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

  天刚刚发亮呢,家里就开始热闹了起来,咱们凤凰村的小孩子们,都已经跑来家里看新娘子,吃喜糖了。

  表姐知道规矩,所以昨天去县城里采购的时候,买了很多喜糖,家家户户都有,我家里也准备了一对,供来家里的客人享用。

  我爸老早就去了村里的老年协会,招呼着今天的酒席,而我和武舞呢,就在家里招待上门拜访的村民们,一片喜气洋洋的景象,本来因为武舞病情一直低沉的氛围,也因为办喜事,所以缓和了不少。

  我们这边的规矩,是要吃两顿的,中午一顿,下午一顿。

  中午十四个菜,下午十八个菜。

  热闹了一上午,中午饭时间的时候,我们就带着武舞一起去老年协会吃饭,作为新娘新郎,自然是坐在最正中央的主桌位置。

  凤凰村的厨子手艺不错,菜的味道很棒,而且猪鸭牛羊这些肉都是凤凰村的村民养出来的,纯天然,不含激素生长素,才没还真吃不到这么好的东西。

  中午这一顿饭,凤凰村的村民们都没怎么逼着我喝酒,因为他们都知道中午要是把我灌醉了的话,就不能带着新娘子出去玩了,所以一般情况下,真正醉人的酒席是下午那一顿。

  午饭结束之后,村民们又开始热火朝天的准备下午饭,毕竟全部凤凰村的村民都请了,几百户人家,每桌八个人,平均扯下来,一共办了两百多桌,两百多桌人吃的饭,可不是几个人就能解决的,必须要同心协力一起才行。

  而作为新郎新娘,我和武舞中午的任务就是出去玩。

  我爸留下在老年协会招呼,所以一起出去玩的就是我,武舞,表姐,姨妈,武建军楚莎,宋思思,小点点,易湿,还有一群我们凤凰村的小孩子。

  作为临安出生的人,基本上结婚的时候都会选择去一个地方拍照,那就是位于临安古城东侧的鸳鸯楼,也叫夫妻楼。这座夫妻楼建于明朝初期,是临安县一个富家公子所建,为的是给他卧病在床的妻子祈福,据说当初这鸳鸯楼建成之后,那个富家公子的妻子的病真的好了,后面随着时间的推移,这鸳鸯楼也就成了夫妻爱情的象征,又叫夫妻楼,临安这边结婚的新人,基本上都会在结婚的当天来这鸳鸯楼拍照。

  一个多小时之后,我们抵达了鸳鸯楼。

  我们一行人上了楼,我拉着武舞的手,而表姐拿着单反相机,准备拍照,上楼之后,表姐就对我们说:“今天你们是主角,我给你们拍照!”

  一群小孩子上楼之后,就开始玩闹起来,而我和武舞呢,则是开始拍照,我和武舞都没有传西式的婚纱礼服,穿的是我们华夏传统的大红婚服。

  咔咔咔!

  一张张相片不停的拍摄着,拍到最后的时候,表姐提议大家合照一张。

  大家站定了位置,我和武舞作为新人自然是站在中间,楚莎和武建军站在武舞那一边,姨妈站在我身边,接着是小点点,易湿,表姐摆好相机之后,就飞快的朝着我们跑了过来。

  而姨妈一把将表姐拉了过来站在我旁边。

  咔嚓!

  时间定格。

  照片上,我们大家都笑得很开心,武舞双手抱着我的胳膊,一脸满足的笑容。

  后面我们在临安古城里面转悠了起来,差不多到快下午饭的时候,才返回凤凰村,回到凤凰村之后,我知道重头戏来了,下午这一顿,凤凰村这些彪悍的村民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我这个新郎。

  果不其然,我们刚刚坐下,还没吃了几口菜,就有人上来敬酒了。

  我爸,还有我的老丈人武建军,村民们自然也不会放过,至于新娘,要是没有怀孕,依旧要喝酒,而武舞怀孕的关系,倒是没人逼她喝酒。

  这样轮番喝了几次之后,武建军开始苦笑:“这酒的劲道可真够大的!”

  我爸看了武建军一眼之后,说道:“当初我娶张成她妈妈的时候,醉了三天三夜。”

  。酷u匠网{"唯$一正@版^,其L‘他都…%是Lp盗版

  接下来,村民们的攻势越来越猛,当然,我们和武舞作为新人,自然是要主动去敬酒的,虽然我每次喝一小杯,而且杯子也没敢倒满,而且年纪比我小的我也没敢主动敬,都是敬辈分比我大的,可是这样依旧遭不住。

  武建军和我爸也喝多了,后面我依稀记得武建军过来搭着我的肩膀,一个劲的说今天他女儿结婚,高兴。

  到最后的时候,我都不知道自己的眼睛是怎么黑下来。

  晚上九点多钟的时候。

  老宅之内。

  我,我爸,武建军三人都倒下了,小点点分别拿出银针给我们针灸,看到楚莎疑惑的样子呢,表姐也就替小点点解释道:“小点点在用银针替他们解酒,假如不这么做的话,估计他们头都要疼几天才会缓解,小点点替他们施针之后,他们明天就会想正常人一样醒来。”

  “这么神奇?”楚莎有些吃惊。

  小点点施针完毕之后,我们三个大老爷们就被安顿去休息了,易湿这家伙在酒席上尿遁,所以没喝多少酒,现在正悠闲的躺在摇摇椅上扣着鼻屎呢。

  后面楚莎和姨妈也去休息之后,易湿也哼着小曲去休息了,院子里就剩下表姐和宋思思的时候,表姐便开口道:“医院那边,我已经打好招呼了,一些高科技的设备,我也会运来临安县的人民医院,武舞可能要在这边生产,她现在的身体你知道的,到时候,魔都那边高明的产科医生,我也会把他们请过来。”

  “嗯!”

  宋思思点点头,道:“安全的问题不用担心,在临安县到凤凰村的路上,我都布了眼线,加上有小点点在,我想这个世界上能过了小点点那一关的,没几个。”

  “对了颜小姐,武舞小姐生产之后,她现在的身子情况我担心她生了孩子之后,身子会更虚弱,没精力带孩子。”

  “我来带吧!”表姐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