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安酒店总统套房之内。

  夏婉玉看到表姐,她的脸色微变之后,很快就变得镇定了起来,依旧端着茶杯优雅的喝了口茶,然后缓缓看向表姐身后的小点点开口道:“看来,我带来的人都被这个小美女解决了吧?”

  表姐没有说话,直接走到了夏婉玉的对面坐下,而小点点跟着过来,站在表姐身后,冷冰冰的盯着夏婉玉。

  ^酷匠网¤¤正版A首7发h6

  “早在很多年前,我就听说了京城的颜家女人,虽然咱们在京城的很多聚会上都见过,但是这一次,才算是第一次真正的谈话吧?”夏婉玉再次缓缓开口道。

  “夏婉玉,无论你怎么和我表弟博弈,我都不会管……但是这一次,你下药下到了他的身上,我却不能不管。”表姐声音冷冽,道。

  “那你打算怎么管?”夏婉玉眸子一闪。

  “要想逼一个人,其实很简单的。”表姐冷冷的盯着夏婉玉,道:“夏婉玉,要是在魔都,或者说在京城,要想逼你,得费好大一番功夫,不过这里是临安,你如此托大,随便带着几个没用的手下就过来了,难道想不到这一步?”

  “确实没想到。”

  夏婉玉脸色平静的摇头,道:“我原本以为,张成能够瞒住你,但没想到……呵呵,颜家女人果真不一般。”

  “解药拿出来吧。”表姐盯着夏婉玉道:“像我表弟这样的表现,就算是解药,也要慢慢酌减,才能彻底解除吧?”

  “猜对了!”

  夏婉玉轻轻一笑,道:“但是,我凭什么要给你药?”

  “你会给的。”表姐冷冷道。

  “哦?看来你是想对我动手了?那么你打算用什么样的办法来逼我?毁我容?还是对我用刑?”夏婉玉的眸子死死的盯着表姐,一字一句的说道:“你若是这样逼了我,等于彻底和夏家开战,到时候,夏家,公孙家,蒋家都会把矛头对象你!而且,你逼急了我,我大不了一死,到时候,你的表弟张成可就没救了,你不要奢望能够找到这种药的解药,我对张成下药之前,就想到这一层了。我死了没什么,但是张成已经有了儿女,他死了,那么他的儿女就可怜了。”

  “确实对自己挺狠的。”表姐看了夏婉玉一眼之后,道:“不过,我不会毁你容,也不会用烙铁啊之类的对你用刑。”

  “那你怎么逼我交出解药?”夏婉玉冷笑道。

  “很简单!”

  表姐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小点点,道:“不用我多介绍,你应该知道她是一名神医吧?医生,可以治病救人,也可以用某些手段令你生不如死,其结果,就像你现在对我表弟下的药一样,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夏婉玉听了之后,脸色微变:“你们也想下药控制我?”

  “不。”

  表姐摇摇头,然后缓缓道:“就是用针灸之术,让你感受一下我表弟的痛苦而已,放心,不会要你死,你死了没你这么一个对手,生活的乐趣也少了一分不是?”

  话音一落,表姐看向小点点,而小点点明白表姐的意思,她的身子倏然一动,在夏婉玉没有反应过来的一瞬间,直接就扣住了夏婉玉的肩膀。

  夏婉玉被小点点这么扣住,顿时浑身酸麻,动弹不得。

  “夏婉玉,接下来你会十分痛苦,但脑子很清醒,你会清醒的感受到这种痛苦,这种痛苦我相信常人难以忍受,就算你意志坚定,能多忍受一会,我相信,生不如死的感觉会让你交出解药的。”表姐一脸自信的说道。

  “现在,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解药交出来!”

  夏婉玉死死的盯着表姐,沉声道:“颜麝,没想到我们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谈话,你就这么逼我,不过我告诉你,你今天要是真的对我动了手,张成他一辈子也别想得到解药,三十天之后他会生不如死,忍受不住的话,他可能会自杀,或者说求你杀了她。”

  “小点点,动手。”表姐直接冷声道。

  小点点的昆仑神针有一种施针办法,可以让对方生不如死,受尽痛苦折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忍受这种痛苦。

  小点点听到表姐的命令之后,就放开了夏婉玉,夏婉玉也没挣扎的意思,就坐在沙发上,而小点点从小药箱里面拿出了银针,一只手扣住了夏婉玉的手腕位置,准备从她的手腕处开始施针。

  不过,小点点的扣在夏婉玉手腕处之后,她快要施针的时候,脸色一下子就发生了变化。

  这一根针,她没有戳下去。

  过了良久之后,她缓缓抬起头把银针收了起来,然后看向表姐,表姐看到小点点这样的反应,也有些奇怪。

  小点点就主动走到表姐面前,在她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小点点说完之后,一直淡定的表姐脸色都发生了变化,然后她问了小点点一句:你确定?

  “嗯!”小点点肯定的点头。

  表姐听了之后,眸子里闪过一道精光,看了夏婉玉一眼之后,道:“小点点,我们走。”

  “等等……”

  夏婉玉见到表姐这突然的转变,眸子里面尽是疑惑,一辆古怪的看着表姐,道:“颜麝,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不想对付你,你不应该松了一口气吗?”表姐微微一笑。

  “你怎么突然不逼我了?”夏婉玉心中十分不解,其实她刚才表面上虽然装出无所谓的样子,但是内心其实已经有些害怕了,尽管她的心智比常人坚定,但是她了解小点点,知道这小女孩的本事不小,而且看着颜麝自信的样子,她心里很清楚真的被施针之后,要承受巨大的痛苦,到时候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可是现在这突然的转变,却让夏婉玉有些措手不及。

  “因为我突然想到了一个让你主动交出解药的办法。”表姐笑眯眯的看着夏婉玉。

  表姐脸上带着的笑容,让夏婉玉的心里一突,从内心深处,涌出了一股不详的感觉,事出反常必有妖,颜麝的反常,究竟是因为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