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婉玉听完了十三的话之后,脸上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她结婚这么几年,都没有怀孕,所以她呕吐的时候,也就没有朝着怀孕这方面去想,就以为自己是生病了。

  “主子,你服用张成那个小女孩给你的药也有一段时间了,说不定有用呢。要不,我去给你买验孕棒来试试看?”十三出声问道。

  “行。”

  夏婉玉点点头。

  夏婉玉也没那个精神头去吃饭,随便吃了两口之后,就和十三离开了酒楼,然后回去的路上,路过药店的时候,十三跑去给夏婉玉买了验孕棒,然后两人就急匆匆的返回了闸北区。

  回到别墅之后,夏婉玉就拿着验孕棒去了卫生间。

  没一会之后,夏婉玉拿着验孕棒从卫生间里面出来,十三看到夏婉玉那有些复杂的脸色之后,也就赶紧跑了过去接过验孕棒一看。

  “主子,两条紫红色的线,看来你真的是怀孕了,而且不是晨尿也能检查出来,说明怀孕的时间已经不短,你刚才在饭桌上呕吐,完全是妊辰反应的现象。”十三说着,看向夏婉玉道:“恭喜主子了,终于如愿以偿,怀上了孩子,要不要我通知明池少爷?”

  十三这么说的时候,也就发现夏婉玉她的脸色有些异样,在惊喜之中,带着那么几分难看,十三看到夏婉玉的脸色变化,她心里一愣,很快,她脑子里猛然想到了些什么,然后有些支支吾吾的看着夏婉玉:“主子,这孩子不会是……张成的吧?”

  而夏婉玉呢,她神色有些复杂的看了十三一眼,然后咬牙道:“十三,你立即安排一下,咱们现在去医院,检查。”

  “主子,这验孕棒基本不会有错的。”

  十三嘴上这么说,但是看到夏婉玉那坚定的眼神之后,也就很快点点头,然后掏出手机拨通了电话,让医院那边做好安排,然后随着夏婉玉一起开车人赶往医院。

  由于事先进行了安排,所以很快就有了检查结果。

  当夏婉玉看到自己的检查结果的时候,她的脸色变得更加复杂难看了起来,作为一个女人,一个结婚几年,年纪已经不算小的女人,所以她心里也非常渴望做母亲,就算是她和蒋明池之间没有爱情,但是她知道自己的命运,站在她们这样的高度,结婚生日,只要能够为了家族的利益就好,完全不需要什么爱情。

  但是,一直没有孩子,也是她心中非常郁闷的事情。

  检查了无数的医院,都说她的身子没有问题。而蒋明池的身子也没有问题,特别是蒋明池对她说曾经令初恋怀孕,所以,这让夏婉玉一直是觉得自己身体出了问题,医院检查不出来而已。

  但是,此时此刻怀孕,让夏婉玉内心深处有那么一丝激动。

  同时,想到孩子的父亲的时候,她的脸色再次变得难看了起来。

  从医院出来返回的路上,她一直沉默着。

  十三也知道夏婉玉心里肯定不平静,毕竟女人在知道怀孕的消息之后,恐怕都难以平静下来,更何况,这孩子还不是自己丈夫的,而是其他男人的。

  回到别墅之后,夏婉玉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十三没有打扰,安静的离开了别墅,她知道现在主子想的问题肯定是要不要把孩子留下来了,毕竟,这孩子不是跟自己丈夫所生,假如生下来的话,主子要顶着巨大的压力,普通人家被喜当爹尚且要闹得天翻地覆,更何况是像蒋夏两家这样的大家族?

  躺在床上的夏婉玉一直难以入眠。

  大概是知道自己肚子里怀了孩子,所以夏婉玉竟然感觉到了肚子里有个小生命在跳动,她怎么也睡不着之后,最终从床上坐了下来。

  作为一个很想要孩子的女人!

  夏婉玉发现自己在知道自己怀孕之后,惊喜明显比恐惧要多得多,她很想要这个孩子,想把他生下来。可是,她知道自己一旦做出这个决定之后,自己要承受多大的压力,蒋明池那边,肯定隐瞒不下去,因为她已经很久没有和蒋明池同床过了,就算是现在忽悠蒋明池来同床,但是……她现在已经怀孕快两个月了,蒋明池也不是傻子,到时候怀胎七月就生下孩子,蒋明池很可能会去验证自己是否喜当爹。

  况且,她内心深处已经不愿意和蒋明池同床,觉得恶心。

  这样想着,夏婉玉心中越是烦闷。

  后面,她摸索出了手机,然后翻开了通讯录,神色复杂的闪烁了下,最终拨通了一个号码。

  此时此刻。

  远在凤凰村的我在心情烦躁之下,带着大黑正打算从村口那里返回老宅,手机响了,看到夏婉玉来电之后,我心里一紧,暗想夏婉玉已经想到了要我办什么事了吗?要是我做不到的话,她也就不会给我药?

  “喂!”

  接通手机之后,我主动出声。

  “还没睡?”夏婉玉在电话那端问道。

  夏婉玉突然问我这么一个问题,让我心中忍不住一骂,暗想这不是废话吗?老子要是睡了,还怎么接你电话?

  dc最/新章;w节SJ上酷匠网:7

  “没有,夏小姐是否想到要我替你办什么事了?”我开口道。

  “没有。”

  “没有那你给我打什么电话?”我的语气有些不好,毕竟想到自己被夏婉玉的药控制了,每个月得求她一次,我的心中就恨得牙痒痒,同时,我也是恨自己不够争气,当初为什么没有定力,竟然在夏婉玉面前那么没忍住,和她发生了关系,还吃了药。

  “你什么态度?”夏婉玉听到我语气不好之后,声音也瞬间变得冷了下来。

  “我什么态度?”感受着夏婉玉那冷冽的声音,我的火气蹭的一下子就起来了,直接忍不住骂道:“夏婉玉,你到底什么时候给我药?”

  “想要药?门都没有!”

  我直接爆了粗口。

  “张成,你混蛋。”夏婉玉在电话那边发飙了,后面电话就断了。

  我不知道的是,此时此刻。

  魔都,夏婉玉的别墅之中,夏婉玉气急之下,猛然把手机都给砸在了地上,手机直接被摔碎了,而夏婉玉呢,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胸口上下起伏着。

  明显是生气到了极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感谢:Qu【500台】,等伱嗳0b99【100台】,迷25fe【100台】等书友们的挖掘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