自己也受到了牵连,这种事情属于上天注定的,我又怎么能够违背天之意?”易湿看了苦大师一眼淡然开口道。

  苦大师诧异的看了易湿一眼,以前易湿这小子即使身怀高明的相命之术,也丝毫不相信所谓的天注定,怎么多年不见易湿的人生信仰都变了?

  难道当年那件事情真的给易湿带来了如此大的改变?

  “谁说不是呢?”苦大师叹了一口气说道。

  “当初我就劝过林伟让他不要轻易插手别人的命运,可惜这小子却根本不愿意听。唉!之前的我为我那徒儿算了一卦,了解到近日有灾祸会降临到这小子的头上,所以我才会急迫的出山寻找林伟。但是这小子实在是倔得要命,恐怕和当年的你已经差不多了吧?我又实在害怕那场灾祸是因为我带来的,所以我也不敢轻易插手进去。没想到改命还是失败了,这小子不知道把别人的命改成了什么样子,连自己的命也搭了进去。”

  苦大师眼神之中闪过一丝痛惜,林伟是他最得意的弟子,虽然林伟的师祖因为林伟的身手很差的原因对他并不是很看重,但是苦大师却是的的确确几乎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林伟身上。

  原本苦大师还以为经过历练的林伟迟早会成为玄学史上的一大奇人,但是谁能够想到苦大师刚将林伟放出来没多久,这小子就将自己的未来给搭了进去。

  看着苦大师一脸惆怅的样子,易湿心里也有些异样。

  苦大师身为易湿的师父,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一副对什么都漠不关心的高冷模样,年轻时候的易湿也没少因为苦大师这个样子而招惹上他。

  但是易湿还是第一次在师兄苦大师脸上看到这种表情,看来林伟那小子在苦大师的心里确实是看重至极。

  “这是那小子的选择,也是他的命运。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林伟这小子除了帮助张成之外,还有着想要成为古往今来逆天第一人的想法吧?嘿,这个想法确实很吸引人,只是不知道这么多年的玄学史上折进去多少优秀人才了。”易湿轻笑了一声说道。

  “还是太年轻惹的祸啊,早知道我就不将他这么早放出来了。”苦大师叹了一口气说道。

  苦大师觉得,如果林伟的年纪再大一点,做事情不会这么冲动,也不会造成今天这种局面。

  “根本就不是这个问题好吧?”易湿看了苦大师一眼说道。

  “就算你二十年后再将林伟放出来,注定的东西还是改变不了。而且你会在那个时候才将林伟给放出来?到时候恐怕林伟才华最巅峰的时刻都会被你亲手埋没了吧?”

  易湿在玄学方面的造诣也不低,但是如今除了相术比他这个师侄林伟高上一筹之外,其他的尤其是风水方面,林伟都要比易湿高出太多。

  而且林伟现在只不过是二十来岁的样子,连易湿年纪的一半都不到,可以想象等到林伟到达易湿苦大师这个年纪,会有着怎样惊人的表现。

  如此千古难见的玄学奇才,却折在了这个年纪,着实让人感到可惜。

  “谁说注定的东西就改不了?”苦大师看着易湿说道。

  易湿诧异的抬起看着苦大师,以前的苦大师可从来不会说出这种话啊。

  年轻的易湿与苦大师可以说是两个极端,一个安静的要命,一个闹腾得要命,而且最关键的是他们的信仰都不同。

  易湿认为人定胜天,苦大师觉得天意不可违。

  没想到三十年过去了,他们师兄弟二人倒是互换了过来,这算是一种讽刺吗?

  应该是吧?

  “师弟,当年的你,不就是改变了命运吗?”苦大师背负着双手看着易湿一脸认真的说道。

  “我?你开什么玩笑?”易湿指着自己的鼻子苦笑着说道,眼神之中飞快的闪过一丝痛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感谢昨天消费的:1丁总6d1e315000送豆2王刚fb3e25000送豆3阿朗95000送豆4修身养性2be281000送豆5冰心1c3121000送豆6思岩7捕风捉影a40f8刘新月9supe59810吃苦耐劳的翟先生拳头11习惯失眠1213827213crs15014温文而雅15A喂啊伐木嘞聚鑫车汇16行涛17托比f45b18无愧19梓睿20浅肤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