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既然张成现在的心思不在魔都,我们是不是可以趁着这个好机会在魔都这边布局?”玉玉出声问道。

  “张成不在,确实是个好机会,不过……玉玉,你别忘了,张成不在,宋思思在,还有颜麝这个妖孽的女人也在,无论是颜麝,还是宋思思都滴水不进,要想布局,谈何容易?”公孙蓝兰微微皱眉,道:“其实,最好布局的就是张成,而且张成对于我来说太重要了,我倒是希望他能早日振作起来。”

  “小姐,张成这么对你,你还……”玉玉说道后面的时候,停住了嘴巴。

  “哼,我对张成只是利用而已。”公孙蓝兰眯着眸子,道:“郁金香的死,首领绝对会严查,而且,我在亚太地区经营了这么长时间,首领最怕的就是我另立山头为王,所以才会派郁金香来压制我,现在郁金香死了,我想用不了多久,等大法师解决了南美那边的事情,估计就会来彻查此事。”

  “小姐,你的意思是到时候把张成推出去?”

  “与其说推出去,不如说利用。”公孙蓝兰轻轻的转动着手腕处的玉镯子,缓缓道:“武建军所在的那支神秘部队,目前最强的力量,还是武建军他们那一代人,当初武建军和张鸿才,可是那支部队里最优秀的人才,而且当初那支部队,和我们发生过争斗,因为那个时候我们的组织已经很过分的涉入了华夏的利益,那一战之后,我们组织慢慢的放缓了速度,所以那支部队这么二十年来,也只是一直监视着我们,暂时还没有什么动静。”

  公孙蓝兰说道这里,玉玉恍然,道:“小姐的意思,是打算借那支部队的力量,来对付首领那边?”

  “恩!”

  公孙蓝兰点点头。

  “小姐,可是我觉得张成在杀紫金香的时候,肯定调查过紫金香的身份,所以他应该征询了张鸿才的意见。”

  “但最后,紫金香还是死了对么?”公孙蓝兰笑眯眯的道:“其实,以张鸿才的聪明才智,他早就看出来这是我给张成设的一个局,但是他不得不跳。”

  玉玉听得有些模棱两可。

  “好了,这些事情,你慢慢就会知道了。”公孙蓝兰轻轻摆手,说道:“玉玉,你多帮我盯着婉玉那边一点,婉玉最近有些不对劲,我想知道究竟是什么原因。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婉玉对我的防备心很重。”

  “小姐,你想多了吧?婉玉小姐可是你的女儿。”

  “但愿吧!”公孙蓝兰揉了揉太阳穴。

  和武舞一起呆在凤凰村的日子过得很快,虽然不干什么,每天都是干家务,做饭,陪武舞散步,但是时间却过得飞快一般,不知不觉,武舞的预产期已经接近了。

  而且,随着武舞预产期的接近,武舞身体承受的痛苦越来越严重,以前武舞每天只需要小点点一次针灸就行,但是最近这两天,明显需要早晚一次才行。

  在恶性肿瘤的折磨下,她的生机仿若越来越少。

  武舞好像知道自己快要离开人世了,所以只要没睡着的时候,基本上跟我腻在一起,撒娇,当小女人。

  再距离预产期只有三天的前一个晚上,我接到了表姐的电话,她告诉我魔都那边的产科专家已经安排来了临安县的人民医院,一些这边没有的先进设备,表姐也安排运送过来了。

  这种事对于普通人来说无异于天方夜谭,但是我知道表姐的能力,要做到这一点很容易。

  而且,在我们吃完下午饭之后,丈母娘楚莎也打电话来了,告诉武舞和我,她已经交代好了生意上的事情,等明天就会赶过来临安县这边。

  毕竟,当妈都心疼自己的孩子。

  电话结束之后,武舞跟我撒了会娇,让我抱着她回房间,我说行,就把武舞抱起来,然后朝着卧室而去。

  把武舞抱进卧室之后,我发现自己额头已经冒汗了,而手也有些酸软。

  打了个哈欠之后,我回到了院子里,坐在椅子上甩着自己有些酸软的双手,暗想自己这是怎么了,最近这几天,好像随便动一下就停累的,难道是生病了,以前我的体质,抱着武舞爬山都不成问题的。

  大概是因为武舞病情恶化的关系,思绪不宁,身子也受到影响吧!

  这个时候我并没有多想,洗了个澡之后,拖着疲惫的身子就在武舞身边躺下了。

  第二天中午两点钟左右,丈母娘楚莎就赶过来了,后天就是预产期,其实现在去医院,打催生针,也能把宝宝生出来了。

  下午五点钟,武建军来了,六点钟的时候,我的电话响了起来,一看是高诗梦的,接通之后她就说她快到凤凰村了,她来过凤凰村,知道狗多,所以害怕,就让我去村口那里接她一下。

  挂了电话之后,我给武舞说了高诗梦要来事情,武舞对高诗梦好像并不仇恨,我和高诗梦之间的关系,武舞似乎默认了一般,至于楚莎和武建军,现在武舞都这样了,他们自然不会让自己的女儿难做人。

  等我去到村口操场的时候,就看到一辆越野车开了过来,高诗梦下车之后,我还看到了吴叔。

  更新/3最G快-上D酷Z匠%3网¤

  “张成,我就不进去了,小姐交给你,安全应该没问题。”

  吴叔和我打了声招呼之后,就走了。

  而高诗梦呢,她盯着我看了两眼,有些心疼道:“你怎么瘦了?”

  “没什么。”我摇摇头。

  “我知道武舞要生了,所以赶过来看看。”高诗梦看了我一眼之后,解释道:“你放心,我不会让你难做人的!”

  张家老宅地势比较高,所以从村口返回家里的路是需要上坡,可是我走了还没多长一段距离呢,就有些气喘吁吁起来,额头上也开始冒汗,脸色微微发白。

  高诗梦发现了我的不对劲,连忙关心道:“张成,你怎么了?是不是生病了?”

  “身子有些乏力,可能是感冒了吧!”我回答道。

  不过,我的话音一落。

  一阵清香袭来,三千青丝长发飞扬,我的手腕被一只白嫩的小手捉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感谢:醉后de温柔【500台】,和好汉【420台】,3537188cad4579【100台】,神秘RenCc丶【100台】等书友们的挖掘机支持,求签到撸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