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舞和楚莎一直呆在房间里面,她们母女两估计有很多话要说吧,而武建军和我呢,走到了阳台那里,武建军眼睛盯着远方,叹了一口气之后,开口道:“张成,我和你爸爸张鸿才的关系很铁,是生死兄弟,所以当我知道你是张鸿才儿子张成的时候,其实我心里就没有阻止你们之间的事情了。”

  “你的爸爸为人我清楚,他的儿子,自然也不会差,所以我知道武舞跟了你之后,你会保护她不受伤害。”

  “小舞怀了你的孩子,最高兴的是我爸爸,老头子一直很爱武舞这个宝贝孙女,现在他的的年纪越来越大了,身子骨也越来越差,现在唯一他坚定活下去的,就是小舞肚子里的孩子了吧,小舞现在的病情,我也没敢告诉老爷子。”武建军看了我一眼之后,道:“要是老爷子知道了小舞的病,恐怕会承受不住!”

  “我知道。”

  我点点头,武老爷子最喜欢小舞,这是武家公认的,武老爷子在武家一直是威严的存在,包括武舞的哥哥武隆,也被武老爷子教训过了无数次,唯一对武舞,武老爷子是溺爱不已,现在,武老爷子的愿望,就是看着武舞肚子里的孩子出生。

  “最近老爷子身子越来越差,我估计等小舞生完孩子之后,他也熬不住多长时间了。”武建军看了我一眼,道:“所以,我打算小舞的病瞒住老爷子,不想他快离开前,还听到这样的噩耗。”

  “张成,这需要你的配合!”武建军看了我一眼之后,道:“你们的婚礼也快了,到时候亲戚朋友都会过来魔都这边,老爷子也要亲自过来,所以咱们都得要表现得好一点。”

  “现在,武家有多少人知道小舞的病?”我出声问道。

  “就我和你楚阿姨,小舞就通知了我们。”武建军看了我一眼之后道:“我暂时也不打算告诉武家的其他人,老爷子太精明,人知道的多了,难免会被他看穿。”

  “明白!”

  对于武老爷子那双洞察一切的眼睛,我永远无法忘记。

  我们说到这的时候,就听到卧室的门打开了,武舞和楚莎都红着眼睛,武舞努力一笑,对阳台上的我和武建军道:“爸爸,你们匆匆赶过来还没吃饭吧,咱们下楼吃饭,颜麝已经做好了。”

  “嗯!”

  武建军点点头。

  其实,楚莎和武建军都是聪明人,他们哪里不知道,这件事伤害最大的是谁?是武舞,哪个母亲愿意自己的孩子生出来之后没了娘?所以,他们都知道,自己要表现得比武舞更加坚强!

  一起下楼之后,高诗梦和表姐都已经准备好饭菜了。

  因为武舞病情的原因,所以大家的胃口都不太好。

  尽管我们为了不然武舞担心,努力把饭菜都吃完了,但却食之无味,晚饭结束之后,表姐给众人倒茶,而这个时候,武建军提出了这件事暂时隐瞒的事情。

  可是这个时候,武舞看着我道:“要不,咱们别结婚了吧!”

  “你胡说什么!”

  武舞这么说,我气得站了起来。

  而武建军,楚莎她们等人,也被武舞的话弄得愣了下,我呢,眼睛紧紧的盯着武舞,慢慢的红了,柔声道:“我知道你心里想的是什么?你想的是自己得了绝症晚期,不想结了婚让我有牵绊对吧?可是我告诉你,你是我命中注定的老婆,我要娶你,你已经怀了我的孩子,你不结婚的话,孩子算什么?将来等孩子出生了,长大了,你让我怎么和孩子说?还有,你的爷爷,老爷子洞察力这么强,咱们突然不结婚了,你觉得他不会怀疑?”

  我一口气说了这么一大堆。

  武舞看着我,张了张嘴。

  “小舞,表弟说的在理,你们要结婚。”表姐开口道。

  最H新{%章¤u节d&上%酷m。匠网}}

  可能是想到孩子和自己爷爷的关系吧,武舞最终没说什么,只是红着眼睛点头。

  商量下,楚莎和武建军都不走了,要一直在这里住到我们结婚那天,商量完之后,小点点拎着她的小药箱来了,都知道现在是小点点利用针灸水给武舞缓解痛苦的事情,所以大家把武舞和小点点送到卧室之后,也没有在烦她。

  翌日。

  我起了个大早。

  老早早的给众人准备了午餐之后,差不多我就换好了衣服,然后开着车带着武舞前往民政局,领结婚证!

  本来,我还不知道武舞病情的时候,打算的是等结了婚,办了酒席之后,再去领结婚证,不过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我打算结婚前就把结婚证给领了。

  由于今天日子不错,表姐算准了今天领证的人多,所以表姐就打了个电话,走了下后门,所以我和武舞去了民政局之后,没有排队,很快就把领结婚给领到了。

  走出民政局大门的那一刻,武舞看着手里的两个红本本,眼睛红红的看着我:“小情人,我终于是你的妻子了。”

  “嗯。”

  我轻轻的抱住了她,这一刻,我忍不住眼睛也红了。

  “不要难过。”

  武舞看到我这样红着眼睛的样子,柔声道:“等咱们结婚那天,你千万不要难过,要开开心心的,知道吗?”

  “我知道!”

  我重重的点头。

  回到家之后,我一整天都在家里陪武舞,宋思思那边我已经打过电话,我也才知道,原来宋思思也知道了武舞的病情,所以告诉我放心,凤凰集团有她在,乱不了。

  我们结婚的请柬早已经发出去。

  至于日子,也越来越近了。

  在结婚前两天,我爸爸和易湿从东北赶了过来,小舞的病情,我告诉了我爸爸和易湿,所以他们知道消息之后,也提前赶了过来。

  一起吃了晚饭之后,我爸爸和武建军就下楼离开了,而易湿呢,则是让武舞伸出手来,他盯着看了几眼之后,也没说什么。

  易湿下楼离开的时候,表姐跟了出去。

  “易大师,看出些什么来没有?小舞的命数,变了没有?”表姐出声问道。

  易湿摇摇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下面还有两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