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子,你打算亲自过去?”十三听了之后,有些吃惊的看着夏婉玉。

  “嗯!”

  夏婉玉眯了下眸子,道:“好久没去过滇南那边了,去顺便去散散心也好,你说是吧?”

  “主子,你这样过去,张成知道你对他下了药之后,他肯定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你,甚至可能会对你的人生造成危险和伤害。”十三一本正经的说道:“主子,我代替你去就可以了!”

  “不,我要亲自过去。”夏婉玉冷哼了一声,道:“十三,DK114这种药的解药,张成有没有通过其他渠道搞到手?”

  “不可能!”

  十三快速的摇头,一脸认真的说道:“主子,这种药的解药是秘制的,所以其他人根本无法弄到手,张成的身边虽然有个神医,但要想解出这种药,恐怕不是那么容易,就算是解药,也要每个月减量,一年以后才能彻底解除。”

  “既然这种药张成无法通过其他渠道得到,我又怕什么呢?”夏婉玉眯着眸子,沉声道:“我想,张成最近这几天的身体感觉他已经很清楚了,知道没了我,他根本得不到药缓解,会生不如死,他还敢杀了我不成?”

  十三听到夏婉玉的话之后,也觉得有道理,也就没说啥。

  “订机票吧,咱们明天出发!”

  “是,主子!”

  滇南,临安县。

  晚上差不多十一点钟的时候,武老爷子已经来到了临安县,一路的颠簸,让武老爷子的脸色很难看,他的身子本来越来越差了,根本经不住这么长途的颠簸,但是为了来看武舞生孩子,特地从都城市赶过来。

  当然,武老爷子的医疗团队也一直随行。

  赶来的武老爷子脸露疲态,但是看到武舞之后,还是一脸和蔼的和武舞聊了起来,大约凌晨过后,武舞突然说她的肚子隐隐有些疼痛,而让产科的专家来检查了之后,告诉我们说可能是要生了。

  医生这么一说,大家都变得紧张了激动了起来。

  医生开始去准备,而我们也准备把武舞送手术室,准备剖腹产,剖腹产相对于顺产来说,要安全许多,当然,对于时间上的选择,也是胎动的时间最为合适。

  :酷匠网X正q(版首发g

  送到手术室门口的时候,武舞喊了我的名字。

  楚莎知道自己女儿,所以她看了大家一眼之后,就笑着说道:“他们夫妻两估计有啥悄悄话要说呢,咱们先过去一边等着吧!”

  楚莎虽然是笑着说,但是她的眼圈已经有些红了。

  毕竟,武舞的病情,楚莎很清楚。

  剖腹产虽然比较安全,但是武舞的身子本来就有恶性肿瘤,所以一旦动了刀子,可能会引起很多并发症,医生已经详细给我们讲了,所以还是具备一定的危险性。

  等众人过去那边等候的时候,武舞躺在担架推车上,看着我,而我则是忍不住抓住了她的小手,柔声道:“别害怕,一会就过去了,我在外面等着你。”

  “小情人,假如我发生了什么意外,醒不过来的时候,你一定要好好照顾两个宝宝。”武舞轻声道:“把他们培养长大。”

  “不会的,你不会出事的。”

  “小情人,万一我出事了,你要记住我的话,明白了吗?”武舞继续盯着我道,看着她的眼神,我心里很痛,但还是咬着牙点点头。

  “你放心,我会做个好爸爸的!”

  “嗯!”

  武舞幸福的一笑,道:“真好……马上就要做妈妈了。”

  说着,她伸出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柔声道:“两个小家伙陪伴了我九个多月,终于要出来和我见面了,希望我能够见到她们的样子。”

  “我等着你们!”

  这是武舞在进手术室前我最后说的一句话,也是我最想说的一句话。

  我等着他们!

  等着武舞,等着小武和小舞。

  等着他们一起出来!

  武舞进去了之后,我们大家就一起在手术室门口的家属休息区那里等候着,武老爷子身子骨不行,但是还是坚持在手术室门口那里候着。站在那里没一会之后,我就发现自己的双腿有些隐隐颤抖起来,那股酸软无力的感觉也越来越严重,就好像我站在那里,也站不住一样,而且,不仅如此,我还发现自己哈欠连连,眼泪从眼睛里面冒出来,可能是见我连续打了几个哈欠吧,所以在一旁的丈母娘楚莎冷哼了一声,表示自己的不满。

  大概是觉得我作为丈夫,在自己老婆生孩子的时候,为什么有困意打哈欠,难道一点担心也没有?

  不过,武建军知道我被下了药的事情,所以他看了我一眼之后,站起来道:“张成,手术结束估计还有一段时间,走,下去陪我买包烟,顺便给大家买点水喝。”

  我答应着,咬着牙齿站了起来。

  这个时候,高诗梦大概也看出了我的不对劲,所以她对小点点使了个眼色,也跟着我们一起下了楼,等一起走下两楼的时候,武建军就赶紧问道:“张成,怎么样,是不是药又发作了?”

  “嗯!”

  我点点头,苦笑道:“我现在双腿软得快走不动了。”

  说着,我就扶着墙站着那里,双腿颤抖不停,同时哈欠连连,俨然就是一副吸了毒的样子,高诗梦见我这个样子之后,也不担心道:“张成,你的表现怎么和吸毒了一样?”

  “这种药的作用就是和毒品类似,但毒性和比毒品强太多,也比毒品容易上瘾。”小点点出声道:“找个地方,我给你针灸,缓解一下,不然的话,我怕你坚持不到孩子出生。”

  “怎么回事?”

  正在这个时候,一阵高跟鞋的声音和表姐的声音传了过来。

  看到表姐出现,我心里忍不住苦笑,看来什么事情都瞒不过表姐那双眼睛,她竟然看出了端倪,跟着下来了。

  对于表姐,我们也不打算隐瞒,所以高诗梦就和表姐说了我被下药的事情。

  表姐听了之后,她的脸色也是一沉。

  “姐,我……”

  “行了,别说了!”表姐摆手,道:“先找地方让小点点帮你缓解一下,这件事我和你们一样想的,不能让小舞知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感谢:Agnus【300台】,一张纸的天空【300台】,太阳$【100台】等书友们的挖掘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