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夜。

  在院子里面练习了一下午易湿交给我的剑法,我只感觉身体都快被累虚脱了。

  与我爸小点点商蝶等人一同吃完晚饭没多久,我便回到房间准备睡觉了。

  农家大院里面的住房还是挺多的,所以完全不需要担心突然多出我与小点点两人睡觉的分配问题。

  而商蝶则赶回了佳木斯市,以前的张家旧部都被我爸带到了东北,在佳木斯市里面有着专门的布置,只不过平时的张鸿才与易湿不会随意露面。

  小点点感觉无聊,同我一样也走进了给她布置的房间里面。

  大厅里面就剩下易湿和我爸两人。

  “张成学得怎么样?”我爸对着易湿开口问道。

  易湿与我爸是多年的好友,几十年前易湿便帮助我爸与武建军等人一起将那个欧洲神秘组织给赶出了华夏,所以易湿才会在欧洲那边的组织仇恨值这么高。

  我爸当然是明白易湿的恐怖身手,所以我爸才会放心大胆的将我交到易湿的手上。

  “我还以为你对那小子的身手问题不放在心上呢。”易湿喝着苦丁茶笑眯眯的对着我爸说道。

  “你放心吧,这小子应该是遗传了你的优秀基因,学东西都很快,下午教他的东西现在就已经基本掌握了。当初我学这套剑法的时候光是熟悉它都用了两天的时间。”

  听到易湿的话,我爸微微点了点头,眼神之中闪过一丝赞许,开口说道:“有你在,我放心。”

  易湿笑了笑说道:“这玩意儿得看那小子的悟性,其他的都不重要。你当初不也是自学成才吗?没有一个好的名师现在依然强大,大法师那个傻帽儿还想要找你,报仇他恐怕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吧?”

  “这种事情是说不定的。”张鸿才看了看易湿说道。

  “嘿!这就不是说不说得定的事情,有些事情是天注定的。”易湿轻笑了一声说道。

  “你也信天吗?”张鸿才诧异的看了易湿一眼。

  “怎么不信?上天他老人家要让人三更死,他就活不到五更。”易湿摇了摇头笑着说道。

  年轻的时候易湿也不信所谓的天意,所以才会最终酿成大祸,以至于易湿变成如今这个样子。

  “不聊这个话题了,无聊得紧。”易湿摆了摆手说道。

  “这边的进度实在是有些慢,而且也不知道线索到底是不是正确的,我怎么感觉哪家都有可能是幕后黑手?”

  听到易湿的话,我爸眼中闪过一丝精光,握住茶杯的手掌也不由得紧了紧,不过很快便松开了。

  M?最新j√章g节x7上\酷@6匠R'网

  “你觉得让夏老爷子单独与我见一面有多大的可能?”我爸转过头看着易湿问道。

  “你要听真话还是假话?”易湿奇怪的看了我爸一眼说道。

  “算了,你不用说了。”我爸摆了摆手说道。

  易湿再次笑了笑,对着我爸说道:“就你当初做出的事情,夏老爷子怕是得将你记到骨子里面去了吧?再加上夏长江那个瘸子在里面阻拦,所以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我爸微微叹了一口气,将茶杯递到嘴边抿了一口这才说道:“如果能够见这个老头子一面,或许很多事情的答案都能够解开。不过我倒是觉得张成应该可以帮我达成这个愿望。”

  “哈哈,他肯定是可以的,只不过这小子在这方面实在是太愚蠢了,谁都看得出来局面这小子到现在还没能反应过来,老张,这一点他可没有遗传到你啊。”易湿将双腿盘在椅子上面,笑嘻嘻的说道。

  “只希望这小子到时候别负了人家才好。”我爸瞥了易湿一眼说道。

  “放心吧,这小子别的方面不怎么样,人品还是不错的,也重感情。等到事情真相大白的那一天,他应该不会做出让人失望的事情。”易湿再次笑道。

  想到过不了多久,就可能会上演一场大戏,易湿眼睛也眯了起来。

  真是期待啊。

  “希望如此。”我爸一口将杯子中的茶水喝完,然后便起身朝着房间走去。

  易湿则准备起身将大院门给关上,感觉到膀胱的尿意,易湿直接走出了大院子,准备找个地方就地解决。

  正当易湿尿得正欢的时候,眼神一凛,突然间出手,一件黑色的物体以肉眼难见的速度朝着身后射过去。

  易湿则赶紧拉起裤子闪到了一边,等看清身后站着的人的时候,易湿这才松了一口气。

  “大晚上出来吓什么人?差点尿到裤子上了。”易湿没好气的对着来者说道。

  突然出现在易湿身后的苦大师眉头皱了皱,显然对易湿这样的语气感到很不爽。

  将手中拦截住易湿甩出来的小石头扔了出去,苦大师拍了拍自己的手,这才看着易湿开口说道:“师弟,这么久没见,你的暗器功夫还是没长进啊。”

  苦大师看上去面如冠玉,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袍,长长的头发被挽成一个发髻,看起来就如同古画中走出来的一个浊世佳公子一般。

  而易湿则一脸胡渣子,头发乱糟糟的,走到街上估计人家好心人还会给他扔上一两块钱。

  无论怎么看,两人的画风都不一样,而看上去不超过三十岁的苦大师却叫易湿为师弟,这样的场景怎么看怎么让人感觉别扭。

  “切,我没事儿专研这个干什么?也就你闲的蛋疼练习了一辈子。”易湿撇了撇嘴不屑的开口说道。

  “我说你怎么出来了?不是说好二十年不出山的吗?现在距离你所定的期限怕是还有一年多吧?”易湿上下打量了苦大师一番,笑着开口问道。

  “我要是不出来,我那徒儿就已经被张家小子给害死了!”苦大师冷哼一声说道。

  “你这话我就不爱听。”易湿说道。

  “林伟的事情我也听说过,那小子非要这样做你难道还要强行阻止他不成?”

  苦大师瞥了易湿一眼,再次冷声说道:“所以你当初才不会听师父的话,然后变成如今的这个样子?”

  听到苦大师的话,易湿脸色微变,眼睛也眯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更新结束,求恶魔果实,vip号每个月都有赠送,希望大家投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