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

  由于之前已经商定了前往凤凰村的事情,所以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起来收拾东西,小点点老早就带着她的小药箱在楼下等着我们。

  这一次前往凤凰村,一方面是按照凤凰村的习俗,办婚礼,第二方面,也是圆了武舞的愿望,让她在最后的时间在凤凰村住下。

  武家等亲戚已经在昨天就送回去了,武老爷子不习惯魔都这边,所以在婚礼结束之后也就回到了都城市,所以此行前往凤凰村的,也就武建军,楚莎,我爸,易湿,小点点,我,还有表姐和姨妈。

  我要离开前,高诗梦给我打了个电话,她知道的目的之后没说什么,只是让我好生照顾武舞。

  这一次回凤凰村,我带上了大黑。

  大黑这家伙大概知道要回滇南了吧,所以尾巴一直摇摆着,宋思思派车子送我们一行人去了机场,小点点随行,一方面是为了保护我的安全,还有就是有小点点的针灸缓解,武舞就会少去很多痛苦。

  更新最l(快上酷(匠网

  飞机降落在昆南国际机场之后,已经有车子在等待着我们,我们没有在昆南城里面耽搁时间,直接就前往临安县。

  等我们到达临安县县城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钟左右了,由于这一次去的人多,所以在临安县买了一堆用的东西之后,这才朝着凤凰村进发。

  一个小时之后。

  两辆车子停在了凤凰村口的操场上,这个时候恰好夕阳西下,夕阳的余晖洒在了我们身上,仿佛批上了一道红红的霞光,这个时候,村子里吃完了饭,聚集在操场上谈天说地的村民们见到我们下了车之后,也就聚集了上来。

  当然,看到我拉着武舞的手,还有武舞挺着的大肚子,村民们就知道我们的关系了。

  都围上来问这问那,陪着熟悉的村民聊了会之后,我们这才拎着东西返回老宅子,本来,我以为楚莎和武建军并没有来过这里,谁知道路上聊天的时候,我竟然听到武建军和楚莎感慨说二十年没来,这环境还是一点也没变,这让武舞也有些吃惊,道:“妈,你们来过这里?”

  “当然,不过那个时候你才两岁,张成还没出生。”楚莎说了句。

  不过想想也是,武建军和我爸都是那个部队出来的,生死兄弟,来过我的老家也没啥奇怪的。

  大黑一到村子里就消失不见了,估计是去玩了吧,到了老宅之后,众人放下东西,就开始忙碌了起来,武舞挺着大肚子,大家都不想让她帮忙,所以也就让她坐在院子里休息,大家一起动手,做饭的做饭,收拾屋子的收拾屋子。

  八点钟的时候,就开饭了。

  “家里好久没来过这么多人了。”

  一起坐在桌前吃饭的时候,我爸爸感慨了一声。

  我心里也有些感慨,以前,特别是我妈妈被害之后,表姐也不在,家里就我和我爸,而今天,却聚集了这么多人,确实给老宅子增添了不少人气。

  “张成,去你杨大婶那里打点酒来,我和你武叔叔喝两杯。”

  “行!”

  这一顿饭,吃得其乐融融,武舞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酒过三巡之后。

  就商量起办酒席的事情来,易湿算了下日子,说就把日子定在后天,后天是个吉利的日子。易湿定的日子,大家也都没反对,后面,我和我爸就去挨家挨户的通知村民们了,等我爸和我通知完回来的时候,武舞因为奔波了一整天的关系,所以小点点给她针灸缓解痛苦之后,就睡着了。

  楚莎这个当妈的因为女儿的病情心情难受,所以由姨妈带着她出去村前的田野里透气,表姐呢,计算了村民的人数,需要置办的酒席桌数之后,也就去找我们村的厨子周老八,商量配菜等问题去了。表姐走了没一会,武建军和我爸也一起走出去,大概是一起找个地方聊天去了吧。

  所以整个院子就剩下我,小点点,以及易湿。

  小点点一副冷着脸生人勿近的样子,至于易湿,酒足饭饱的他正躺在摇摇椅上面,扣着鼻屎和牙齿。

  我进去卧室看了一眼,感受到武舞呼吸均匀,睡得正香,也就轻轻在他脸蛋上亲了一口,没吵醒她,慢慢退出来之后,我一个人默默的朝着后山走去。

  虽然天色黑了下来,但是今天月亮很亮,所以依稀看得清山路,这后山紫微山对于外人来说绝对是禁地,只有我们凤凰村的人才能上山,我爬到了半山腰,最终走到了我妈的坟前。

  “妈,我来看你了。”

  我蹲下身子,帮忙拔掉了坟前的杂草之后,也就一屁股在墓碑前坐了下来,随便扯了一根草含在嘴里之后,我柔声道:“妈妈,我和武舞结婚了,在魔都结的,按照咱们村的规矩,等后天要在村里办一次酒席,这样她才能真正成为我们凤凰村的媳妇。”

  “妈,武舞她生病了,为了保住肚子里的孩子,她放弃了化疗。”说着说着,我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哽咽了起来:“妈,你在天上好好保佑她,让她把两个小家伙平平安安的生下来,也让她健健康康的活下去,一直陪着我……”

  我的鼻子越来越酸。

  这一刻,我的好恨,恨上天为什么这么对我,为什么这么对武舞!

  “嗷呜……”

  一阵响亮的叫声从不远处传来,很快,我就见到一个黑影咻的朝着我飚射而来,没一会之后就来到了我身边,然后增了一下我的裤管之后,就趴在了我的身边。

  “大黑!”

  我轻轻的伸出手,摸着大黑的脑袋。

  “汪汪”

  我摸了没一会,大黑突然对着山下叫了起来。

  大黑叫了才过了一分钟,一个黑漆漆的身影就朝着我这边而来,靠近了之后,我就闻到了一阵恶臭。

  “臭小子,时间不早了,改回去休息了!”易湿扣着鼻屎道。

  “你和林伟算命?谁比较厉害?”我突然张开嘴问道。

  “突然问这个干什么?”易湿懒洋洋的坐在我身边。

  “我要你帮武舞算一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