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明川和勾毛说了几句之后,就把勾毛给打发走了。

  等着勾毛离开,他的眸子就眯了起来,而站在一旁的魏鑫,也在蒋明川对面坐了下来,脸上带着笑容说道:“少爷,看来这个王凯已经被小音给迷住,小音的手段果然不一般。”

  “哼,那是自然。”

  蒋明川冷哼了一声,道:“只要是男人,都抵不住女人的诱惑。”

  “再让小音调教王凯一段时间,就可以利用他对付张成了,他彻底迷上小音之后,他也不会再提见蒋晴晴了。”蒋明川眯笑着。

  “少爷,蒋天杺回来了!”魏鑫道。

  “这事我知道了。”蒋明川笑道:“没想到啊,我的好妹妹晴晴,竟然也是张成的弱点,现在我终于明白爷爷为什么要这么做了。果然,姜还是老的辣,不过,哼……我的目标是把张成弄死,不会这么轻易饶了他。”

  “少爷,夏青在魔都对付了张成这么长时间,听说还请了不少杀手,但始终没能要了张成的命,归根结底,还是张成身边的高手太过厉害,且不说那个叫小点点的女孩,就连那个宋思思,也厉害无比。”魏鑫一边说着,一边道:“少爷,我觉得要想杀张成,不能再像以前一样请杀手。”

  “不请杀手?”蒋明川皱眉。

  “少爷,不如我们另辟蹊径,找个其他方面的高手过来。”魏鑫说着,也就冷笑道:“比如,找个下毒的高手,或者下蛊的高手。”

  “下毒?下蛊?”蒋明川听了之后,眼睛忍不住一亮。

  “不错,少爷,上一次叶世良的孙女赵琳中蛊的事情,你应该听说了吧?”

  蒋明川点头,道:嗯,确有此事,听说当时医院里的医生都看不出来赵琳有什么毛病,最终还是张成身边那个小女孩看出来是中蛊了,后面就专门到了洱海市,找洱海那边的高人解了蛊毒。

  “一点不错,少爷,张成身边那个小女孩虽然医术高明,但是不懂蛊,就算是懂一点,她也不会解蛊。所以,要对付张成,我觉得找个下蛊的高手来,比找杀手概率大多了。”魏鑫说完之后,蒋明川的眼睛就开始闪烁了起来。

  上次找十三鹰,花了很高的价格,不仅没有成功,而且连十三鹰都全部死亡了,这让蒋明川心里很愤怒。

  十三鹰,已经是华夏目前最厉害的杀手团队了。

  “少爷,你若是决定了,属下就去苗疆那边走一趟,我相信只要价格合适,肯定能请到厉害的下蛊高手。”魏鑫又补充了一句。

  “行。”

  蒋明川点点头,道:“希望你动作快点……张成的婚期快到了,我希望能在他结婚之前弄死他。”

  “少爷放心,我明天就去一趟。

  我回到汤臣一品的时候。

  恰好看到小点点拎着药箱从楼上走下来,我出声喊住了她,问她怎么还带着个药箱,发生什么事了?

  小点点冷冷看了我一眼之后,直接不鸟我,就离开了。

  而我抓着脑袋上了楼,发现表姐和武舞在一块呢,也就忍不住心中的疑惑,问她们小点点为什么会上来,她来干什么?

  武舞就说小点点来给她看看胎气怎么样了。

  我心里嘀咕了一声中医看胎气只需要望闻问切了吧,至于带着个药箱么,不过我也没多想,中午的时候,表姐,武舞,还有我就商量起婚事来了。

  我和武舞的婚期马上就要到来,当初是定在国庆,现在只差十多天国庆就要来了,所以婚宴,请柬之类的也要着手准备。

  魔都这边太远了,老家那边的人肯定来不了这么远,所以我们就商量着举办两次婚礼,在魔都举办一次,在凤凰村举办一次。

  武舞是大肚子的,需要专门定制的婚纱,所以下午的时候,我和武舞去了一趟婚纱店,让设计师专门为武舞设计了一套婚纱,一个星期之后拿货。

  后面离开了婚纱店之后,武舞又带着我去逛街,不过,我们逛的都是小孩子的东西,武舞母性泛滥,所以又给肚子里的两个小家伙买了一大堆东西,以我的体质,都把我给拎得气喘吁吁。

  后面回家吃了下午饭之后,我开车去了凤凰会所。

  由于蒋天杺被放了,所以地虎也回到了凤凰会所,见到我之后,地虎脸色古怪,大概是我为什么放了蒋天杺的关系吧,我叹了一口气之后,上了楼。

  见到宋思思,宋思思的眼神里面带着异样,我知道宋思思肯定知道了我放了蒋天杺的事情,于是我张了张嘴,道:“对不起。”

  对不起?

  宋思思有些意外的看着我:“干嘛突然说对不起?”

  “我还是输给了蒋晴晴。”我坐在沙发上,点燃一根烟默默的吸着。

  “你不是输给蒋晴晴,你是输给了你自己。”宋思思一笑,接着她也没在这个话题上继续停留,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知道我不想谈论这个话题,所以就出声道:“少主,咱们先喝茶,等个人。”

  *酷匠网正版首;发

  “等谁?”

  “待会你就知道了。”宋思思笑着,主动给我倒茶。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左右吧,门口那里穿来了敲门声,宋思思喊了声进来,接着,我就看到了一个漂亮性感的女人。

  商蝶!

  商蝶走进来之后,微微躬身:“少主,音后。”

  宋思思看了商蝶一眼之后,解释道:“现在夏婉玉已经怀疑商蝶,要她一个星期内杀了你,商蝶要是继续呆在夏婉玉身边,恐怕会有危险,所以我打算把商蝶调到东北那边,帮助你爸还有易湿,毕竟商蝶在东北那边生活了很长时间,对夏家比较了解。”

  “嗯!”

  我点点头,赞同宋思思的这个决定。

  商蝶现在已经暴露,明显不能继续呆在夏婉玉身边了,不然很可能会遭了夏婉玉的毒手,所以去东北那边帮助我爸,是最合适的。

  宋思思交代了商蝶一番之后,商蝶当晚就坐飞机去了东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