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在里屋没有出来,院子里面就我与易湿两人。

  易湿走到我的面前笑眯眯的对着我说道:“小子,怎么不去送送她?”

  我知道易湿说的是夏婉玉,回过头瞥了易湿一眼开口说道:“我送她干嘛?到时候被夏家人看到了岂不又是一顿臭骂?”

  听到我的话,易湿撇了撇嘴说道:“怂货!”

  “你说谁呢?谁怂了?我不去送她这就叫怂了?”我没好气的对着易湿说道。

  “心里明明想送得要死,却害怕这害怕那的,你不是怂货谁是?”易湿嘿了一声说道。

  我不禁愣了愣,易湿这家伙是怎么看出来的?

  等待反应过来的时候,我颇有些恼羞成怒。

  “我心里会想这个?你也知道我们彼此是什么身份吧?”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不禁感觉有些心虚了起来。

  易湿说得没错,我心里确实是想去送送夏婉玉的,但是考虑到恐怕会惹得夏家上下的不高兴,所以我就让小点点陪同了。

  照这么说我还真是易湿口中的‘怂货’不成?

  “不管啥身份,喜欢谁就追谁,想要怎么做就怎么做,管他天王老子?别给自己留下遗憾才是硬道理。”易湿颇为豪迈的说道,只不过说到最后的时候眼角处却闪过一丝不自然。

  喜欢?

  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我不由得一呆。

  我对夏婉玉,真的已经达到了喜欢的程度吗?

  我都不确认的问题,易湿怎么就这么肯定了?

  我没有意识到,这种事情正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等到我真正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一切都与往常不同了。

  “小段时间没见,你竟然变成哲学家了?说得这么好听,咋也不见你泡个妹子回来?”我狐疑的瞥了易湿一眼说道。

  “切!”易湿不屑的撇了撇嘴。

  “真正牛的人都是等着妹子来泡自己的,就比如我。”

  看着易湿一边抠鼻屎一边自恋的样子,我不由得翻了翻白眼。

  就易湿这副比犀利哥还犀利哥的尊容,有妹子来泡他吗?

  不过仔细想想还真有,菲菲姐不就是整天缠着易湿?也不知道易湿哪点让菲菲姐看上眼了。

  据说易湿当年还是一个风流倜傥四处留香的大帅哥,是因为一个女人的死才会变成今天这样。

  在听说这个消息的时候,我也愣了好久,我实在是没办法将易湿与‘帅’这个字联系起来。

  “让我试试你小子现在已经成长到什么地步了。”

  我还在想着事情呢,易湿丢下这么一句话便一拳朝着我的面门打了过来。

 说动手就动手?

  我心里暗骂了一句,然后快速伸出手迎接了上去。

  在欧洲的时候易湿的强大再一次出乎了我的预料,那个金发男人菲力将我打得毫无还手之力,易湿却轻而易举的将菲力给暴揍了一顿。

  在面对易湿的攻击,我不敢大意。

  硬接下了易湿的一拳之后,我的身体连连向后退了几步,刚刚用来抵挡易湿拳头的手肘仿佛像是要断裂了一般。

 这个家伙也太变态了吧?

  易湿没有丝毫停留,下一拳转瞬即至,我甚至差点没有反应过来。

  砰!

  在易湿第三拳到达的时候,我的身体重重的朝着后面退去,踉跄的摔倒在了地上。

  “这么久没试探,你现在竟然还是这个水平,甚至我还感觉到你的身手还弱了好几分。”易湿拍了拍手掌居高临下的看着我说道,也没有出手将我拉起来的意思。

  我揉了揉胸口,然后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这才对着易湿说道:“最近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都没在这上面下功夫。”

  再说了,就算我这段日子身手大为长进,遇上易湿这样的变态,用全力的话我估计在他手上也走不了三招吧?

  “我还以为你变牛了才敢独闯东北,原来还是这么垃圾。你小子胆儿越来越肥了。”易湿没好气的对着我说道。

  “别出去到处乱说你是我教出来的啊,我可丢不起那人。”易湿撇了撇嘴再次说道。

  有这么侮辱人的吗?

  “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又不是什么武学天才,而且才学了几年啊?能够打出透劲已经很不错了好吗?”我愤然道。

  据说有些人穷极一生都没能够参悟透劲,虽然我不能跟小点点易湿这样的变态比,但是普通高手我还真不放在眼里。

  当初在蒙古,蒙江十八骑不都一一死在我的手下?

  i酷m:匠.u网$唯0)一?正,版,"其bW他都是w☆盗r版

  “那还不是因为我教得好?”易湿不屑的说道。

  “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是我的悟性好。”我丝毫不留情面的说道。

  易湿也懒得跟我计较这个问题,而是对着我开口说道:“你才透劲初期就这么膨胀了?再说了,你真以为到达透劲就已经是高手了吗?”

  “当初不是你告诉我,透劲就是进入高手行列了吗?”我没好气的说道。

  “那是对当初的你来说。”

  易湿继续说道:“现在你认为透劲还是高手吗?透劲只不过一种出力方式罢了,那些不会透劲的人厉害起来照样厉害。在欧洲你遇上的菲力,大法师这些人都不会什么透劲,但是他们照样能够将你打得你爸都不认识。”

  我郁闷无比,说话要不要这么直白啊?

  这样说话很容易伤人的好吧?

  “听你们说得那么玄乎,我还以为自己真的成高手了呢。”听到易湿的话,我不禁有些意兴阑珊起来。

  易湿笑了笑,继续开口说道:“有了透劲确实能够在战斗之中占到很大的便宜,但是你也别真的以为拥有了透劲打谁都会很痛,不信你可以打我一拳试试。”

  “你确定?”我诧异的看了易湿一眼问道。

  透劲的威力我算是很清楚了,如果使用得当,一拳打下去恐怕对手都能被打得五脏六腑俱碎。

  “朝着我胸口用你的全力打,你放心!以你现在的能力,奈何不了我。”易湿笑眯眯的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