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中咸阳国际机场。

  一辆从魔都飞往关中的飞机缓缓的降落,贵宾通道的位置,三个女人从里面走了出来,走在最前面的是夏婉玉,她带着个墨镜,显得有几分神秘的气息。

  至于她身后跟着的两个人,其中一个穿着性感,脖子上露出一直漂亮的蝴蝶纹身,而另外一个,则是穿着一套运动装,比之旁边那个性感的美女,就显得保守太多了。

  这两个人,正是夏婉玉的女下属,商蝶和十三。

  贵宾通道的尽头,一辆敞亮的奥迪A8L已经在等候,那个司机,自然就是公孙家的人,看到夏婉玉之后,马上一脸恭敬的替夏婉玉打开了车门,道:“夏小姐,里面请。”

  “嗯!”

  夏婉玉一边点头,一边坐进了车子里,商蝶和十三也跟着坐了进去,坐上车之后,夏婉玉问道:“邱权,家里现在来多少人了?”

  “接到你妈妈的信息之后,公孙家的嫡系都已经往关中这边赶了,我相信等晚上的时候,一些外国的也能赶回来。”叫做邱权的司机开口道。

  “嗯!”

  夏婉玉点点头,然后又问道:“那个张成……还在家里?”

  “在的小姐。”邱权一边发动了车子,一边道:“家里的风水出了问题,原来之前那个邬白是纳兰家派来的,听说不仅破坏了家里的风水,还破坏了祖坟的龙脉,所以明天的祭祖活动,就是为了唤醒龙脉。祖坟的风水,还是张成带着林大师一起去看的!”

  哼!

  听到这之后,夏婉玉冷哼了声。

  接着,她也就不再说话,车子从咸阳国际机场开往了曲江豪宅区。

  此时此刻。

  公孙家豪宅之中。

  我在林伟的房间里面把衣服啥的都穿好了,穿好之后,我的心里是比较虚的,毕竟我在玉玉的房间里面睡了一晚。

  张成啊张成,你怂个屁啊,玉玉她是公孙蓝兰的人,怕什么?再说了,按照约定,她早已被公孙蓝兰许配给了自己,怎么样都可以的!

  外面动静越来越大,人的声音也越来越多。

  我知道这是公孙家的嫡系开始回来了,也不愿意在房间里面继续待下去,于是我就离开了房间,等我走出去的时候,发现楼下大厅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公孙蓝兰的哥哥公孙忠也赶回来了,可以看到公孙蓝兰正在和公孙忠说着些什么。

  我参加过公孙家的宴会,所以对于在场的一些人,还是眼熟的。

  不过我对他们都没什么感兴趣的地方,所以见到林伟和思思不在呢,我也没有在大厅里面待下去,而是跑到了院子之中。

  院子里,林伟和宋思思正坐在游泳池那边的一张太阳伞下,享受着牛奶,我虽然有些不好意思面对思思,但还是硬着头皮过去了。

  “思思,你们起得真早啊!”

  宋思思看了我一眼之后,没有说话,而是把俏脸转到一边。

  至于林伟,对我嘿嘿了两声之后,给我一个安慰的眼神,也没插嘴,昨天的事情他是知道的,所以明白宋思思不理我的原因。

  “思思,其实昨晚我就是试探一下公孙蓝兰的底线而已。”我看着宋思思道:“我是正经的男人,不喜欢乱来的。”

  说出这句话来的时候,我的心里都有些虚了起来。

  “我出去一趟。”宋思思白了我一眼之后,起身离开。

  等宋思思离开了之后,林伟对我一笑,道:“音后大人吃醋了,我看你怎么办?”

  我哭笑不得:“我可真够冤的,昨天自己睡了一夜,还得罪了思思。”

  林伟正要说什么,不过很快他的目光就停留在了院子门口的位置,见到林伟这样,我情不禁的朝着院子门口看去,就看到一辆奥迪A8L缓缓的停下,然后从车子上下来了三个人。

  夏婉玉!

  商蝶!

  还有夏婉玉身边那个叫十三的女人!

  之前,夏婉玉一直非常信任商蝶,不过最近这一段时间,商蝶说夏婉玉不怎么吩咐她办一些私事了,经常要她去处理一些比较公开化的事情。

  怎么今天夏婉玉带着商蝶过来了?

  我心里疑惑。

  不过我相信商蝶的演技,应该不会暴露出她认识我还有宋思思来。

  夏婉玉下车了之后,第一件事就是环顾四周,很快,她就把目光落在了游泳池这边,落在我的身上,经过了短暂的停留之后,夏婉玉踩着高跟鞋,咯咯咯的朝着我走了过来。

  ◎酷&&匠u网5q正k版首发‘b

  “有杀气!”

  看到夏婉玉走过来之后,林伟嘀咕了一声。

  “杀气?怕什么啊!”

  我也嘀咕了一声,没一会,夏婉玉就走到了我身边,她盯着我打量了几眼之后,看向林伟道:“我想和张成单独聊聊。”

  林伟笑了笑,也就起身端着他的那杯牛奶朝着一边而去。

  当林伟走远,游泳池这边就剩下我和夏婉玉之后,她冷冷的看了我一眼,开口道:“张成,还记得我之前对你的警告吗?”

  “什么警告?”我饶有兴趣的看着她。

  “和我妈妈断了,不然我会杀了你。”夏婉玉她眼神里面透出杀气,道:“昨天,就是当初我给你一个月期限的最后一天,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手段忽悠我妈,带着你的手下来我们公孙家装神弄鬼,不过,我夏婉玉说到做到,假如我再看到你和我妈有什么过格接触的话,我会要了你的命。”

  夏婉玉的这番话,让我的心里非常不舒服!

  我从小到大,都很讨厌被人威胁。

  于是我冷笑道:“夏小姐,我的人帮公孙家看了风水,处理了风水问题,你不谢谢我也就罢了,竟然还想杀了我?合理吗?”

  “你死了,就是合理。”

  夏婉玉冷冰冰的道:“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不会再有下一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