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婉玉的话里面,有着浓浓的威胁味道。

  听了之后,我的脸色就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和夏婉玉连续发生过两次关系,已经让我的心里对武舞十分的内疚了,而且我和夏婉玉这样的关系,我并不想暴露。

  甚至,表姐知道我花心,知道我和高诗梦,赵秦等人的事情,但我却不敢让表姐知道我和夏婉玉都有那种关系,就像表姐说的一样,男人花心点没什么,但不能太过分,夏婉玉是我的敌人,表姐知道之后,我怕她会心寒。

  所以,夏婉玉这一下,好像是掐住了我的软肋。

  /酷7-匠Z网c{唯P一S正5+版E!,其他n都Qh是盗版

  我知道,夏婉玉也是忌惮表姐,毕竟现在是在临安县,而我们张家在临安县根深蒂固,而且,我的身边有小点点,加上老丈人武建军,我爸两大高手,就算是夏婉玉带着风雨雷电四门的门主过来,她也不能好过,更何况,夏婉玉怎么可能一次性就带动风雨雷电四门的门主过来?

  虽然夏婉玉在夏家地位超然,但夏青父子也不是吃素的。

  而我,心里很清楚,如果单独去赴约的话,以我现在的身体状态,要是夏婉玉对我做什么的话,我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大概是感受到我沉默吧,所以电话那端的夏婉玉直接冷笑道:“张成,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不过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要是想杀你的话,下药的时候就把你给毒死了,不会让你活到现在。至于我为什么要下药控制你……那是因为我觉得让你直接死了太便宜你了。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香满楼12号包间见我,不准带任何人。张成,如果我不给你药缓解的话,你今晚可能连你的孩子都抱不动,你自己好好想想。”

  说完这句话之后,夏婉玉啪的就挂断了电话。

  而我呢,拳头已经紧紧的捏在了一起,夏婉玉的这番话,让我心中愤怒异常,我的心里没有幼稚到觉得夏婉玉和我发生了两次关系,就会爱上我,没我不能活,但是好歹我们之间也发生过了两次肌肤之亲,虽然一夜夫妻百日恩的说法有些荒诞,但也不至于这么狠吧?

  杀了我太便宜我,所以就下药控制我!

  想着夏婉玉那句话,我的心里就冒出一股子寒气。

  留给我考虑的时间不多,我知道夏婉玉并没有骗我,从我身子这些天的反应来看,足以看出我的身体出了大问题,以及那种药的厉害程度,就像夏婉玉说的一样,要是我不服药控制的话,我今天晚上连自己的儿子女儿都抱不动了。

  眼光闪烁了片刻之后,我站起身子下了楼。

  下楼之后,我开车直接前往香满楼,香满楼是我们临安县城最出名的一处酒楼,平时基本上要想在这吃饭,都需要提前预定。

  开着车子刚刚到达临安县停车场的时候,我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一看,是表姐给我打来的电话。

  “姐。”

  我知道我假如不接电话的话,表姐肯定要怀疑什么,到时候找来,把夏婉玉给逼急了,让表姐知道了我和夏婉玉发生过关系,那就惨了。

  “快吃饭了,你跑哪了?”

  “姐,你们先吃吧!”我笑了笑,说道:“一初中玩得挺好的哥们知道我在,说想见我一面,跟我叙叙旧,我过会回来。”

  “嗯,那你小心点,你现在的身体情况,指不定什么时候又要发作了。”表姐在电话那边出声道。

  “行!”

  答应着,我挂了电话。

  暗想表姐应该不会多想吧,毕竟我的初中是在临安县城读的,说初中哥们找我见面叙叙旧,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临安县人民医院。

  表姐挂了电话之后,微微皱眉,然后她走外面,拨通了一个电话,“张成可能出现问题了,帮我查一下他的行踪。”

  挂了电话之后,表姐眉头紧锁。

  而此时此刻,香满楼。

  询问了服务员,得知12号包间在二楼之后,我就上楼,可是上楼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脚有些酸软无力,这让我心中大惊,这才距离小点点施针之后多长时间,又开始无力了?

  这是要发作的前兆!

  为了不让夏婉玉发现,所以我上楼之后,呼吸均匀了,才走向十二号包间,当我推开包间门的一瞬间,我就看到了夏婉玉,以及她的下属十三。

  夏婉玉打扮得很迷人,差不多一个月不见她,她好像变得更加迷人更加有韵味了一些,不过想到她在电话里对我说的话,我知道这个女人再漂亮,心思也太毒了些。

  “张老板,好久不见,看来你的气色不错?”夏婉玉见到我走进来之后,眯着眼睛笑道。

  我知道,夏婉玉这是故意讽刺我呢。

  我虽然故意在外面歇了气,但是我知道自己的气色绝对算不上好,脸色肯定是苍白的。

  “夏婉玉,没想到是你。”

  我脸色难看的盯着她,道:“你竟然对我下药?”

  “十三,你出去,我想张先生也想和我单独聊聊?”夏婉玉突然对十三吩咐道。

  “主子,可是……?”

  “我的安全你不用担心。”夏婉玉笑眯眯的看着我,道:“你觉得张老板现在还能对我产生什么威胁?如果我猜得不错,现在他站着都费劲吧?”

  十三盯着我看了两眼,然后就退了出去,并且替我们关上了包间的门。

  见十三离开呢,夏婉玉也就冷笑了起来,虽然是冷笑,但她实在是生得太漂亮,所以脸蛋带着迷人的魅力,道:“张成,我对你下药你有什么疑问吗?你不会这么幼稚的以为和我发生过关系,我就会对你手下留情吧?别忘记了,咱们是对手,是仇人!”

  “你是什么时候对我下的药?”我咬牙道,夏婉玉说的这番话,我心里自然明白。

  虽然我们发生过关系,但我们依旧是仇敌,是对手,这一点永远无法改变!

  张家和夏家要是能化干戈为玉帛,那得太阳从西边出来才行。

  “你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对你下的药?”夏婉玉听我这么问,眸子眯了起来,道:“那我就给你提个醒吧,这种药一个月期限,只要不吃药缓解,就会变得非常痛苦,现在已经差不多快三十天了,等明天,你会比今天痛苦百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