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一会之后,我和武舞的情绪才慢慢变得平稳了下来,我们躺下睡觉,大约一点钟左右的时候,随着哇的一声,女儿小舞的哭声把我和武舞给吵醒了。

  而女儿的哭声,也把儿子给吵醒了,儿子小武醒了之后,也跟着哭了起来,这两个小家伙一起哭了起来,一下子就把初为父母的我和武舞搞得措手不及,毕竟我们在照顾孩子上都没啥经验,只能一人抱一个哄了起来。

  孩子的哭声把隔壁的丈母娘楚莎给吵醒了,楚莎急急忙忙的过来,看到两个哇哇大哭的孩子之后,赶紧道:“孩子是饿了,赶紧冲奶粉给他们吃。”

  武舞由于身体的原因,还有明天就要开始吃小点点的中药,所以无法给孩子喂奶,所以两个可怜的小家伙一生下来就喝奶粉。

  果然,丈母娘楚莎不愧是过来人,冲了两个奶嘴瓶,分别给两个小家伙喂奶之后,他们含住奶嘴就不哭了,小嘴小手一起使劲,拼命的吸着奶,俗话说的吃奶的力气,就是如此吧,看着两个小家伙吃奶时候的样子,我感受到了生命在茁壮的成长。

  而我看了一眼武舞,看着她有些疲惫的样子,仿佛生机在逐渐的失去……

  武舞放弃了治疗,保住了孩子。

  两个小家伙,是她生命的延续啊!

  后面,两个小家伙又哭闹了两次,我们也起了两次夜,早上的时候,我和武舞都是黑眼圈,后面表姐和我爸高诗梦还有武建军回来之后,为了让我和武舞补觉,他们带着孩子到了隔壁的房间,而我则和武舞在房间里面好好休息。

  第一次当父亲,昨晚被两个小家伙这么折腾,我这才感受到养大孩子的不容易,怪不得古话都说不养儿不报父母恩,只有真正生养过孩子,才知道当初父母把自己养大是多么的不容易。

  武舞已经睡熟了,看了一眼睡熟的武舞,我闭上眼睛,脑子里浮现出了我妈妈的样子,心里忍不住对她道:妈,养小孩子真不容易,你把我养大,幸苦了。

  这一觉我一直睡到中午才醒来,中午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腿脚就有些酸软了起来,这让我心里有些恐慌,距离小点点针灸还不到二十四小时,我竟然就开始手脚无力了,我的身子情况,是越来越严重了。

  但是,为了不然武舞发现端倪担心,我咬着牙站了起来,然后努力的去卫生间洗了个脸,清醒了下脑袋。后面吃过午饭之后,我抱着孩子玩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双腿开始打颤起来,而且抱着孩子的双手都酸软无比,连五斤多的孩子我都感觉仿佛又千斤重一般,我额头上也是汗水不停的往下冒。

  表姐见到我的额头渗出汗水,意识到了什么,于是快速的从我的手里把孩子接过去,然后她遮住了武舞的视线,对我道:“表弟,尿不湿快没了,赶紧去买点回来。”

  “那好。”

  我咬牙走向外面,而高诗梦知道我的情况,所以也跟着走了出来,等我走出门口那里的时候,再也坚持不住,身子就朝着前面倒下去。

  高诗梦连忙上前一步扶住我。

  “快扶我过去那边。”我咬着牙。

  高诗梦赶紧拉着我走远了一点之后,这才急声道:“怎么越来越严重了,给你下药的人怎么还不联系你?”

  看着高诗梦一副急得快哭的样子,我努力一笑,道:“放心,他们不会这么轻易让我死的。”

  而小点点也从房间里面溜了出来,他抓着我的脉搏把脉之后,眉头紧锁,道:“发作时间越来越短,扶着他下楼,我施针。”

  这一次,我的反应除了浑身无力,打哈欠之外,而且还感觉浑身上下都难受,那种难受我根本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与此同时,我的嘴唇发青,眼睛发直。

  这一次,小点点施针花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我的身子才舒服了些。

  “越来越严重了,估计你晚上又得发作一次。”

  “这可怎么办?”高诗梦急了。

  武建军也找借口跑了下来,问小点点我的情况,听说之后,他的脸色也变得难看了起来,后面等恢复了好一会之后,我才重新上楼。

  下午!

  临安酒店。

  总统套房之中,她喝了口茶之后,看了看时间,然后对十三道:“现在,张成应该尝到这种药的厉害了,走,咱们约他吃下午饭。”

  夏婉玉说着,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临安县人民医院。

  此时的我正在外面的吸烟区吸烟,手机响了起来之后,我掏出手机来一看,发现是夏婉玉的号码,皱了下眉头之后,我接通了电话。

  “张成,你的孩子出生了吧,恭喜!”电话那端传来夏婉玉的声音。

  “你有什么事?”我心里烦着,所以语气就有些不好。

  “哟,张大老板态度怎么这么差?我好不容易来临安这边一趟,想约你吃饭来着……”

  夏婉玉这句话,一下子就让我清醒了起来。

  来临安!

  约我吃饭!

  “对我下药的人,是你!”我紧紧咬着牙,拳头也紧紧的捏在一起。

  “张成,没想到你反应挺快的嘛,我这才给你打电话呢,你就知道我对你下了药。其实现在我特别想见你,想看看我的杰作在药性发作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夏婉玉的声音虽然带着笑,却有些冰冷。

  “你在哪?”

  如果夏婉玉在我面前,她可以看到我暴起的青筋,这是因为我的愤怒导致的!

  E酷“L匠Y网》唯一\;正‘版YY,其他都是bk盗版^

  “你们临安古城这边,好像香满楼这地挺出名的吧,咱们下午饭就在那里见了……对了,我知道,你爸爸,武建军,还有你表姐都在你身边,我可不想他们知道我来了临安,当然,假如你告诉他们的话,他们抓了我,可能就会知道我们之间发生过那种关系。”夏婉玉的语气里面充满了威胁的味道:“所以,我要你单独赴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求签到撸撸!这章写的有些感慨,养大孩子真心不容易,希望大家好好孝敬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