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必要骗你。”夏婉玉听到蒋明池在那边的电话,冷冰冰的说道。

  不知道为啥,听着他们夫妻之间的对话吧,我的恶趣味越来越浓,我的身子竟然情不禁的抱紧了夏婉玉。

  “嗯……”

  夏婉玉忍不住轻哼了声,接着,她就啪的把电话给挂断了,把手机扔在一边之后,她突然伸出手狠狠的在我腰间掐了两把:“混蛋,你想害死我?”

  “我怎么会舍得害死你呢?”

  我嘴巴上这样说着,也就抱紧了她,朝着她那湿润的小嘴亲吻了上去。

  半个小时之后。

  我喘息着坐在沙发上,抽着事后烟。

  而夏婉玉呢,她已经钻进了沐浴室洗澡。

  夏婉玉洗好澡,她披着浴巾出来,看到还光着身子躺在沙发上的我之后,不由得冷冷道:“还不赶快去洗澡。”

  我没听夏婉玉的话,把烟抽完之后才慢悠悠的去了卫生间,等我洗好澡出来的时候,夏婉玉已经穿好衣服了,我们两一起离开了酒店,坐上了车子。

  “要不,一起吃点东西?”我的肚子饿了,所以坐上车之后,我就开口道。

  夏婉玉没吱声,看到她这么一副样子,我心里不觉得有些冷笑,又变成这么一副冷冰冰生人勿近的样子,有这么过河拆桥的么?

  不过,她不吱声,也就是等于默认了。

  我就随便找了个面馆停下,去面馆里坐下点了面之后,我就稀里哗啦的吃了起来,大概是我肚子很饿的关系吧,所以我吸得很响,惹得面馆里的其他食客都看着我们,夏婉玉大概是感觉道丢脸吧,忍不住在桌下踢了我一脚,压低声音道:“你饿死鬼投胎啊,又没人跟你抢。”

  “老板,再来两碗!”我抬起头吆喝了一声。

  后面,我们离开面馆之后,夏婉玉让我把她送到了闸北区的一处私人会所,我没有进去,在门口等夏婉玉下车之后,我就发动车子离开了。

  而夏婉玉呢。

  在我离开了之后,很快,她的手下十三快速的就从私人会所里面走了出来,走到夏婉玉身边之后,十三躬身道:“主子,药下成功了?”

  “成功了。”夏婉玉点点头,眯着眼睛道。

  “那就好。”十三点点头,看向夏婉玉:“咱们以后就能控制张成。”

  “嗯!”

  夏婉玉点点头,然后她对十三道:“十三,我有些累了,去楼上休息,不要让人来打扰我。”

  “是,主子!”

  十三点点头,看着夏婉玉走进会所的背影,十三忍不住嘀咕:下药成功,可是主子为什么高兴不起来呢?

  楼上。

  夏婉玉上了楼,关上房门之后,她感觉双腿有些发麻,忍不住骂了声:该死,把我都弄得快散架了。

  夏婉玉抱怨着,然后躺在了床上。

  闭上眼睛,可是她发现自己怎么也无法入睡,虽然身子很累,但她满脑子都是昨晚飙车,学游泳,一起酒店的事情,越想,她的心里越烦闷。

  “为什么我会觉得和他亲近很刺激……很迷恋那种感觉……”夏婉玉嘀咕。

  汤臣一品。

  我把车子停在车库的时候,发现表姐的车子也在车库,也就知道表姐今儿应该没出门,昨晚彻夜未归,今天又现在才回来,我应该怎么解释呢?

  总之,我和夏婉玉发生了关系这件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特别是武舞和表姐。

  武舞和表姐都知道我和高诗梦的关系,不过她们没表示出什么来,但是夏婉玉和高诗梦不同,夏婉玉是我的敌人,我和自己的仇敌发生了关系,这算什么啊?

  我一直知道表姐在女人方面,对我很是包容。

  我记得她对我说过,男人都是花心的,这个世界上的男人都喜欢偷腥,只不过,有的男人知道什么事张弛有度。

  但是要是被表姐知道了我和夏婉玉发生关系的话,我估计表姐也不会在沉默,不说我了。

  没办法,在上楼之前,我只好打电话和地虎阿丘打招呼,要他们帮忙隐瞒一下,假如表姐问起来的时候。

  招呼了之后,我就上楼了。

  w$酷_匠Iz网唯T.一ps正“6版@F,其F他T3都9是a5盗¤版F?

  我直接去表姐住的26楼找表姐,谁知道我在里面转悠了一圈之后,没表姐的影子,就大黑自个在阳台那里懒洋洋的晒太阳呢。

  应该在楼上吧?

  我就上了楼,打开房门之后,我发现客厅也没人,也就朝着卧室走去,当我推开卧室门的时候,也就发现了表姐,小点点都在卧室里面,武舞她斜躺在床上,脱去了上衣,小点点正在给她进行针灸,她的身上插满了银针。

  “姐……这,武舞这是怎么了?需要针灸?”

  本来武舞是闭着眼睛,大概是在迷糊中的,听到我急切的声音之后,武舞睁开了眼睛,当她看到我之后,眼神里面很明显的出现了慌乱,大概是没想到我为什么会突然闯进来。

  “小情人,你……你怎么来了?我……我没事,小点点说针灸可以帮我循环血液,对肚子里的宝宝有好处,所以经常来帮我。”武舞解释道。

  可是,听着武舞的解释,以及感受着她那明显有些慌乱的语气,我心里隐隐产生了一股不详的预感。

  “到底怎么回事?”

  我赶紧跑了上去,小点点正在施针。

  “小点点,怎么回事?”我抓着小点点的胳膊问道。

  小点点,她看了我一眼之后,又看向武舞,最后看向表姐……好像在询问表姐的意思。

  “张成,我真的没事。”武舞一笑,解释道:“只是针灸对我两个宝宝好,你别多想,没什么的!”

  可是,武舞越这样,我心里也就越感觉不对劲。

  “颜麝,你解释一下啊,免得张成担心。”武舞接着又看向表姐,那眼神里面,明显有哀求的味道。

  看到武舞这眼神,我心里再次一沉。

  武舞肯定是出什么事了!

  我情不禁的看向表姐,这个时候,表姐她看了我一眼,最终把目光落在了武舞身上:“小舞,该让他们知道了,无论是张成,还是你的父母家人,他们都有权利知道,假如他们到最后关头才知道的话,对他们是一种残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求签到撸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