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按照我以前的性子,夏婉玉这样羞辱我,我早就动手了……但是现在,我不行,因为我的双腿已经开始颤抖了起来,我知道自己马上就要发作了,现在的我,算得上真正的手无缚鸡之力,估计就算我要对夏婉玉动手,也打不过她。

  没错,现在的我,可能连一个女人也打不过。

  我走下楼的时候,看到了在香满楼大门口那里的十三,十三看到我下来,眼神里面露出几分奇怪,不过她很快就发现了我脸色苍白的样子以及我冒汗的额头,看到这一幕之后,十三的眼神里面发出一道精光。

  她看了我一眼之后,也就进了香满楼,而我则是脱着发颤的身子,努力走到了车子跟前,坐进去之后,我就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把手放在方向盘上之后,都在不停的颤抖着。

  发动了车子之后,我就朝着医院而去。

  香满楼内。

  十三重新进了12号包间,看到夏婉玉有些悠闲的在喝着茶之后,十三走上前躬身道:“主子,你刚刚为什么把张成放走了?他下楼的时候我注意到了他脸色苍白,开始发汗,走路的时候双腿也有些颤抖,肯定是发作了!”

  “他也是因为发作了,所以才这么急着想离开。”夏婉玉冷哼了一声,道:“不然,以张成以前的性格,我要是这么羞辱他,他肯定会想法设法的报复我,他一直都是个不愿意吃亏的男人。”

  “主子,张成这一次发作,恐怕会比之前痛苦。”十三开口道:“回去之后,他实在没办法的话,会求你的。”

  “我等着他来求我!”

  夏婉玉笑眯眯的说道。

  “十三,坐下咱们吃东西,香满楼的饭菜可是非常不错的,正宗的临安菜,草芽,汽锅鸡,在其他地方可吃不到。”夏婉玉说完之后,就喊来了服务员,吩咐上菜。

  回医院的路上。

  我的身子不停的颤抖,哈欠连连,嘴唇已经开始发紫了,我努力的加快了速度,我怕再过一会,我连开车子的能力都没有了。

  终于,车子开进了医院。

  停好车子之后,我拨通了表姐的电话。

  后面,表姐和小点点就下来了,不过,这一次的针灸,小点点花了一个多小时,而且施针完毕之后,她额头上出了不少香汗,让整个房间里面都充满了一种奇异的清香。

  “发作时间间隔越来越远,如果我估计得不错的话,下次发作的时间在三个小时之后。”小点点冷冰冰的开口道。

  “三个小时?”

  听到小点点的话,我的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

  “表弟,给你下药的人还没有联系你?”

  “没有!”

  我看了表姐一眼之后,摇摇头说道,我瞒着表姐夏婉玉的事情,我也怕表姐知道我和夏婉玉发生过关系。

  表姐听了之后,皱了下眉,然后道:“上楼吧,看看孩子,也别让小舞疑心。”

  “嗯!”

  跟着表姐上楼之后,我爸抱着女儿小舞,而武建军抱着儿子小武,两个血性汉子正在逗着孩子玩,上楼之后,我陪着武舞说了会话,又接过孩子抱了会呢,我看了下时间之后,找了个借口下了楼。

  现在,已经过了一个半小时了。

  距离发作的时间也才剩下一个半小时,所以我不能耽搁,我必须找夏婉玉拿药,哪怕是拿一个月的药控制也好,不能再这么下了,不然发作时间越来越短,武舞肯定会发现。

  我脑子里想到了夏婉玉在香满楼那一句话。

  说我晚上会去求她,现在我要做的,不正是这样的事情吗?

  下了楼之后,我拨通了夏婉玉的电话。

  夏婉玉的电话很快接通,接通之后,她那边就传来了得意的声音:“张成,我说过,你会主动来求我的,怎么样?”

  “你在哪?”我声音有些苦涩。

  “临安酒店,十七楼,总统套房。”夏婉玉回答道。

  挂了电话之后,我发动车子朝着临安酒店而去。

  我不知道的是,等我发动车子离开医院的时候,小点点随着表姐一起下了住院楼,接着她们坐上了一辆车子,表姐发动车子载着小点点,偷偷的跟上了我。

  最《新☆◇章节=上酷`匠m网:

  “咱们这是要去哪?”小点点疑惑。

  “谁给表弟下药,我已经调查出来了,今天下午的时候,表弟去了一趟香满楼,哼,现在,表弟应该是知道自己身子快不行,去拿药了。”表姐眯着眼睛道。

  “下药的人出现了,就有办法!”小点点出声说道。

  车子一路前行,最终停在了临安酒店的门口。

  表姐皱眉看着周围,然后道:“小点点,这里的眼线全部解决掉,有没有问题。”

  “没有!”

  小点点说着,也就下了车。

  而表姐,坐在车子上,目光闪烁,自言自语道:“表弟为什么不告诉我夏婉玉给他下药的事情,他到底在怕些什么?”

  17楼,总统套房。

  我上楼之后,就发现夏婉玉的手下十三在走道那里迎接我,“张成先生,我们主子恭候多时了,里面请。”

  十三说着,迎着我走到了总统套房的门口,然后替我推开了门。

  十三并没有进去的意思,等我走进去之后,她就帮我把门给带上了。我的目光在房间里面扫视着,发现客厅里面都没人,最后我朝着卧室走了过去,发现卧室里面也空无一人,我正寻思是不是夏婉玉在耍什么鬼把戏的时候,忽然听到了沐浴间那边传来了声音。

  淅沥沥……淅沥沥……

  有人在洗澡。

  我走了过去,刚刚出声要问呢,也就听到沐浴间里面传来夏婉玉的声音:“张成,你来了吗?”

  “是我。”我站在门口那里开口道。

  “这么快就过来了?”夏婉玉有些惊讶,然后这个时候淋浴的声音停了下来,同时夏婉玉动人的声音从沐浴间里面传了出来:“张成,我忘拿衣服了,你去卧室的衣柜里面帮我拿一下。”

  嗯?

  她搞什么?

  我嘴角抽搐了下,但还是走向了卧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