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那是万山之祖,又称为华夏第一山。

  还有过这么一句话,叫做天下龙脉尽出昆仑!

  天下所有的龙脉,都是从昆仑山出来的,昆仑山在华夏代表着什么样的地位可想而知,而能够居住在昆仑山的人,必然是神乎其神的高人。

  所以,听了易湿的话之后,我就一脸期待的看着易湿,沉声道:“现在月子已经坐完了,咱们可以去昆仑山找你的师父,让他帮忙给武舞看看。”

  “哪有这么容易?”

  易湿看向大家,苦笑道:“我师父的性子,大家都可能还不了解,十分怪癖,要想找他帮忙,谈何容易。”

  听了易湿的话,我和武舞疑惑了,而其他人呢,大概是在我和武舞出去的时候听易湿说过吧,所以脸上没有露出太多的惊讶。

  “你是他的徒弟,你找他帮忙也困难?”我急道。现在易湿的师父,是武舞唯一的希望了,要是着一丝希望都破灭了,那么我还真不知道自己是否有勇气撑下去。

  易湿苦笑着点头,说道:“我这个师父吧,对我这个徒弟十分不感冒,在二十年前就和断绝了和我的往来,说没有我这个徒弟,后面虽然在师兄那里见过他几次,但是他都从来没有搭理我过,这一点,林伟和小点点都能作证。”

  谁知易湿这么说,小点点却哼了声,道:“爱之深责之切,你太令师祖失望了,所以他老人家才会这样对你。”

  小点点这么说,易湿竟然出奇的没有反驳,而是眼神之中闪过一丝痛楚,缓缓道:“如果再让我选择一次,我还是会这么选择。”

  小点点没吱声。

  酷F匠F“网*E唯0`一◇J正^版p,@其他都是盗版

  而林伟呢,也主动出声道:“我的这位师祖确实性格怪癖,他老人家在西藏呆过一段时间,虽然我是我师父的关门弟子,可以说真正传承了我师父的玄学之术,但师祖他老人家也没正眼看过我,不仅如此,而且嫌弃我武学方面的天赋不行,所以在我师父面前,说了我不止一次。”

  说完,林伟也苦笑了出来,道:“假如我去找我祖师的话,估计他见都懒得见我,假如他不想见的人,那么无论是谁都见不到。”

  听完了林伟和易湿的话,我脑子一转,看向林伟道:“那让你师父出马,带我们去昆仑山找你师祖不行吗?”

  林伟摇摇头说道:“我师父曾对人许下过诺言,二十年之内不下喜马拉雅,现在才过了十八年,还剩下两年的时间,无论是多大的事情,我师父都不会违背他的诺言,所以这个办法也不行。”

  听完之后,我的脸色刷的一下子就暗了下来。

  易湿看我这样,也就出声道:“臭小子,不用这么灰心,要是真的没办法,我们也就不会和你提这件事了,虽然我师父和我断绝了关系,也看不上林伟,但是他老人家对一个人确实格外喜欢。”

  说着,易湿就看向小点点。

  “小点点?”我循着易湿的眼神,落在了小点点的身上,眼神里面再次出现了希望。

  “祖师确实非常喜欢师妹,在西藏那段时间,祖师几乎有时间都是在指导小师妹,而对我则是爱答不理。”林伟说着,开口道:“小师妹年纪轻轻医术上就有这般高的造诣,其实和祖师那段时间的指导分不开,后面祖师出去云游天下,我们就再也没了消息,也就最近才知道他重新回到了昆仑。”

  看着小点点,我的眼神里面再次出现了激动之色。

  我知道,小点点的祖师这是武舞唯一的希望了。

  小点点看了我一眼,冷冷的说道:“我可以带着武舞姐去昆仑山里找祖师,不过我必须要告诉你,第一,祖师的性格怪癖,不喜欢人多,同时更不喜欢被陌生人打扰,所以我只能带着武舞姐一个人去昆仑山脉中,假如我带着你们这么多人一同去的话,很可能会引起祖师的反感,到时候万一不想见我们,那么我们谁也找不到他。”

  “就我一个跟着去也不行吗?”我赶紧出声问道,我想要陪着武舞,孩子的话,昆仑山里面严寒,孩子受不了,有楚莎她们带着,我也放心,所以我想陪着武舞一同去。

  “不行。”

  小点点和易湿异口同声。

  易湿解释道:“臭小子,你的功夫是跟我学的,要是你跟着一块去了,以我师父他老人家的眼力,从你走路的姿势,精气神一眼就能看出是我的徒弟,到时候恐怕会适得其反,他更不愿意救人了。”

  我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让武舞一个人去昆仑山,没有人陪着。

  我舍不得她。

  “第二,假如师祖真的有办法,那么肿瘤这种病需要调理,慢慢杀死肿瘤细胞,时间肯定有些长,具体多久我也无法确定。还有一点,师祖她救人全凭喜好,假如他不想救武舞姐的话,我也没有任何办法。”小点点开口道。

  “他不是喜欢你吗?你求求他,他肯定会答应的。”我急了。

  小点点听我这么说,也就看向易湿。

  易湿抬起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叹了一口气道:“当初在我们师徒关系还没有破裂的时候我求过他救人,但是他没有救。”

  易湿的话,让我的心里一沉。

  根据小点点之前的话,易湿很受师父的看重,在他们关系还很好的时候易湿求他救人他都没同意,而现在小点点去求呢?虽然他很喜欢小点点,但是毕竟他和小点点之间始终隔着一层关系,肯定没有和易湿那么亲近。

  “还有一点最重要。”

  这个时候,小点点看着我再次开口:“此行去昆仑严寒,现在武舞姐的身子去了,恐怕很难承受住,假如去了找不到祖师他老人家,那么以武舞姐的身子情况,很可能回不来了。而且,就算找到了祖师他老人家,我们也没办法确定祖师是否有办法治疗好武舞姐,这一点我们都法确定,所以假如你同意去昆仑的话,这一次恐怕是你们最后的相见。”

  听着小点点的话,我的脸色再次变得难看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