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夏婉玉的威胁,我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

  我没想到,夏婉玉竟然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她竟然会以我身上的伤痕和下半身的七颗痣来威胁我,我的大腿上分布排列有七颗痣,当初我小时候问我我妈妈,我妈说那是七星守护,具体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后来我知道了自己的命数是紫微之后,也就明白了所谓的七星守护,应该是北斗七星。

  要是夏婉玉真的和武舞说这些,那么武舞肯定会相信我和夏婉玉发生过了关系。

  该死!

  夏婉玉疯了吗?

  我咬着牙,然后沉声道:“夏婉玉,你自己已经身为人妻,难道你不怕这件事宣扬出去之后,对你没好处?夏婉玉,你和我之间的事情,要是被蒋明池发现了,你觉得会发生什么样的情况?”

  “他会觉得你给他戴上了绿帽子,然后记恨上你。”夏婉玉云淡风轻的说道。

  我冷笑:“难道对你就没坏处?”

  “有……张成,咱们彼此之间都不想把这件事闹大,所以我劝你还是乖乖过来佳木斯会所这边见我,不然的话,大不了咱们鱼死网破,你现在和武舞快要结婚了吧?你也不想在结婚之前,让她知道这件事吧?”夏婉玉说完之后,她就补充了一句:“半个小时之内,希望你能赶过来。”

  话音一落,夏婉玉就挂了电话。

  “喂……喂……”

  听着电话那端嘟嘟的声音,我直接忍不住破口骂了一句,惹得路过的服务员都一脸古怪的看着我。

  “该死!”

  我拳头捏紧,没想到自己竟然被夏婉玉给威胁了,夏婉玉现在应该还不知道我就在佳木斯会所的事情,也不会注意到我拿了她的紫金卡,毕竟夏婉玉的指纹等于就是这里的通行证,所以要是不打开包包的话,夏婉玉不会注意紫金卡丢失的问题。

  “怎么办?”

  我开始头疼起来,夏婉玉给我半个小时的时间,半个小时之后,难道真让我硬着头皮上去见她?

  心里这么想着,我也就朝着包间回去。

  不过在走向包间的路上,我突然听到隔壁一个包间里面传来声音:“夏少,我刚才看到了,陆飞那小子就在隔壁,给章小雅过生日。”

  “章小雅?”

  被称作夏少的男子阴阳怪气道:“孔骏,我知道你和陆飞是老对头了,怎么?还一直没办法打那小子的脸?”

  “夏少,你也知道,我家的能量和陆飞家的一样,当初夏青少爷在的时候,夏青少爷偏袒我家老头子,所以我还能稳稳压住陆飞这小子,但是后面夏青少爷回了东北,夏婉玉小姐来魔都这边坐镇之后,她监管很严格,所以我一直没办法收拾陆飞那臭小子。”

  “呵呵……孔骏,你不了解夏婉玉,她对你们这种级别的人打打闹闹,不会放在心上,你太把自己当回事了。”被称作夏少的男人冷哼了一声,道:“你放心吧,今天我帮你打陆飞那小子的脸……”

  “真的吗?谢谢夏少!”叫做孔骏的男子很激动的说道。

  “夏少,那个章小雅长得很漂亮,有姿色,以夏少的身份,我想可以……”孔骏声音有些邪淫的说道。

  “哦?那待会咱们去看看。”

  听着包间里面的对话,我心里一笑,暗想今天还真有好戏看了,看来夏氏集团当中,争斗也非常剧烈嘛,陆飞的父亲,孔骏的父亲,应该都是为夏家工作,而两人应该有仇。

  至于那个夏少的,既然姓夏,想必是夏家人员,至于是不是嫡系,我就暂时不知道了。

  不过,我摇摇头,暗想自己还看什么好戏,现在我的头都几个大,要是半个小时之后我不上楼去见夏婉玉,那就惨了。

  等我回到包间的时候,我见章小雅也在包间。

  她剩余的几个朋友也过来了,章小雅招呼大家坐下之后,章小雅说菜马上就上齐,谁知,我们这样在包间里面等了十分钟左右,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章小雅和陆飞顿时坐不住了。

  陆飞大概是为了在章小雅面前表现,所以站起来,不屑的看了我们三一眼之后,对章小雅开口道:“小雅,我去看看怎么回事?厨房上菜这么慢,我找人投诉他们去。”

  陆飞在刚刚说完这句话的一瞬间,包间的门顿时被推开了。

  包间门开了之后,两个穿着光鲜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他们的年纪都二十多岁,而陆飞见到这两个年轻男子之后,脸色微变。

  6/看$正、版章Q。节F上酷{f匠n0网

  “哟,陆飞,你这是要投诉谁呢?”其中个子有些矮的那个男子阴阳怪气的开口道。

  听着这声音,我心里也就明白了,这个声音,正是刚刚我在外面偷听道的,那个叫什么孔骏的男子,和陆飞是死对头。

  “孔骏,你来这里干什么?”陆飞脸色有些难看。

  “我来这里,自然是吃饭呗。”孔骏有些冷笑的看了陆飞一眼,然后把目光落在了章小雅身上,道:“小雅,好久不见,你又变漂亮了,今天是你生日吧?不过不好意思,今天我们夏少要宴请客人,所以暂时把这包间征用了,你们另外找包间吧!”

  孔骏这么说,章小雅的脸色微变。

  “孔骏,你别欺人太甚。”陆飞忍不住,直接骂道。

  “陆飞,这包间我要了。”这个时候呢,那个叫夏少的男子开口,他盯着陆飞笑眯眯的道:“不好意思,我要宴请重要客人,所以只能征用了这个包间。”

  不过,在场的谁都不是傻子,特别是知道陆飞和孔骏之间矛盾的人,都知道这分明就是一个借口。

  “这包间我们提前预定了。”陆飞盯着叫做夏少的男人,道。

  “我想,作为白金会员,我有这个资格临时要下这个包间。”说完,她对孔骏使了个眼神,孔骏脸上带着得意的笑容,然后走到外面,很快,他就把二楼的经理带了过来。

  “陆公子,章小姐,不好意思,夏少有急事要了这个包间,你们暂时不能在这就餐了。”经理一脸歉意的看着章小雅和陆飞,道。

  “这不是欺负人吗?”高大力是个爆脾气,今天是章小雅的生日,人家章小雅高高兴兴的过生日,竟然被他们给原本定下的包间都抢了,所以他就忍不住对经理大声道:“你们还讲不讲道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感谢:qiqiliu5066【500台】等书友们挖掘机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