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说!”

  听到武舞的话,我心里一痛,赶紧道:“你会一直陪着我的,相信你自己,不要放弃,不到最后关头,我们谁也不要放弃。”

  武舞笑了笑,然后指了指天缘桥旁的两块石头。

  我知道武舞什么意思,也就拉着她走过去,然后一起坐下,武舞将香软的身子靠着我,手抱着我的胳膊,俏脸也轻轻的贴在我的肩膀的位置,然后她幽幽出声:“小情人,我的身子什么情况,我最清楚……有些事情,是命中注定的,改变不了,生命无常,很多时候,我们都无法预料到自己会遭遇到什么事情,能够给你生下肚子里的两个宝宝,我已经非常幸福了,不敢在奢求太多。”

  “不……我要你活着,我们要一起抚养孩子长大成人!”我捏紧了拳头,身子颤抖着,武舞这样的话,让我心疼得厉害。

  “小情人,你听我说。”武舞轻声道:“你的未来会很忙,我知道,你身上背负的东西太多,将来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你也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危险,所以我求你,一定要好好保护好自己的生命,千万不要出事,知道么?孩子已经快没了妈妈,我不希望他们再没了爸爸。”

  “武舞,我……”

  我刚刚张嘴,武舞就将小手贴在我的嘴唇上,不准我说话,然后她继续道:“小孩子很难带,所以到时候你一定要好好找个保姆,找个值得信任的,千万不能让咱们的孩子受了委屈,孩子要是从小没有妈妈,成长方面肯定会遇到问题,所以你该教育的时候要教育,该疼的时候要疼,张弛有度,让他们身心健康的长大成人……”

  武舞好像在交代后事一般,不停的交代着我关于两个宝宝的事情。

  我呢,只能拼命的点头。

  武舞说着,我听着,不知不觉,天色已经黑了下来,秋季的星空,繁星点点,凤凰村这边污染少,所以可以看到银河。

  “小情人,你给我唱首歌吧?”武舞看着满天的星光,说道。

  “你想听什么歌?”

  “你是我的小情人。”武舞温柔的看着我道。

  我苦笑了下,看着她道:“你知道,我的英文不好。”

  “那我教你,我唱一句,你跟着唱一句。”

  “嗯!”

  就这样,武舞唱一句,而我跟着唱一句,不知不觉,我已经学会了这一首歌,接着我就连贯的给武舞唱了起来。

  歌曲唱完之后,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什么,天上竟然下起了流星雨,而且不是一颗两颗,而是很多颗,连续下。

  “好美!”

  Y酷(匠网$;正}a版首B发!

  武舞盯着天空,喃喃道。

  “赶紧许愿!”

  我连忙提醒道,武舞听到我的话之后,我俩一起捧着手许愿。

  我不知道武舞许了什么愿,但我相信肯定跟我和孩子有关,而我许的愿就是希望武舞的病能好,能一直陪着我走下去,一起老去。

  老宅之中。

  小点点看着满天的流星雨,微微闭上了眼睛。

  而远在魔都的林伟看着满天的流星雨,他的手指快速转动,然后微微叹了一口气,自然自语:“这个时候天降流星,说明有星宿即将陨落,难道是天煞?”

  接下来的时间。

  我和武舞以及小点点就在凤凰村过着平淡的生活,每天早上,我带着武舞一起起床慢慢的朝着凤凰村散步,呼吸新鲜空气,养胎。武舞针灸的时间基本上都是放在午饭之后,然后睡一个午觉。

  下午饭之后,我又每天都带着武舞要么在村口那里和村民们聊天,要么就拉着武舞慢悠悠的在河埂上慢走散步。

  这里山清水秀。

  没有城市的的纷扰喧嚣,有的只是小山村的恬静优雅。

  拉着的手,感受着凤凰村的生活,我心里感慨万千,世界上这么多人,每个人以后每个人的活法,有人追求权欲生活,有人则更喜欢在这样的小山村日出而作日入而息,但究竟什么样的生活才算真正的幸福?

  恐怕,每个人自己心里都有一杆秤吧。

  幸福也如人饮水一般,冷暖自知。

  在我和武舞过着小山村生活的时候。

  魔都。

  我不知道的是,我这么长时间没有回魔都,魔都的很多人都已经坐不住了,虹口区蒋家会所,蒋明川微微皱眉坐在沙发上,一脸疑惑道:“魏鑫,你说张成为什么一直没来魔都这边,听说他一直呆在老家?”

  “少爷,具体原因不清楚,不过我想他始终都要回来的,毕竟魔都这边有很多事情等着他,不用急。”魏鑫一边开口,一边解释道:“现在很多人都喜欢追求安静的乡村生活,说不定他们只是在武舞快生孩子的时候留在老家那边而已。”

  “哼,那就等他回来在好好对付他。”蒋明川想到了那一次十三鹰去凤凰村,最终全军覆没,他心里对这个凤凰村也十分的忌惮。

  闸北区。

  夏婉玉刚刚送走了母亲公孙蓝兰,回到了沙发上之后,她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很快,十三走了进来。

  “十三,有张成的消息了吗?”

  “主子,暂时还没有。”

  十三开口道:“他依旧呆在老家,没有过来。”

  “真是奇怪,颜麝那女人都回来了,张成却一直没回来,他心里究竟打什么主意?”

  “主子,不用担心,等药性开始发作的时候,我想张成应该回来了!”十三开口道:“那个时候,他还不是要被主子你控制,乖乖听你的话。”

  “万一,他还不回来呢?”

  夏婉玉皱眉,道:“武舞也快生孩子了吧?假如他们在老家生孩子,而且在那边住到满月,这已经快两个月了。”

  “小姐,等二十多天的时候他还不过来,咱们就去滇南一趟,我想那个时候他的身子开始反应,自然知道出了问题,会求着主子你把药给他的。”

  “但愿如此。”

  夏婉玉叹了一口气。

  而与此同时,刚刚离开了闸北区的一辆沃尔沃车子之中。

  公孙蓝兰开口道:“玉玉,你有没有发现婉玉有些变化?”

  “什么变化?”

  “在我刚才提到张成的时候,婉玉的脸色发生了变化。”公孙蓝兰眯着眸子,道:“她肯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小姐,婉玉小姐能有什么事情瞒着你,她是你女儿,怕你想多了吧?”玉玉摇头。

  “之所以是我女儿,所以我才了解她。”公孙蓝兰出声道:“不过,现在张成应该在陪着武舞度过最后的日子,所以暂时不会来管魔都这边的事情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