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要学习什么技巧?正好今天没有什么事情做,我可以教教你。”易湿再一次说道。

  我低着头沉思了好一会儿,然后开口说道:“我觉得苦大师的那一招飞花摘叶就很厉害,半片香樟叶就将我的袖子给割开了。”

  前些日子苦大师在我面前露出的那一手把我看得眼馋不已,要是我也学会这一招的话,那岂不是片刻之间便能杀人于无形?

  而且用这一招来把妹,恐怕妹子都得惊呆了吧?

  “你想学那个?”易湿奇怪的看了我一眼说道。

  我连忙点头,对着易湿说道:“你会这一招吗?”

  “我……当然会了,只不过没他那么厉害罢了。”易湿撇了撇嘴说道。

  “切,不会就不会嘛!找什么借口。”我摆了摆手说道。

  “就算我会,这一招你没个几十年的功夫恐怕连门槛都摸不着。我师兄那招飞花摘叶,确实是厉害至极,我承认在这一方面我比不过他,但是这不代表着我就真的打不过他。在近身搏斗方面,就是我师兄也得惧我三分。”易湿开口说道。

  作为师兄弟,易湿与苦大师之间,比试的次数不少。

  拉开一定距离,易湿确实不是苦大师的对手,苦大师那手暗器的功夫,已经出神入化到随手取物几步之外都能够取人性命,很是棘手。

  但是一旦让易湿近身,苦大师就不得不拉开距离,因为易湿近身搏斗的功夫比苦大师高上一筹,苦大师在这一块对上易湿也得吃亏。

  联想到易湿在欧洲的变态表现,我觉得易湿的话还是有几分可信度的。

  我还记得这家伙用鼻屎都能将别人的眼眶给打烂,或许在这一方面易湿比不上苦大师,但是也不是宵小之辈能够相比的。

  “那我就不学这个了。”我开口说道。

  易湿看了我一眼,带着认真的语气说道:“学习技巧最重要的是学习适合自己的,而不是学习自己喜欢的。”

  听到易湿的话,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然后抬起头问道:“那你觉得我适合什么?”

  “你不是有一把蝴蝶刀吗?你就从那上面下功夫。”易湿说道。

  “这玩意儿我已经会了,你就不能教我点别的?”

  “会了就行了吗?要精通它达到将它视作自己身体中的一部分才能算作你的技巧。会的多却样样都不精通,拿出来还不是只有丢人现眼的份?”易湿瞥了我一眼说道。

  听到易湿的话,我不由得愣了愣。

  他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这样吧,我教你一套剑法,配合蝴蝶刀练习没准会有着意想不到的效果。”易湿再次说道。

  “剑法?我这蝴蝶刀这么短,能够用剑法来练习吗?”我狐疑的看了看易湿。

  “怎么不能了?所谓剑法只是给你一个思路而已,你自己照着这个思路按照你心中的想法练习就行了。欧阳家你知道吧?就反手剑很牛掰的那个,我机缘巧合之下也习得了这套反手剑。但是我却并没有一成不变的按照剑法上面的练习,而是依靠我的想法加入了我的思想自创了一套反手剑,用起来照样很牛掰。在欧洲我就遇上了一个欧阳家的天才,他不也同样败在我的反手剑下?”易湿开口说道。

  虽然听起来有些歪门邪道的感觉,但是也不是不无道理啊。

  “那行吧,你快教我剑法,我看我能不能够悟出一套很牛掰的‘蝴蝶刀法’出来。”我笑嘻嘻的看着易湿说道。

  佳木斯,夏家大宅。

  商蝶将车子停到了夏家大宅的不远处,而小点点则下车与夏婉玉一起朝着夏家大门走去。

  “小点点,谢谢你送我到这里。”夏婉玉笑着对小点点说道。

  虽然很想请小点点进夏家海吃一顿,但是夏婉玉知道,要是被夏长江父子看见小点点了的话,恐怕会惹起一场不小的麻烦。

  一路上夏婉玉与小点点说过很多话,虽然小点点话并不多,但却是一个很好的倾听者。

  rX更新xW最快8上Z酷…|匠!.网

  小点点嘴角微微扯了扯,然后对着夏婉玉说道:“夏姐姐,你多保重。”

  夏婉玉点了点头,然后便朝着夏家大宅的门口走去。

  小点点凝视着夏婉玉的背影,直到夏婉玉进入了夏家的门,小点点这才转过身走向了商蝶的车子。

  夏婉玉虽然昨天就回到了东北佳木斯,但是现在才回到夏家之中,也不知道爷爷会不会对自己抱怨。

  此时的夏婉玉突然想到等到孩子生下来以后,恐怕自己会永远的离开夏家,离开最疼爱自己的爷爷,夏婉玉心中竟然还有些舍不得。

  有着心事的夏婉玉不知不觉便走到了大堂之中,让夏婉玉没想到的是,大堂之中早已经坐满了人。

  白发苍苍的夏老爷子正坐在主位上眼睛微闭,像是睡着了一般,夏伯则恭敬的站在夏老爷子身边。

  夏老爷子两边的椅子上坐着包括夏长江父子在内的一众夏家嫡系,他们纷纷将目光放在了夏婉玉的身上,而夏长江脸上甚至还带着审视的表情。

  看着这阵状,夏婉玉瞬间便明白了接下来即将会发生什么事情,眼神不由得充满了若有所思。

  “婉玉,几时回来的?”夏长江面无表情的开口问道。

  如今的夏家,除了夏老爷子之外,最有话语权的就是夏长江了。

  “大伯,我昨晚便到了佳木斯。”夏婉玉看了夏长江一眼回答道。

  夏婉玉没必要在这上面撒谎,这种小事是瞒不过夏家在东北的眼线的。

  “昨晚便到了佳木斯,为何现在才回家?”夏长江冷声问道,颇有股上位者的威严。

  “我那边手头还有急事未处理,所以耽搁了一段时间。”夏婉玉编了一个理由说道。

  在夏家,无论怎么样夏长江都是夏婉玉的长辈,所以面对夏长江的质问,夏婉玉也不得不好生应付。

  “哼!我看你是翅膀硬了,已经不把夏家放在眼里了吧?”夏长江将手中的茶杯往茶桌上轻轻一摔,冷哼一声对着夏婉玉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5更结束,求恶魔果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