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前?

  我的心里陷入了回忆,夏婉玉大约一个月前给我下药,那就差不多是章小雅生日那一天了,也就是那一天我和夏婉玉有过接触,不然其他时候夏婉玉都没有和我接触,而且除了那天我在外面吃过东西,其他时候要不是在家里吃,要不在凤凰会所吃,我不认为夏婉玉有能力在凤凰会所下药。

  宋思思的五音六律,可不是吃素的。

  难道,是在佳木斯会所的时候,吃饭里面下的药?不过我吃东西的时候,都是和高大力他们一群人吃的,我不信夏婉玉会同时对这么多人下药,除了这一点,那就是我之前在六楼上见夏婉玉的时候,喝了一杯茶了。

  “是那杯茶!”

  我的脸色有些难看的盯着夏婉玉。

  夏婉玉听我这么说,直接就笑了起来,好像听到了一个很好笑的笑话一般,道:“张成,有的时候,我承认你很聪明,但有的时候,你真的挺笨的。”

  “不是那杯茶?”我的脸色难看了几分。

  “张成,你对我一直很警惕,和那杯茶的时候也是如此,所以,我要对你下药,肯定是在你没有防备的情况下,你仔细想想那一天跟我在一起什么时候最没有防备吧!”

  夏婉玉说完这句话之后,也就慢慢的端着一杯茶抿了起来。

  而我呢,脑子快速回忆,那晚上从佳木斯会所分开之后,夏婉玉就带着人去赌场找麻烦,而我后来从皇家一号赶回赌场,接着我们就去骑了摩托车教她游泳……

  等等!

  我的脸色很快就变得难看起来,死死的盯着夏婉玉:“难道,是那一颗……”

  “不对啊,那颗药可是你临时路过买的。”

  我嘀咕了一声,心中猛然觉醒,猛然一把抓住夏婉玉的手腕,死死的盯着她道:“我明白了……你带着赌术高手去赌场砸场子之前,其实已经准备了有问题的药,那个时候,你就计划对我下药了,去赌场,只是你设计的一个跟我碰面的机会而已,后来在半路上的时候,你故意去买药,为的就是打消我的疑虑,到了酒店之后,你给我吃的药是你事先准备好的!”

  “你一直用赌场的事情吸引我,但最终目的其实是下药!”我沉声道。

  “聪明!”

  夏婉玉笑道:“不过,你还猜错了一点,其实我那天下午打电话约你去佳木斯会所吃饭的时候,就打算对你下药了,后面发生了一系列事情,知道我在大厅的时候,为什么会让保安把你们扔出去吗?我知道,我让保安把你扔出去,你肯定会想办法抱住颜面,而你抱住颜面的办法,会激怒我,所以接下来我去赌场报复你的事情顺理成章,你一直都以为我去赌场是为了报复你。”

  夏婉玉的这番话,让我心中寒气直冒。

  这女人,心计果然厉害,不愧是公孙蓝兰的女儿!

  “你好歹毒!”我咬着牙。

  “歹毒?”

  夏婉玉满脸笑容:“随你怎么说,我的目标就是控制住你,现在,已经达到了。接下来,你会体会到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明天,你会比现在难受百倍,如果明天还不吃药控制的话,等后天,我好担心你会自杀。”

  x看Vw正=:版$◎章5节5上vw酷匠,s网(

  “不过,现在你的孩子刚刚出生,还小呢,你要是承受不住自杀了,那就可怜了两个孩子,刚刚出生没多久,老爸就没了。”夏婉玉继续刺激我道:“你死了后武舞改嫁,孩子被骂着,你说可怜不可怜。”

  夏婉玉最后的话,让我捏着她的手腕紧了几分,可是她完全没有疼痛的样子。

  “手上果然没什么力气,要是换做平时的你,我的手已经被你捏疼了。”夏婉玉冷笑了一声之后,直接把我的手给甩脱了。

  而我,脸色难看无比,武舞的病夏婉玉肯定不知道,所以她才会说出刚刚那番话,当然,要是被她知道武舞得了绝症的事情,恐怕就会更有办法威胁我了。

  现在武舞已经这样,我要是真的出事了,那么孩子就成孤儿了。

  我紧紧咬着牙,道:“夏婉玉,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想做什么?当然是控制你呗。”夏婉玉冷笑连连的看着我,说道:“我给你下的这种药,每个月发作一次,发作之前若是服用了我给你的药缓解,那么你就能恢复如常,说简单点,就是需要每个月吃一粒,这样你才能够保证自己的身体没问题。现在你应该尝到了这种药的作用,所以不用我多说你也明白要是没有药服用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这一次来临安,我给你准备了一粒,服用之后未来的一个月你不会有事,而且,这一次我不让你帮我做什么其他劳心劳力的事情。”

  听着夏婉玉的话,我心中却不信,夏婉玉是什么样的人我还不了解?她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的放过我?

  “我的要求很简单,对我跪下,说你错了!”夏婉玉笑眯眯的道。

  羞辱我!

  她的话让我立即明白了,夏婉玉下药控制我的第一个月,她的第一目的就是要羞辱我,让我跪下和她说我错了,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她一个夏婉玉,凭什么要我下跪?

  “假如我要是不跪呢?”

  我冷笑道。

  “那你就慢慢承受折磨吧,我相信,等明天,你会乖乖的来找我跪下的。”夏婉玉很是自信的说道。

  “你就不怕我把我们亲嘴的照片发给你妈妈?”我威胁道。

  “你发啊!”

  夏婉玉死死的盯着我,道:“你要是敢发,你就永远得不到缓解的药,我实话告诉你,这种药要是发作起来,会让你散失理智,说不定,你发起疯来,会把自己的孩子都掐死。”

  “你……”

  “跪下,说你错了。”夏婉玉狠声道。

  “你做梦。”

  我知道,我要是不跪下,夏婉玉不会给我药,所以,我眼神闪烁之下,转身离开,我要是在外面时间呆长了,估计表姐会怀疑,只能回去今晚好好想想办法了。

  “张成,明天你会亲自来求我!”

  我走出包间的时候,听到夏婉玉这句话,不过我没有转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感谢:雨雾中的情最低折扣【270台】,ZY3731 【200台】等书友们的挖掘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