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小沙弥走过了两道走廊,接着我们进入了大雄宝殿。

  大雄宝殿之内。

  一名身上无数补丁的僧人,满脸皱眉,盘腿坐在蒲团上,敲着木鱼,听到脚步声之后,他停下了手里的木鱼棒槌,然后站起身子。

  “阿弥陀佛”

  “静心大师!”我和武舞抱着孩子微微躬身。

  此人就是紫林寺的主持,静心大师,他微微一笑之后,主动走上前,看了一眼我和武舞怀中的两个小家伙,然后眼神又在武舞,还有我的身上停留了一番之后,微微点头。

  “静心大师,我想来给两个孩子求个平安。”武舞轻声道。

  “两位施主,随我来!”

  静心大师点点头之后,也就主动迈开步子,而我和武舞呢,抱着孩子走了过去,走到一处弥勒佛前面,静心大师示意我们跪下,我和武舞抱着孩子跪下之后,也不知道静心大师在念些什么,应该是佛经吧,焚香缭绕,我和武舞虔诚的抱着孩子跪在蒲团上,我的心里也在祈祷着。

  祈祷佛祖保佑武舞身子能赶紧好起来,祈祷两个小家伙能平平安安的长大成人,到最后起身的时候,静心大师不知道从哪拿出了观音和佛的挂坠,看了我们一眼之后,便道:“这对挂坠是我当初苦行的时候,偶然从一处无名寺庙中求得的,今日与两位施主有缘,就赠送两位施主,给两个孩子戴上吧,他们会平安一生。”

  “谢谢大师!”

  武舞激动的接过了那佛和观音的吊坠。

  当场,我们就给两个小家伙戴上了,男戴观音女戴佛,所以观音吊坠给小武,佛吊坠给小武。

  我们离开紫林寺的时候,静心大师看向我道:“张施主,你是有大机缘之人,凡事,都会顺利发展。”

  下山的时候,我一直琢磨着静心大师的话。

  大机缘之人!

  无论是静安寺的明仁大师,还是紫林寺的静心大师,都说我是大机缘之人,凡事都会顺利发展。

  我和武舞抱着两个小家伙回到凤凰村的时候,家里已经有不少亲戚来了,武建军也从部队赶来了,易湿这家伙也从东北那边过来了。

  “小武,小舞,来我抱抱。”

  易湿用扣鼻屎的手在衣服上抹了抹,抹干净之后,就打算过来抱两个小家伙,而两个小家伙,可能是闻到易湿身上的恶臭吧,所以哇的就哭了起来。

  “不要哭嘛,我是你们的易湿大叔。”易湿直接从我怀里把小舞给抢走了,本来见他身上这么脏,我有些不愿意给他抱的,奈何这货功夫太厉害,我都没反应过来,孩子就在他的手上了。

  “小舞,来,看易湿大叔给你变魔术……咦,不对,这辈分乱了,应该是易湿爷爷。”易湿一边嘀咕着,不过,当他伸出一只手去摸小舞脸蛋的时候,不小心发现了小舞胸口的吊坠,呀的一声大叫了起来,把孩子都颠得从他双手里面起来了。

  ◇☆酷匠网首发

  看到这一幕,我们的心都悬到了嗓子眼,特别是楚莎这个孩子的外婆,气势汹汹的一把从易湿手里抢过了小舞,抱怨道:“你小心点啊,会不会抱孩子?”

  “抱歉抱歉。”

  易湿嘿嘿一笑,然后看向我道:“小子,这孩子身上的吊坠哪里来的?”

  “紫林寺的静心大师赠送给两个孩子的,怎么?”我一脸奇怪的看着易湿,这家伙这么激动干什么?

  “小子,你捡到大便宜了。”易湿扣着鼻屎,说道:“这对观音和佛吊坠,被大师开光过,能够驱邪避凶,抱孩子一生平安。”

  “当真?”

  “我骗你干什么?”易湿一边说着,一边做着把鼻屎抹在衣服上的恶心事情,接着他一脸放光道:“你若是不要,不如把这对吊坠送我如何?”

  “滚蛋!”

  楚莎等人听到易湿的话之后,也有些激动,虽然易湿这家伙有的时候实在恶心了些,但是不可否认,大家都知道他是个奇人异士,知道很多很玄的东西。

  明天,就是正式的满月酒了。

  晚上的时候,张家老宅里面再次变得热闹了起来,姨妈和姨父也专门从京城赶了过来,至于唐家那边,唐糖小丫头也随着大舅他们过来了。

  老宅里住不下,不过索性凤凰村其他村民家里也可以住。

  此时此刻。

  京城。

  蒋家大院。

  一辆奥迪车缓缓停在蒋家大院门口。

  今天是蒋老爷子的寿宴,作为蒋明池的妻子,夏婉玉自然不能缺席蒋家这样的重要场合,夏婉玉从奥迪车上下来之后,也就碰到了刚刚到达的蒋明鑫和姜可心夫妻。

  “嫂子!”对于自己这位嫂子,蒋明鑫还是听尊敬的。

  “明鑫,你们也才到?”

  “嗯,我们从关中那边过来的,飞机晚点了。”蒋明鑫笑着解释着,也就拉着姜可心的手走进了蒋家。

  走进蒋家的姜可心有些感慨,之前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能够嫁给蒋明鑫。

  今天之所以能够进入蒋家,还得感谢高诗梦。

  蒋家大院的正厅里面,早已热闹了起来,蒋晴晴早已到达,正在和弟弟蒋朗朗聊着些什么。

  而蒋明池在看到夏婉玉进来之后,也就主动走了过来,然后伸出手接过了夏婉玉手里的包,同时拉住了夏婉玉的手道:“婉玉,怎么这么晚才过来?快准备开饭了。”

  “魔都那边有点事耽搁了,我去趟洗手间。”夏婉玉说着,挣脱了蒋明池的手,朝着卫生间那边而去。

  等夏婉玉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菜已经上齐了。

  蒋老爷子的寿宴办得并不大,来的都只是蒋家的嫡系,不过就算是这样,也足足有三大圆桌了。

  “婉玉,快过来坐下吃饭了。”蒋老爷子看到夏婉玉之后,笑呵呵的道。

  “是,爷爷!”

  夏婉玉走过去,唯一空着的位置就是蒋明池旁边,夏婉玉自然是坐在蒋明池的旁边。

  不过,在刚刚坐下,闻到了其中某些菜的味道之后。

  夏婉玉就感觉一阵恶心的感觉袭来,紧接着,她捂住了嘴巴,飞快的朝着卫生间跑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