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的功夫如何?”我一脸期待的看着宋思思。

  “不弱于地虎。”宋思思肯定的回答道。

  “好,就她们了。”

  我飞快的点头,地虎的本事我很清楚,几乎和阿丘差不多一样,两个月嫂有这样的身手,那么遇到一般的高手,也能抵抗得住。

  “那行,等我回去马上把她们调到魔都这边来。”宋思思点头答应了下来。

  后面,高诗梦和宋思思离开了。

  家里就剩下了我和表姐,以前睡觉的时候,是我和武舞在床的两边,然后两个小家伙在中间,这样呵护着他们睡觉,不过现在武舞离开了,就只有我一个,两个小家伙我根本护不住,怕他们睡着了乱动给摔着了,不过之前武舞买的婴儿床起到了作用,我就把两个小家伙放在婴儿床里,然后把婴儿床带到我床边上,这样他们一哭闹,我就能起来照看他们。

  后面第二天早上的时候,楚莎虽然对两个孩子恋恋不舍,但还是忍住不舍离开了,说等处理完都城市那边的事情之后,她就赶紧过来陪孩子几天。

  至于武舞那边,楚莎让我一旦有消息,马上通知她。

  送走楚莎离开。

  家里又变得安静了下来,就剩下了我和表姐。

  当然,还有大黑。

  大黑这家伙通灵性,对两个宝宝也有些喜欢,大约在下午时分的时候,宋思思就把那两个月嫂给带来了,他们两人的年纪都四十多岁,是五音六律中情报部门羽的人,叫羽云和羽华。

  “少主。”

  两人很恭敬的对我喊道。

  “不用这么客气,就喊我的名字就行。”我摆摆手道。

  “少主,老主人交代过,身份不能乱。我们喊你少主才习惯。”羽云和羽华异口同声道。

  而这个时候呢,宋思思也对我微微点头。

  没办法,我只好接受了两个四十多岁的人喊我少主。

  “孩子好可爱。”

  “羽华,你看,小舞这双眼睛,多像老主人!”羽云抱着小舞,盯着她的那双眼睛道。

  女儿小舞虽然面孔都遗传成了武舞的模样,但眼睛却遗传成了我,我的眼睛也是遗传成了我妈,所以羽云才会这么吃惊吧。

  看着羽云和羽华对两个小家伙的喜爱模样,我的心里也松了一口气,说实话,要是从外面请来的月嫂,我还真不放心,就算是一般人,没有受到敌人威胁的我也不放心,毕竟,现在很多虐童事件都让每个做爸妈的产生了心理阴影。

  羽云和羽华抱着两个小家伙在给他们喂奶粉的时候,宋思思对我使了个眼神,带着我离开了房间,来到了阳台那里,她出声道:“羽云和羽华你不用担心,她们曾经都是你妈妈的心腹,听说在你刚刚生下来的时候,羽云和羽华她们两都还抱过你,你妈曾经救过她们的性命,所以对她们的忠诚不用担心,孩子交给她们来带就好。”

  “嗯!”

  对于宋思思,我还是十分放心的。

  “至于你的安全,现在小点点不在你身边,我在汤臣一品附近都安排了五音六律的高手,她们会在暗中保护你们的安全。”宋思思又补充了一句。

  “思思,这段时间幸苦你了。”

  “没什么。”宋思思摆摆手,对我一笑道:“你知道我幸苦就好。”

  她的语气里面,带着那么几分含羞带嗔的味道,让我脑子里一下子就想起了我爸爸之前在老家对我说的话,宋思思的地位相当于是张家的童养媳。

  “好了,我差不多也要回去了。”

  估计是因为武舞的关系,所以宋思思也没像往常那样勾引我,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之后,就离开了汤臣一品。

  羽云和羽华被宋思思同样安排住在了汤臣一品,和我们住在了我和表姐的下两层,是宋思思租下来的,这样也方便她们照看孩子,还有保护孩子。

  羽云和羽华帮两个小家伙洗了澡,换了衣服,等两小家伙都睡着的时候,我就让羽云羽华她们两下去休息了,她们的号码我已经记下,有事情的时候,喊她们就成。

  后面我去卧室里面看了下孩子之后,就走到了阳台那里,看着外面的景色发呆。表姐搞了两杯鸡尾酒过来,递给我一杯之后,出声道:“怎么?想孩子他妈了?”

  “也不知道她在昆仑山那边怎么样了?”

  “好好带孩子,等武舞回来,让她看到两个长得白白胖胖的小家伙。”表姐喝了一口酒之后,幽幽开口道。

  “啪!”

  我点燃一颗烟吸了起来。

  “姐,你看魔都这座城市多繁华?”

  “所以,你要努力把它拿下来。”表姐道:“拿回属于你们张家的东西,将来继承给孩子。”

  “夏家?蒋家?”

  j4最t:新章p节3@上2酷匠网;

  我的眼睛眯了起来。

  长三角的主要对手,就是夏家和蒋家。

  至于叶家的珠三角商会,他们在魔都的影响毕竟有限。

  我闭上了眼睛,脑子里浮现出了夏婉玉和蒋晴晴的影子,他们两,是这两家在魔都的负责人,我现在的任务,就是一步一步的将她们从长三角地区踢走。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我的身子,我被夏婉玉下药控制的身子。

  我计算了下时间。

  两个小家伙差不多已经出生四十天了,等于再过十五六天之后,我的身子又要开始发作,逐渐变得没力气。

  拿到解药,才是我最应该考虑的问题。

  不然,就永远只能被夏婉玉牵着鼻子走。

  我的脑子里陷入了思考,如何才能从夏婉玉那里得到解药?

  而此时此刻。

  佳木斯会所。

  六楼的包间卫生间里面,夏婉玉吐得很难受,她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俏脸变得有些苍白。她在一个小时前突然特别想吃焖鸭,特地打电话吩咐佳木斯会所这边的大厨做好,然后她开车过来吃。

  谁知道才吃了两块鸭肉,就开始恶心呕吐了起来。

  从卫生间里面走出来,脸色有些苍白的夏婉玉想到了母亲公孙蓝兰和她说的话,说女人怀孕了,有的时候会特别想吃某种东西,但是很多时候都是没吃之前很想吃,但真吃的时候却只吃个一两口就想吐。

  夏婉玉现在算是体会这种感觉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感谢:捞派【500台】挖掘机的支持。

最近的更新数量不多,所以大家吐槽很严重,不过实在是因为身体的原因,加我QQ的都知道,最近这一两个月我一直都在吃中药,现在每天也跑步锻炼身子,争取把身子养好,等明天至少4更,大家把挖掘机存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