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主动交出解药?”夏婉玉冷笑了一声,死死盯着表姐道:“颜麝,你别做梦了,今天你逼我,或许张成还有可能得到解药,但你竟然痴心妄想我主动交出解药吗?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那我们就等着太阳从西边出来。”表姐笑眯眯的道。

  夏婉玉一直盯着表姐的面部表情,她想从表姐的面部表情看出些什么,但是越看,夏婉玉越是心惊。之前,表姐进来的时候,她可以从表姐的脸色看出着急,但是现在,她看到的却是一脸的轻松。

  究竟怎么回事?

  难道颜麝对张成的药不急了?

  而且,她竟然大放厥词,说自己会主动交出解药?

  这怎么可能!

  可是,为什么颜麝的脸上却是如此的轻松,好像自己会真的交出解药一样?到底是什么原因?

  夏婉玉心中很难想明白。

  越是这样,夏婉玉越是觉得自己跳进了表姐设置的一个圈套之中,可是她细细想来,和颜麝才见面这么短的时间,她能给自己设置什么圈套?

  表姐呢,她看着夏婉玉脸色变化不停的样子,也就站起身子,看向小点点道:“小点点,咱们走。”

  “站住!”看到表姐站起来,夏婉玉也猛然站起来。

  “怎么?夏小姐还想请我们吃个夜宵?”表姐出声道。

  说完之后,表姐直接转身离开,而小点点拎着小药箱跟着表姐。

  夏婉玉呢,脸色有些难看的站在原地。

  外面。

  临安酒店下。

  表姐和小点点离开临安酒店之后,就回到了车子上。

  “颜姐姐,她真的会主动交出解药吗?”小点点坐上车子之后,疑惑的问道:“万一她现在已经知道了呢?”

  “不可能。”

  表姐肯定的摇头,道:“凭借夏婉玉的聪明,刚才我说我会让她主动交出解药,可是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肯定还不知道这件事。刚刚我那一句话,也是为了试探她。”

  表姐揉了揉太阳穴,道:“表弟还真会出难题。”

  “哼,色狼。”

  小点点愤愤的嘀咕了一声。

  表姐看到小点点的反应之后,莞尔一笑,道:“行了,咱们回医院吧,夏婉玉那边,我会派人盯着……再过一段时间,等夏婉玉知道这件事之后……她可能会主动派人送解药来。”

  临安酒店楼上。

  十三冲进了房间之中,看到了完好无损坐在沙发上的夏婉玉之后,急声道:“主子,你没事吧?刚刚我被人打晕了,谁打晕我的我没有发现。”

  “我没事,你当然发现不了,打晕你的是张成身边那个小女孩。”夏婉玉眉头紧锁。

  “啊……她对主子你做了什么?”听到夏婉玉的话,十三脸色大变。

  “没做什么!”

  “没做什么?”十三一脸奇怪:“她没逼你交出解药?”

  “逼了,可是突然又走了。”

  “为什么?”十三满是疑惑不解。

  #3酷‘s匠网)首~发E

  “我也没想明白。”夏婉玉眉头皱着,不停的沉思,可是她依旧不明白刚刚为什么会突然发生那一幕。

  特别是颜麝那一句:会让你主动交出解药。

  让夏婉玉的心里很不好,心底深处也觉得好像是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医院。

  武舞由于是剖腹产,所以住院的时间有些长,不像顺产的那些,两三天就能够出院,而且,武舞毕竟身患绝症,所以剖腹产对她的身子损害也很大,几天过后,她的面容依旧十分憔悴。

  我服用了夏婉玉给我的药,第二天的时候,身子好像就恢复如初了,我特地去楼下的空地上练了拳脚,发现脚上和手上都充满了劲力。

  看来,夏婉玉说的一点也不错,那种药确实对我的帮助很大!

  至少未来一个月的时间,我不用担心自己的体力问题,也能更好的照顾武舞和两个小家伙。

  在孩子出生第五天,我爸爸回了东北。

  武建军也去了部队。

  高诗梦也回去了,她的身份尴尬,毕竟和我有过那种关系,所以她也就不方便一直陪着我们,也就坐飞机回了魔都。

  他们都离开了之后,就剩下了小点点,表姐,以及丈母娘楚莎。

  第七天的时候,我去给武舞办理出院手续。

  办理出院手续的时候,医生给我说了武舞的情况,告诉我武舞的情况不容乐观,生了孩子,因为开了刀口的关系,所以武舞的病情比以前恶化了不少,现在就算是进行化疗,她的身子也未必承受得住!

  让她好好度过生命的最后日子,现在治疗的话,没准对她才是最大的伤害。

  这是医生对我说的话。

  我走到走廊尽头那里,拳头紧紧的捏着,拿着出院手续。

  我恨!

  我恨老天爷这么不公平!

  武舞这么善良,这么好,为什么要发生这样的事情在她的头上?

  难道,好人不应该一生平安吗?

  想着想着,我的眼睛开始红了起来,站在外面缓和了好一会之后,我才进了病房,这个时候表姐和楚莎她们都收拾好了东西,我搀扶着武舞,大家一起下了楼,返回凤凰村。

  当我们回到凤凰村的时候,特别是抱着小孩子在操场那里下车的时候,凤凰村的村民们都围了上来看两个小家伙,不过我也没敢陪着他们聊多长时间,毕竟武舞现在刚刚生产,还在月子期,不能吹风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