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长江原本是计划等我下飞机之后,强制性将我给带到关东俱乐部,然后以此来要挟我爸张鸿才就范,所以夏长江才会直接派上六大生肖高手再加上现任夏家第一高手追风前来机场堵我,原以为很容易就能够将我给带回来,没想到却被夏婉玉给阻止了,这让夏长江非常生气。

  夏婉玉抬起头看了夏长江一眼,面无表情的开口说道:“如果大伯觉得这样说高兴的话,那我也没有什么异议。”

  夏婉玉哪能不知道夏长江心里在想些什么?夏长江这不过是在利用其他事情想要责罚于夏婉玉身上罢了。

  “婉玉,你怎么跟你大伯说话的?”一名看起来很有上位者气息的妇人瞪了夏婉玉一眼开口说道。

  这个女人是夏婉玉的二姑,夏家的核心骨干之一,走仕途方向,在东北政界很有能量。

  “我还能怎么说话?大伯不是一上来就要给我定罪吗?难不成我还能反驳得了?”夏婉玉瞥了自己的二姑一眼,语气平淡的说道。

  自从父亲夏黄河失踪不明之后,夏家之中除了夏老爷子之外,包括眼前这个所谓的二姑在内,对夏婉玉基本上都是持敌视或者漠视的状态。

  夏婉玉还记得,自己嫁给蒋明池,就是这个二姑在里面出力最大。

  “你……”夏婉玉二姑指着夏婉玉气愤的想要说什么,却没有再说下去。

  平时夏家人针对夏婉玉的时候夏婉玉基本上是保持着无视的态度的,怎么现在夏婉玉竟然学会反驳了?

  “婉玉,你难道还觉得我说的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过年没见你回家,现在回到夏家是要给夏家人拜个晚年吗?”夏长江对着夏婉玉继续翻着账。

  “你们不是已经将我给嫁到蒋家去了吗?现在还来谈论这个问题有什么意义?”夏婉玉看着夏长江说道,语气之中带着些许不服。

  当初夏长江等人合力牵起夏家与蒋家之间的联姻,将夏婉玉嫁入蒋家之内,夏婉玉哪能不明白他们的心思?夏长江等人是看夏婉玉在夏老爷子面前得宠,将夏婉玉弄出去岂不是少了一个人争夺家族各种权利?

  现在夏长江却以这种借口企图来责罚夏婉玉,这让夏婉玉觉得讽刺可笑之极。

  “蒋家?你还好意思提蒋家?”夏长江怒道。

  “蒋家过年的时候将电话都打到东北来了,询问我们你这个蒋家儿媳妇过年上哪里去了。你不是说你嫁入蒋家了吗?怎么过年也没见你在京城?”

  夏婉玉过年的时候跑到凤凰村,这件事情并没有传开,所以夏家蒋家都没人知道。

  公孙蓝兰倒是知道夏婉玉过年的去向,但是因为某些原因公孙蓝兰将夏婉玉的行动给隐瞒了下来,亲自打电话到蒋家与夏家解释夏婉玉今年过年一直待在公孙家,这才让夏家蒋家没有深究下去。

  蒋家老爷子夏家老爷子不追究,不代表夏长江不会拿这件事情说事,现在夏婉玉对魔都夏家的布置已经完全掌控了,夏长江自然是要想办法将夏婉玉从这个位置上面拉下来,从而将夏家在魔都的布置吞并。

  “难道我嫁入蒋家就没有我的自由了?我想去哪里还得征求你们的意见不成?”夏婉玉语气也变得愈来愈冷淡。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夏婉玉心中渐渐厌恶起这种自己如今的生活,这是夏婉玉以前都不敢想象的。

  此时的夏婉玉最向往的便是找一个像是凤凰村那样的小村子,静静的将孩子养大,远离如今这一切的各种心机各种争斗。

  难道正是因为上次突发奇想到凤凰村一趟,自己便出现这样的想法了吗?

  “自由?身为夏家人,何来的自由可谈?”夏长江冷哼一声说道。

  听到夏长江的话,夏婉玉心中苦涩的笑了笑。

  是啊,生在这样的家族之中,自由是最不可能拥有的东西,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会牵扯到各方的利益。

  当初夏婉玉被夏家人许给蒋家的时候,夏家人有考虑过夏婉玉的自由吗?

  说到底,在这种家族里面出生的人,自由基本上都被家族拿来换取利益了,很少有人能够挣脱。

  “这就算了,今天竟然还主动出手帮助夏家的敌人。夏婉玉,你知不知道你这个动作会给夏家带来多大的损失?”夏长江继续述说着夏婉玉的‘罪状’。

  如若今天夏婉玉没有出场,我很有可能会被夏婉玉给抓住,到时候用来威胁我爸张鸿才,逼张鸿才现身,到时候的夏长江岂不是稳赢了?

  “夏家的敌人?我不知道大伯在说什么。”夏婉玉看了夏长江一眼说道。

  “张家小子张成。夏婉玉,你敢说你今天没有助他脱困?”

  “张成是夏家的仇人么?为什么我没有听说过这件事情?我只知道张成是我的利益合作伙伴,我不过是想要跟他谈论商业上的事情罢了,我不明白大伯所谓的助他脱困是什么意思。”夏婉玉说道。

  夏婉玉已经提前想到了该怎么应付夏长江的质问,所以面对夏长江的时候倒是没有丝毫畏惧。

  …酷匠$…网永久g免“费3…看小◎6说

  “张鸿才是夏家的敌人,他儿子当然也是,难道这个问题你想不出来?”夏长江冷声道,心里却琢磨了开来。

  夏长江没想到夏婉玉会这样反驳他,这可不符合以前夏婉玉的风格。

  是公孙蓝兰那个女人让夏婉玉这样干的,还是夏婉玉自愿为那张家小子说话?

  如果是前者的话,倒是还能说得过去,若是后者的话,那么其中的事情没那么简单啊!

  看来有必要查查夏婉玉与张家那小子之间的关系了。

  “张鸿才是夏家的敌人,不代表着我不能与张成之间展开利益合作。再说了,张鸿才什么时候是夏家的敌人了?我怎么记得张鸿才与大伯之间倒是有着不可化解的矛盾,他好像跟夏家并无什么直接的利益冲突吧?”夏婉玉瞥了夏长江一眼说道。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境变化的原因,此时的夏婉玉竟然下意识的开始为张家说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感谢昨天消费的书友们:1天使老爸510500送豆2阿朗910000送豆3孤狼a81925400送豆4托比f45b45200送豆5zjh1397831975825200送豆6丁总6d1e7黄锦达8卡乐斯沙发9心上人1bd10逝去记忆931711独自等待626412順z繎acf713幻1b9a14思岩15坏蛋4e9a16志棋17gangmenstyle18Clown19shine05f420刘新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