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村。

  表姐所住的房间之中,小点点给武舞施针完毕之后,来到了表姐的房间里面,宋思思也在。

  “颜姐姐。”

  “小点点,表弟从魔都回来,是不是精气神提高一点了?”表姐放下手里的书籍,出声问道。

  “确实。”

  小点点肯定的说道:“在去魔都之前,他的身子要发作了,不过回来之后,明显恢复了不少。”

  “看来,夏婉玉已经把药给他了。”表姐眸子一闪,道:“现在也差不多两个月的时间了,夏婉玉应该知道自己已经怀孕的事情了吧?”

  “颜小姐,夏婉玉的身份,她会把孩子生下来吗?”宋思思微微皱眉,道:“毕竟,夏婉玉是蒋明池的妻子,根据我掌握的消息,现在夏婉玉和蒋明池之间的关系并不如表面上那么好,说不一定蒋明池已经很久没有和夏婉玉发生过关系,假如知道夏婉玉怀孕的事情之后,蒋明池肯定知道孩子不是自己的,到时候,他恐怕很难容忍吧!”

  “这都要看夏婉玉怎么决定了。”表姐脸色很平静,说道:“假如,夏婉玉想把孩子生下来的话,那么以她的手段,肯定会有办法稳住蒋明池,既然她愿意留下孩子,那么我想她也不会对表弟继续下药控制。当然,也不排除夏婉玉想把孩子拿掉的可能,假如真的这样,到时候我们只能再找夏婉玉一次,逼她交出解药!”

  外面。

  我和我爸安排了亲戚朋友们入驻之后,也就去了找了大厨安排菜式的事情,等回来老宅的时候,已经快要十一点钟了。

  两个小家伙已经睡了。

  看到我们回来之后,表姐,姨妈,武建军等人也都回屋子休息,倒是易湿那家伙,躺在摇摇椅上面,扣着鼻屎,大黑蹲在他身边,易湿要把抠出来的鼻屎抹在大黑的身上,把大黑给惹得跳到了一边之后,一脸不忿的对他汪汪叫了几声。

  “你咋还不睡?”

  我搬了一颗椅子坐在易湿旁边之后,大黑也就跑到我身边来蹭我裤腿,同时鄙视的看着易湿这个老主人。

  “睡不着啊!”

  G酷@匠网A3正m版首,j发_?

  易湿嘿嘿笑了两声,然后道:“今天的日子有些特殊,让我想到了故人,所以,精神很足。”

  “什么故人?”我有些奇怪的问道。

  “我爱的女人。”易湿看着满天繁星,道:“今天是她的忌日,她葬在骊山,当初我去关中的时候,在骊山脚下,也一直没有勇气上去看她。”

  “你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我反问道。

  “算是吧。”易湿感慨了一声,然后看了我一眼道:“小子,珍惜眼前人吧,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你或许就会觉得权势,财富,很多都是过眼云烟,珍惜眼前人,才是最重要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发现易湿那双明亮的眼睛里面,竟然透出了那么一丝无奈和悲凉。

  易湿这个人,给我的感觉一直都是除了扣鼻屎和陪大妈跳广场舞之外就没什么操心的,比如他浑身邋遢的衣服,脏兮兮的破包,他好像永远不会在意旁人的眼神,永远都是这么的开心,永远都活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一样。我唯一两次见他伤感,就是关中之行那一次,还有今天。

  “真想看看,你爱的女人究竟是什么样子。”我嘀咕了一声。

  “在我心里,她最美。”

  “她是怎么死的?”

  “为我而死。”

  我们两人就这么在院子里,你一言我一句的聊着,虽然我对易湿的称呼一直没有喊过师父两个字,但是我的心里很清楚,他是我师父,无论是我的武功传承,还是其他某些方面等,小点点,宋思思确实也教过我功夫,但是,我之所以有现在的身手,功不可没的是易湿。

  翌日。

  今天,是我的儿子张小武,女儿张小舞满月,举办满月酒的日子。

  一大早呢,家里就热闹了起来。

  我爸一早就和武建军去老年协会张罗去了,唐糖这小丫头来了,家里好像都变得活波了起来,和小点点两人一人抱着一个小家伙,正在逗着两个小家伙玩,今天还会有亲戚朋友过来,所以我们就在家里招待。

  吃过中午饭之后。

  小点点到了武舞的房间里面,帮她针灸缓解痛苦,她的身子好像越来越差了,刚刚中午吃饭的时候,脸色都是苍白的,而且就吃了一小点东西。

  施针完毕之后,我替武舞盖好了被子,道:“好好睡一觉吧。”

  “孩子呢?”

  “孩子有姨妈,还有你妈在外面带着呢,不用担心。”

  “小情人,我好害怕,害怕自己一旦睡着了,就永远也看不到他们了。”武舞脸色凄美的说道,从她的眼神里面,我看得出来她对自己的身体越来越没信心了。

  “不要怕,你舍不得他们,他们也舍不得你,孩子和父母是一种前世今生的缘分,放心吧,你会好起来的。”我轻轻的躺在武舞身边,抱着武舞道:“咱们还要把他们养大成人,看着小武娶媳妇,看着小舞嫁人呢!”

  “我真的能看到那一天么?”武舞呢喃。

  “能。”我心中痛楚,但是表面上还是露出笑容,对武舞重重的点头。

  我知道,我们痛苦,但是更痛苦的是武舞。

  她怎么可能舍得自己的孩子?

  两个小家伙才刚刚满月,她怎么舍得就这么离开他们呢?

  在我的怀里,武舞睡着了。

  看着她日渐消瘦的脸庞,我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就好像自己最珍贵的要从自己身边流走一般。

  这样看着武舞,我的脑子里回想起了曾经和武舞在一起的日子,她陪我飙车,陪我看日出,在我心情不好的时候,陪我玩蹦极。

  我想到了自己在机场给她唱歌,为了她跑到了都城市去抢亲。

  “傻娘们,你一定要活着!”

  我的心里在不停的呼喊,我没有管外面来了多少亲戚,我懒得去管他们,现在我就想和武舞呆在一起,看着她睡着的样子。

  武舞睡了两个小时就醒了。

  她梳洗了之后,出去抱着孩子哄了会,也到了下午饭时间,我和她一个人抱着一个孩子,前往我们凤凰村的老年协会,给两个孩子办满月酒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感谢:舞舞不要死【500台】,小孔单眼皮【200台】等书友们的挖掘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