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武建党的话,众人不由得愣住了,没想到武建党最终竟然会选择让自己的女儿道歉!

武建党对武夕的宠爱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平时武建党基本上不会对自己的女儿武夕说什么重话,大家都以为武建党会在这件事情上偏袒武夕。

而武夕一开始也觉得自己的父亲出面事情肯定会成为定局,毕竟身为大家族的子女如果真的给别人道歉不仅仅武夕觉得丢脸,恐怕武夕的父亲武建党也会脸上无光。

现在武建党让武夕跟我道歉,武夕不由得愣住了。

“爸,怎么你也要让我道歉?”武夕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武建党开口问道。

武夕从来就没觉得自己错过,她说的不过是事实罢了。

而且如果这件事情到最后真的是以武夕道歉收场的话,武夕以后还怎么在武家待下去?大家都把面子看得比生命还重要,武夕也不例外。

“你做错了,就得道歉。”武建党一脸严肃的看着武夕开口说道。

我诧异的看了武建党一眼,今天来给武老爷子上香,进入武家大宅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武建党对我不感冒。

武建国倒还罢了,他至少还会对我点头示意,武建党就如同没有看到我一般,直接将我给无视掉了。

现在的这种情况,我还以为武建党会偏袒他的女儿,这是人之常情,所以我已经做好了武家人对我仇视的准备。

没想到武建党竟然出面让自己的女儿给我道歉,这有些让我出乎意料。

如果没有必要的话,武建党怎么可能会让自己的女儿给我这个张家人道歉?但是正如武建军所想,如果这件事武夕不道歉并且要顽抗到底的话,武家便会给人留下话柄。

而且作为武夕的父亲,武夕不懂礼数难道武建党这个做父亲的会没有责任?

“我哪里做错了?”武夕还想要顽抗到底,一脸固执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要是武夕真的给我道歉的话,武夕还怎么在武家待下去?就算武家其他人觉得没什么,心高气傲的武夕恐怕也会觉得自己心里非常难受。

“妹妹,你先跟他道个歉吧,下来我再跟你解释。”武勋使劲的对着妹妹武夕打着眼色。

平时这丫头脑袋挺灵光的,怎么一到关键时刻就不开窍了?

“要道歉你自己去道,我不道!”

此时的武夕只觉得整个世界都在与她为敌,连父亲与哥哥都站在了自己的对立面。

说完之后武夕便要走出人群,逃离这个地方。

武建党当然明白自己的女儿想要干什么,冷声喝到:“站住!我让你道歉!”

要是能够将真正的想法说出来,武建党自然会对武夕解释一番,但是现在几乎所有的武家嫡系都在场,武建党还怎么开口?到时候就算武夕道歉了,那和不道歉有什么两样?

武夕颇为不可思议的看了自己的父亲一眼,她没想到平时对自己百般疼爱的父亲竟然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吼她,这让武夕心里的叛逆情绪更加严重了。

“那么多人都针对这个姓张的混蛋,你们凭什么要我一个人道歉?”武夕的情绪比较激动,对着周围的一群人开口大骂道。

然后武夕又将目光放在了脸色越来越冰冷的父亲脸上,继续开口道:“你心中明明讨厌张家的那个混蛋,偏偏要装出这样一副样子来让我给他道歉!你还是我爸吗?你……”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扇在了武夕的脸上,武夕捂住脸庞一脸不相信的看着自己的父亲武建党,她活了这么大岁数父亲这是第一次动手打她。

武勋暗自叹了一口气,自己的这个妹妹从小便被宠坏了,性格乖张到竟然连父亲都敢破口大骂,这次就当给她一个教训吧。

“你打我?爸,你打我?”武夕捂着脸庞,眼眶瞬间就红了起来。

“我恨你!”武夕大声的对着父亲武建党吼了一句,然后便哭泣着跑出了人群。

“你这人,怎么能打孩子呢?”一个雍容华贵的中年妇女上前一脸责怪的看着武建党开口说道,她应该是武夕的母亲武建党的夫人。

“看你教的好女儿!”武建党冷哼了一声开口说道,武夕刚刚说的话简直是大逆不道,传出去的话恐怕武建党一家脸都能被丢尽了。

“我教的?你平时不也宠她吗?”中年妇女声音有些尖锐,面对自己的丈夫丝毫不愿意落下风。

武建党没有说话,中年妇女转过头恨恨的看了我一眼,然后便追着武夕的脚步跑去。

整场闹剧中我与岳父武建军还有武隆三人一直在一旁冷眼旁观,都说大家族中是非多,以前我不怎么理解,现在我总算是明白了。

我甚至在想像表姐武舞等是怎么在这种随时随地都充满了勾心斗角各种算计的家族中成长的?

武建党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对儿子武勋打了一个眼色。

武夕跑掉了,不代表这个歉就不用到了,说到底还是武家人做得不对。

武建党这个武家的主人出面给我道歉实在是有些不合适,所以只好让武勋代劳。

武勋当然明白自己的父亲是什么意思,上前一步看着我开口说道:“张成,这件事情是我妹妹做得不对,我替她给你道个歉,我想你应该不会介意的对吗?”

给我道歉武勋当然是打心底里面不愿意的,但是如果他不出面的话这场闹剧只能由他们一家人承担后果。

我深深的看了武勋一眼,心里不由得感觉好笑,不愧是大家族出来的子弟,即使是在给人道歉的话中都蕴藏着高高在上的感觉。

“这个道歉,我不接受。”我平淡的开口说道。

原以为这场闹剧就这样结束了的武家众人又被我的一句话给吸引了目光,此时的他们估计心里在暗骂我的得寸进尺吧?

武勋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了起来,眼神死死的放在了我的脸上,像是在确认我是真的不接受还是只是在逗他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