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夜。

  关中某处,某处私人会所之中。

  公孙蓝兰和玉玉坐在包间的沙发上,对面的则是孤灯和尚。

  “孤灯,纳兰老头那边有什么反应?”公孙蓝兰优雅的品了一口茶,出声道。

  “小姐,他应该知道邬白被杀了的事情了。”

  “哦?”公孙蓝兰轻哼了声,道:“没想到纳兰老头在生意上斗不过我,竟然打起我们家风水的注意来了,哼,这次事情过了之后,我就慢慢和他玩。纳兰老头虽然有本事,但毕竟老了,他的儿子孙子们,比其他来都差了不止一丁半点。”

  “有小姐在,纳兰家的后代是斗不过咱们的。”孤灯和尚说了一句。

  “对了,孤灯,林伟说张成参加祭祖活动,能够增加唤醒龙脉的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