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话,我这个人不太喜欢和精明的人打交道。

  公孙家,上次陪着高诗梦参加公孙家宴会的时候,我接触过了公孙家的其他人,无论是公孙蓝兰的几个哥哥,还是其他小辈,都给我一种精明,虚伪的感觉,当然,最精明的就属公孙蓝兰了,我根本猜不透她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而公孙凤呢,他给我的是一种军人的感觉,这种感觉类似于武建军,还有我爸给我的感觉,所以,我想去看看公孙凤受伤情况。

  我,林伟,宋思思坐上了一辆车,我开车,跟随着公孙蓝兰他们的车子,朝着医院开了出去。

  赶到医院之后,我们直奔手术室。

  手术室门口位置那里,有几个军人站着那里,威风凛凛,不愧是军人,而且从他们的精气神来看,我感觉这几个军人应该是公孙凤所带领部队中的精锐。其中一个军人的军衔还是上校军衔,年纪四十多岁,看样子是公孙凤的手下,而且和公孙家的人都熟,见到我们走上前之后,他就主动走过来道:“老爷子,公孙小姐,你们来了?”

  “发生了什么事?”公孙云龙沉声道,作为他儿子当中最小的公孙凤,曾经公孙云龙对他寄予很大的厚望,现在,公孙凤在军区的成就也非常不简单。

  “我哥哥到底怎么了?”公孙蓝兰也连忙问道。

  “司令他在练兵的时候,不小心从坦克上摔了下来,摔断了骨头,同时也被一块尖锐的石头刺进了身体里,现在医生正在进行手术。”那个上校开口道。

  “从坦克上摔下来?”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公孙家的人都瞪大了眼睛,公孙蓝兰一脸不可置信的说道:“我哥哥的身手我很清楚,怎么可能他会从坦克上摔下来,就算是摔下来,也不至于摔得这么狼狈吧?”

  听到公孙蓝兰的话之后,那个上校也就苦笑道:“我们也觉得奇怪呢,凭借司令的本事,怎么可能会发生这样的意外,可是他就是发生了!”

  林伟听到这的时候,眉头就开始皱了起来。

  在手术室门口那里,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之后,手术室的门就打开了,这里是军区医院,医生和护士都知道公孙凤的身份,所以公孙蓝兰走上前问什么情况的时候,医生和护士都回答得很认真:“首长身体里的石头已经取出来,失血有些多,但是没有生命危险,不过毕竟伤筋动骨了,所以需要休养几个月才行。”

  听到医生这么说,众人都松了一口气。

  没有生命危险,就好。

  没一会之后,公孙凤就被推了出来,公孙凤出来的时候,他已经清醒了,做手术的时候他选择的是局部麻醉,而不是全麻,所以手术过程中都是清醒的。

  后面,公孙凤被推进了特护病房。

  “哥,疼不?”公孙蓝兰估计和公孙凤的关系比较好,所以有些心疼的看着自己躺在床上的哥哥。

  “我没事!”公孙凤摇头道。

  ?P更新W最@M快上酷%…匠网

  这个时候,他也看到了我,眼神里有些意外,道:“张成也在啊?”

  “叔叔,我在。”我点头道。

  “人要倒霉起来真是没办法,从坦克上都能摔下来,真是阴沟里翻船了!”公孙凤苦笑着摇头,他参军没多久,由于他天赋的关系,所以就被选拨进了特种大队,在特种大队带了几年之后,被快速的提拨了起来,慢慢坐到了现在这个位置,而且他现在虽然当上了将军,但是自己的本事一直没有闲置下来,每天都有锻炼。

  “要是让几个老友知道我从坦克上摔下来把骨头给摔断了,可真要被他们笑掉大牙。”

  “哥,意外躲不过。”公孙蓝兰出声安慰道。

  “喂,张成,你们不是说我们家里的风水已经恢复了吗?怎么我四叔还摔断了骨头?我看你们就是来混饭吃的,狗屁的风水师!”公孙俊杰不会放弃任何打击我们的机会,所以趁着这个机会,他就出声冷嘲热讽了起来,他心里对我的恨意一点也没有减弱,我也知道他对我的恨意完全是因为公孙蓝兰。

  “俊杰,你住嘴!”公孙蓝兰出声喝道。

  公孙蓝兰这么一喝,公孙俊杰就蔫了,站在一旁,眼神恨恨的看着我们,但是已经不敢在吱声。

  “你们家里的风水局问题确实解决了,但是我感觉……还有更严重的问题等着你们。”林伟一脸凝重的说道:“从坦克上摔下受伤这件事,从小的方面来说,是不小心,但是从大的方面来说,可能是你们公孙家的人开始走上了霉运,接二连三的有人出事。”

  “林大师,你说这话是……?”

  林伟看了公孙蓝兰一眼,道:“你们家里的风水格局已经完全没有了问题,但是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告诉我们,你们公孙家的霉运依旧存在,所以问题不可能是出在家里的风水格局上,而是有可能在祖坟上的风水出了问题。”

  “祖坟?”

  林伟的话,让公孙云龙,以及公孙蓝兰眼神都一怔。

  “公孙小姐,你是聪明人,我就和你直说了,你们家之前的风水师邬白有问题,我怀疑他不仅仅动了你家宅子的风水,甚至还动了你们家祖坟的风水,所以导致你们公孙家霉运连连。”林伟直接开口道。

  “嗯?”

  公孙蓝兰美眸睁大,道:“早知道就先留下邬白的命!”

  “什么?”

  听到这句话,公孙云龙吃惊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蓝兰,你把邬白给?”

  “爸,我已经派人调查过邬白了,他是纳兰那个老家伙派来的,今天下午的时候他离开,就准备跑路了。”公孙蓝兰冷哼了一声,道:“我以为他只是在家里风水上动了手脚,没想到竟然还有可能动了我们公孙家的祖坟。”

  公孙云龙对自己的女儿好像很信任,叹了一口气道:“没想到邬白竟然是纳兰派来的!”

  此时此刻,我心里有些吃惊。

  公孙蓝兰竟然当着我的面说她杀了邬白,难道她就一点都不忌惮我?

  “林大师,可有什么办法解决?”公孙蓝兰看向林伟问道。

  “你们家祖坟风水出了问题,我也只是猜测,要到实地勘测了之后才能确定原因出在那里。”林伟脸色凝重道:“最好越快勘测越好。”

  “行!”

  公孙蓝兰点点头,道:“等明天一早,我亲自带你们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