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湿听了我的话之后,嘿嘿了下,问道:“你这个臭小子,不是不相信看相算命这些封建迷信的东西么?怎么?现在信了?”

  “让你算你就算,啰嗦什么。”我忍不住骂道。

  “你让我那师侄林伟算过没有?”易湿突然道:“我那师侄,在玄学方面,可是个不多的天才。”

  “他不帮我算,说算不准。”

  我摇摇头说道,其实,林伟这家伙平时看上去虽然神神叨叨的,但很多时候算的东西还是很准的,所以我知道武舞的情况之后,其实也问过他,只不过林伟给我的回答就三个字,算不准。

  易湿点点头,一本正经的说道:“玄学分为四个方面,看相算命,占仆问卦,风水堪舆,奇门遁甲。我那师侄林伟在这四个方面的造诣都非常不错,这一点我自愧不如,我只精于看相算命。”

  “臭小子,在我们看相算命这个圈子里,有那么一句话,叫算命不算己,也不算至亲好友。”易湿开口道。

  “为什么?”易湿的话,让我有些疑惑。

  “就是因为命数的本质,命数的本质不是一层不变的,一旦你给自己算了命,知道了自己将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所以你心里刻意的去想着,周围的气运也就会发生改变,命数,也会逐渐发生变化。”易湿开口道:“至亲好友也是同样的道理,所以林伟会对你说算不准。”

  “那林伟那家伙和我说过,他在欧洲遇到凯瑟琳的时候,给自己算了一命,发现凯瑟琳是他的妻子,这怎么说?”我马上想到了这件事,反驳易湿道。

  易湿眯着眼睛道:“那是因为林伟和凯瑟琳邂逅之后,爱上了凯瑟琳,所以,他不惜坏了我们相师的规矩,给自己算了一命,才发现凯瑟琳是他未来的妻子。看相算命,本事泄天机,行有违天道之事,所以林伟他故意躲了凯瑟琳这么长时间。”

  “原来是这样。”

  我有些不敢置信,不过想了想之后,我还是皱眉道:“可是,武舞不算是林伟的至亲好友,他为什么说算不准?”

  易湿看了我一眼,道:“没错,武舞确实和林伟算不上好友,但是你和林伟之间的关系却算得上好友,假如你让林伟帮你算和你有关系的女人,比如高家那丫头,叶家那丫头,林伟可以给你算,但武舞不行,因为武舞怀了你的孩子,你们之前已经有了牵绊,而且随着肚子里两个小家伙的长大,你们之间的牵绊越来越强,所以给武舞算命,也很难算准。”

  “你也不能算吗?”我不甘心的看着易湿道。

  “臭小子,凡事还是将就顺其自然,现在武舞最大的心愿,就是给你生下孩子,顺其自然就好。”易湿看了我一眼,道:“她的病你暂时不要去想,因为你想也没办法。”

  我默默的点头。

  后面我和易湿就带着大黑下山了。

  魔都。

  远在滇南的凤凰村夜里也安静,不过同一时刻的魔都,却霓虹灯闪烁,仿佛一座不夜城一般。

  虹口区,皇家一号会所。

  一间包间之中,一群穿着空姐制服的美女莺莺燕燕的坐在包间里面,而女人之中有三个男人,蒋明川,魏鑫,和王凯。

  蒋明川一手搂着一人,享受着美女的喂酒,而魏鑫也是如此,至于勾毛倒是显得比较拘束,有两个美女主动去做到他的旁边,他都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

  蒋明川拿着话筒唱了一首歌之后,就离开了包间,走到了外面休息区那里点燃一根烟吸了起来,没一会之后,魏鑫跑了出来,走到蒋明川身边道:“少爷,小音说的还真是不错啊,王凯竟然没有对这些美女动心?”

  “哼,看来小音还是有手段的!”蒋明川哼了声,道:“王凯真的爱上了小音,被小音控制,这对我们才有最大的作用。”

  “少爷,张成已经带着武舞回了滇南了,武舞的父母,还张成的爸爸也跟着一块回了老家。”

  “估计是去办婚礼吧,哼,等他从魔都回来的时候,我就让王凯和他慢慢玩,玩到麻老太出关的时候,他的死期也就到了。”

  闸北区。

  夏家会所。

  夏婉玉揉了揉太阳穴,放下了手中的文件,然后有些疲惫的靠在沙发上。

  “主子。”这个时候,十三走了进来。

  “十三,帮我把这些东西收拾一下。”夏婉玉揉着太阳穴道。

  “是!”

  十三一边点头,一边收拾东西,同时开口道:“主子,传来消息,张成已经带着武舞回老家举办婚礼去了。”

  “对了,十三,dk114这种药靠自己,可不可以像毒品一样慢慢戒掉?”夏婉玉突然出生询问。

  “没这么简单,这种药发作起来比赌瘾发作难受百倍,要想靠自己戒掉,难如登天。”十三开口道:“就算是用解药,也需要用解药减量戒除,一个月减一部分,需要一年左右的时间才能够彻底清除。”

  “解除了之后,对人体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这个倒是不会。”十三摇头道。

  “主子,你突然问这个干什么?”十三一脸古怪的看向夏婉玉,道:“主子,你不会是后悔……”

  “我没有。”夏婉玉哼了声。

  酷匠?(网{唯74一Z!正版,、:其他都是盗5r版;

  长宁区。

  公孙蓝兰所住的别墅,玉玉急匆匆的闯进了别墅,看到坐在沙发上悠闲看报纸的公孙蓝兰之后,玉玉开口道:“小姐,你让我查的事情我查出来了,那医生果然有问题,被我恐吓了几句,就吓得什么都交代了。”

  “武舞确实病了,恶性肿瘤!”

  玉玉开口道。

  “小姐,你到底是怎么看出来武舞有问题的?”玉玉一脸佩服的看着公孙蓝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