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点点的突然出现,吓了我一跳,不过看着她抓着我的手腕,好像在给我把脉的样子之后,我也就没动了,而高诗梦也紧张的站在一旁,对于小点点的医术,我们都知道,所以我最近身子乏力,给小点点看看也没什么。

  小点点把脉良久之后,她那好看的眉毛开始紧锁了起来。

  “不对劲!”

  看着小点点眉头紧锁的样子,我的心里忍不住的一悬,暗想糟糕了,难道普通的身子乏力,也被小点点给检查出了问题?

  这可怎么办才好?

  高诗梦看着小点点的样子,也急得不行,想问吧,小点点她又一副不要打扰的样子,所以只能在一旁急得团团转。

  终于,小点点放开了我的脉搏,然后她一边说让我别乱动,一边伸出白嫩的手指,翻开了我的眼皮看了两眼之后,接着她又道:“把你的舌头伸出来看看。”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很多时候我们去中医科看医生,中医都要把脉,看你的气色,舌头的颜色之类的,不过在我的记忆之中,小点点看病根本不用这么繁琐,她基本上只是看你的气色,以及把脉,基本上就能诊断出来你到底是什么毛病了,这也说明了她医术的高超出众。

  不过,这一次她连我舌头和眼睛也看了,这让我的心更加悬了起来。

  我也不会得了什么大毛病了吧?

  不会吧……我的身子一向很健康啊!

  m,最◇新*9章节,上&a酷W匠网:(

  看了我的舌头之后,小点点冷哼了一声,看着我道:“你不是生病了,你是被人下药了!”

  “什么?”

  听到小点点这句话,我脸色微变,而高诗梦担心之下,脸色大变,那张俏脸一下子就变得苍白了起来。

  “我什么时候被下药控制了?”我有些不敢相信,因为我吃的东西,好像一直都比较严格,而且平时我外面吃东西的时候,也极为小心。

  “从症状上来看,你至少被下药二十多天了。而最近这几天之所以你表现出乏力的样子,可能是药效要开始发作了。”小点点冷冰冰的看了我一眼之后,道:“不过,我还要给你施针,用昆仑神针试验之后,才能得到具体的结果。”

  “昆仑神针?”

  我知道,小点点当初给潘凤的母亲治病的时候,使用的就是昆仑神针,不过我很快就担心的道:“我被下药的事情,千万不能让武舞她知道,不然她马上就要临盆了,要是知道我被下药的事情,心理肯定会受到影响。”

  我脑子里情不禁的想到了那天晚上武舞给我说的话,要我一定要保证自己的生命安全,两个孩子已经没了妈妈了,她们不能再没了爸爸!

  小点点皱眉看了我和高诗梦一眼之后,道:“等夜深了找个地方,我给你施针。”

  “行!”

  我点点头,接着我看向高诗梦,道:“待会回去之后,千万别露出什么破绽,武舞很聪明,一旦我们表现得不对劲,她就会乱想,至于我的身子,暂时不要担心,既然对方的目的是下药控制我,说明我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不然要是真的想毒死我的话,估计在下药的时候我已经死了。”

  “嗯!”

  高诗梦点点头,尽量把担心掩饰了下去。

  就这样,我们一起返回老宅,为了怕被武舞看出破绽,所以快到家门口的时候,我特地停住身子,调整呼吸,等气喘均匀了之后,这才回到了老宅之中。

  高诗梦也没有表现出什么来,她进去之后,就坐到武舞身边,拉着她问她最近的身子情况。

  大家在堂屋里面聊了一阵之后,小点点给武舞施了一次针缓解痛楚,然后武舞就睡下了,武舞睡下之后,我陪着楚莎和武建军聊了会,快到十一点钟的时候,他们两洗漱完了之后,也去休息了。

  不过,我却没敢主动去找小点点和高诗梦。

  至少,等他们都睡熟了再说。

  小点点和高诗梦一起睡的厢房,差不多凌晨一点的时候,我才偷偷的起身,感受着呼吸均匀的武舞,我蹑手蹑脚的离开了卧室,然后偷偷走向了厢房。

  厢房之内,小点点和高诗梦都没有睡,在等着我呢!

  见我来了之后,高诗梦赶紧关上了门,而小点点呢,就把她萌萌哒的小药箱拿了出来,让我躺在床上,脱了衣服之后,开始为我施针。

  她使用的是昆仑神针当中的试探之法,昆仑神针神乎其神,传承已经五千多年,说道昆仑二字,华夏人都充满了敬意,昆仑,那是华夏龙脉的发源之地,所以能够成为昆仑神针的针灸之法,自然不一般。

  小点点施针的速度很快,没一会之后,我的身上就被插满了银针,不过这昆仑神针十分耗费精力,记得小点点给潘凤母亲使用昆仑神针治疗疾病的时候也是一样,没一会就额头渗出汗水。

  此时此刻的小点点也是如此。

  以小点点的体质来说,竟然还能让她出汗,这说明有多费力?

  不然,以小点点变态,就算让她跑个马拉松,也未必会出这么多汗吧?

  在我的身上都被插满了银针之后,小点点就开始用银针来试探我身上的反应,她每挪动一个穴位,就问我身上哪里不舒服,这样,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小点点眉头紧锁着,准备收针。

  “外面有人!”

  不过这个时候,小点点突然低声道,她说出来之后,见到我和高诗梦都脸色大变的样子,她又解释道:“不用担心,是武叔叔!”

  我没有听到半点动静,高诗梦大概也没听到,不过小点点竟然如此的敏感,竟然在房间里面,就判断出了站在外面的人是武建军。

  果然,很快门口那里传来了武建军压低的声音:“张成,开门!”

  这个时候,我知道瞒不住武建军了,这也是我的一个疏忽,武建军本来就是那只神秘部队目前的最高指挥官,身手有多厉害自然不用多说,而且就算睡着了,估计也十分惊醒,所以我跑到厢房来呆这么长时间的事情,他肯定感觉到了。

  这一刻,肯定是瞒不住武建军了,所以我对高诗梦点点头,高诗梦明白我的意思,也就过去打开了门。

  “出什么事了?”

  武建军进来之后,看到我身上插满银针的样子,脸色剧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感谢:尿尿【100台】,田智裕【100台】等书友们的挖掘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