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个电话告诉表姐我不回去吃饭,看着时间差不多,我就开车到了黄浦江边的酒楼,我和公孙蓝兰吃饭见面基本上都是在这。

  上去之后,我就看到了公孙蓝兰和玉玉。

  主仆两都穿得挺漂亮的,我也有好久没见公孙蓝兰了,从她的身上,我感受到了迷人的性感气息,特别走近了之后,她身上那股子熟透了的气息就扑面而来。

  “阿姨,你真是太客气了,找我有什么事?”

  桌子是正方形的,两边对面分别有两个两人座,我没有坐在玉玉那边,而是直接坐在了公孙蓝兰这一边,而且依旧和往常一样,故意贴紧了公孙蓝兰,一副要占她便宜的样子。

  “阿姨请你吃个饭而已。”公孙蓝兰脸色不变,她轻挪身子,对我保持了一定的距离之后,这才开口道:“张成,你的孩子已经满月了,怎么还不能带出来给阿姨看看?”

  “阿姨,你知道的,我刚刚做爸爸,自然担心孩子,现在天气变冷了,乱带着孩子出来走动,万一把他们弄感冒了,我得心疼死。”我笑了笑,找了个借口搪塞了过去。

  $,更新k最MJ快;◎上t酷匠》网:

  “没想到,你还是个好爸爸!”

  公孙蓝兰风情的白了我一眼之后,也就笑了笑,道:“好了,咱们先吃饭,等吃完了饭再聊。”

  很快,公孙蓝兰就叫来了服务员上菜。

  期间,我略微提了几句话,想试探一下公孙蓝兰是否知道她的女儿夏婉玉对我下药的事情,不过我看着公孙蓝兰的反应来看,她好像对下药的事情一无所知。

  我仔细一想,夏婉玉心里一直误以为我和她妈妈公孙蓝兰之间有关系,而且有好几次为了刺激她,我也承认了这种关系,扬言要做她的后爸,所以她可能会因为这一点,所以没把她对我下药的事情告诉公孙蓝兰也说不一定。

  吃完了饭之后。

  公孙蓝兰让服务员收了盘子,上了茶之后,她就把玉玉给支开了。

  “张成,小舞手机做得不错,这些天在网络上炒得挺火热的,估计过补了多久,就要召开发布会了吧?”

  公孙蓝兰喝了口茶,若无其事的说道。

  “嗯?”我心中冷笑,暗想果然和手机有关。

  君雷过来帮我做手机,等于是夺走了公孙蓝兰的生意,她肯定不会这么轻易的让君雷给我,虽然我帮她杀了人,但事情不会有这么简单。

  不然的话,我爸也不会叮嘱我,让我前往小心这个女人了!

  公孙蓝兰和夏婉玉,这对心机母女可是出了名的。

  “还不错吧,怎么阿姨想换手机?不用你的苹果机了?”

  “阿姨眼红了。”公孙蓝兰美眸盯着我,一动不动,好像一湾春水,轻声道:“本来,君雷是阿姨的人,阿姨的手机公司在君雷的带领下,短短几年的时间就超越了一些老牌的互联网公司,成功入驻国内互联网公司第四位,仅仅bat三大公司,你说现在君雷和章煌都在你手里,两人联手推出的手机,加上还有你的小三高诗梦代言,那么我的手机当然要受到冲击。”

  “阿姨倒是诚实!”我冷笑着回答道。

  “这个是自然,阿姨眼红了,自然会做出一些手段,一些女人的小手段。”公孙蓝兰笑眯眯的盯着我,道:“君雷已经是一块招牌,假如君雷出了什么事,那么小舞手机肯定会受到影响的,你明白?”

  “哼!公孙蓝兰,你这算出尔反尔了!”我眼睛死死的盯着她,道:“当初你是怎么答应我的?”

  “我是女人!”

  公孙蓝兰直接说道,她好像一点也不愧疚:“女人嘛,不是有过这么一句话么?宁愿相信世界上有鬼,也不能相信女人那张嘴。”

  “你……”

  我万万没想到,公孙蓝兰竟然也有这么无耻的一面。

  “你想要什么?”我咬牙。

  “很简单,我想入股你们凤凰集团旗下的小舞手机,这样,你赚了钱,我也赚了钱,我们赚同样的钱,我也不会做出一些对君雷,对小舞手机有害的事情,你说呢?”公孙蓝兰眨巴了下眼睛。

  “入股多少?”我沉声道。

  “你送我百分之十的股份,我也会投入一些资金,到时候我所拥有的股份至少要到百分之三十。”

  “送你百分之十?”我直接冷笑了起来,道:“阿姨,你咋不抢呢?还真是狮子大开口啊,为了一个君雷,损失百分之十的股份,你以为我是傻子!”

  “不,你不是傻子。”

  “但,我也不是。”公孙蓝兰笑眯眯的道:“张成,现在经过你们的推广,网络上都知道了小舞手机是君雷参与做的,假如我让君雷爆出一些关于小舞手机的弊端和漏洞,再进行大肆宣扬,我想造成的损失,绝对是不可估量的。”

  “你别不信,就算你给君雷开再高的工资,我也能威胁到他,因为我会做一些你做不出来的手段。”公孙蓝兰笑眯眯的说道。

  “百分之十,太多了!”我摇头。

  如果公孙蓝兰单纯的入股,那也就罢了,毕竟她要投进钱来,只要控公司的是我的人,就没有问题。

  但现在要我白白送给她百分之事的股份,绝对不可能。

  “不多。一点都不多。”公孙蓝兰笑着摇头:“张成,我做了这么多年的生意,我可以确定,你最终还是会妥协的。”

  看着公孙蓝兰脸上那自信的笑容,我心里没由来产生了一股子恐惧感。

  我想到了我爸曾经对我说过的一句话:没有人愿意和总是虚伪,圆滑的人打交道,但是一味的诚实,却也容易伤害人。所以,生意人讲究的是大诚实,在适当的时候,对适当的人,说适当的话。

  可是,对于公孙蓝兰这种无耻的手段,我发现自己还真没有应对的法子。

  难道要我违背良心,也用同样的办法去威胁和惩罚公孙蓝兰的那些手下,用毒辣的手段威胁他们的家人来为我做事?

  我做不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