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表姐就这么坐在院子门口,像小时候一样,你一言我一句的聊着。其实我的心里很清楚,很多时候我都怕表姐,但这种怕,并不是那种单纯的怕。

  表姐,她能令我安心。

  尽管在此之前,我的脑海里已经有了大概的决定,但还是不够坚定,不过和表姐这番聊天,让我的内心坚定了很多。

  我没看到的是,堂屋窗口那里。

  武舞从卧室里面走了出来,借着月光,她盯着坐在门口的我和表姐,嘴里喃喃道:“颜麝,有你在张成身边,无论怎么样我都安心。”

  后面我和表姐聊了会,夜已经很深了,表姐也就主动站起身子回了房间。而我呢,发了会呆之后,回到了卧室之中。

  武舞虽然躺在床上,但是我发现她红着眼睛,并没有睡着。

  我的动作很轻,怕把两个小宝宝吵醒,我轻轻的躺在了武舞身边,然后抱紧了她日渐消瘦的身子,柔声道:“只要有希望,咱们就不要放弃。”

  我这句话说出来,武舞就知道我已经做出了选择。

  “小情人,我怕。”

  武舞红着眼睛,泪水不停的从她的眸子中流出:“我怕自己走了,就再也见不到你和孩子了。”

  “能见到!”

  我咬着牙,坚定的说道:“等你的病好了回来的时候,我们一家子还能在一起,咱们说好的,还要一起养孩子呢。”

  “真的么?”武舞眼神凄美。

  “咱们不能放弃。”我盯着武舞,道:“难道你不想看着我们的孩子长大么?”

  “我想……”武舞哽咽。

  “那咱们就去昆仑看病。”

  华夏医术传承五千多年,小点点的祖师的医术比小点点还要厉害,他肯定有办法治疗好你的病。

  “相信我。”

  我抱紧了武舞。

  我这样,武舞就没说话了,她尊重我的决定,同时我也知道,她舍不得孩子和我,作为母亲,哪里舍得自己的孩子从生下来就变成了没娘的孩子呢。

  这样抱着武舞,我们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而且,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两个小家伙这一晚上竟然很安静,没有哭闹,一直睡到第二天早上的时候,这才因为肚子饿哭闹了起来。

  给两个小家伙喂饱了肚子之后,我和武舞离开了卧室来到了外面。

  表姐呢,早已做好了早餐。

  吃完了早餐之后,众人的目光也都集中在我和武舞的身上,看着我和武舞的样子,都是想知道我和武舞的决定如何。

  “我们决定去昆仑山治疗。”

  看着众人的眼神之后,我出声道。

  听到我的回答,众人都点点头,而楚莎红着眼睛,她自然也知道女儿此行的危险。

  “既然决定去昆仑山治疗,那么以武舞姐现在的情况来说,尽快动身为好。”小点点开口说道。

  “既然这样……张成,你们去城里买点东西,今天中午咱们给你妈上个坟,明天,就让小点点带着小舞去昆仑。”我爸很快做出了决定。

  “嗯!”

  武舞身子不好,所以自然呆在了家里陪孩子,而我和表姐,还有高诗梦和林伟,则是开车赶到了临安县城,置办上坟需要的香烛纸钱,表姐知道我妈喜欢吃什么,所以买了些我妈生前喜欢吃的水果,我呢,特地跑去花店给我妈买了一束百合。

  等我们回到了凤凰村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钟了,大家一起动手,开始做饭。

  吃过了中午饭,准备了献祭的东西之后,我们就一起上山,这一次,武舞也抱着孩子随着我们一块上山。

  我妈坟前很干净。

  到了之后,大家摆出东西来放在坟前,我呢,把抱着的花也放在了墓碑面前,然后就在墓碑面前跪下了。

  “妈,我带着武舞,还有两个小家伙来看你了。这些东西都是你爱吃的,多吃点。”我看着墓碑上我妈的相片,柔声道。

  表姐和高诗梦,则在一旁点燃了香烛和纸钱。

  “妈,武舞明天就要去昆仑看病了,你在天之灵,保佑她平平安安的治好病,然后回来给你带孙子孙女。”

  另外一旁。

  林伟盯着我妈的墓穴,眸子里面陷入了沉思。

  “怎么?看出些什么来了?”易湿走到林伟身边之后,压低了声音说道。

  易湿在玄学方面,超越林伟的只有相术,至于风水堪舆方面,则是不如林伟,毕竟林伟可是在玄学四种方面都精通的天才人物。

  “这里的风水绝佳,整座山也就一处墓穴,受足了紫微龙脉的福泽,但……我怎么感觉有些怪。”林伟皱眉道。

  “哪里奇怪?”

  “具体哪里奇怪,我也看不出来。”林伟眉头紧锁,道:“我总感觉,武舞这一次前往昆仑,恐怕会有变数。”

  “变数?”

  易湿听了之后微微皱眉,道:“武舞现在的身子已经处于撑不住的边缘,假如没有变数,那才真的没救了。”

  “但愿吧!”林伟感慨了一句。

  “幻秋,保佑咱们的儿媳能够平安回来。”我爸在我妈坟前就说了这么一句话。

  烧完了纸钱,在我妈坟前呆了会之后,我们大家就都下山了。

  吃过晚饭。

  我和武舞依旧抱着孩子到村口这里散步,大家也都没跟着我们,或许他们都知道,等明天,武舞就要跟我还有两个孩子分开了,想要给一家四口单独相处的机会吧。

  我和武舞也没多说话,仿佛我们都已经明白了彼此的心意,就这么抱着孩子,安静的在河边走着,感受着这乡下的宁静,以及我们一家子的恩爱和睦。

  晚上的时候。

  "_酷匠g网R唯H一0G正t版,S其他都k是J◎盗版》。

  两个小家伙不知道为什么,开始哇哇哭闹了起来,喂饱了奶,他们也哭个不停,而且,楚莎和表姐过来哄的时候,哭得更凶,只有在武舞怀里的时候,他们的哭声才会变小,不过依旧一直哭。

  这一幕,让众人都红了眼睛。

  而武舞呢,抱着孩子的她已经泪流不止了。

  都说孩子和母亲心脉相连,两个孩子这么哭闹,恐怕是预感到他们的妈妈即将离他们而去了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