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江,豪宅区。

  公孙家豪宅之中。

  林伟破除了公孙家的风水格局,让龙渊局恢复如常,公孙蓝兰的说法,为了谢谢我们,所以晚上的时候特地把关中第一厨给请来了家里,准备好好做一桌子的菜宴请我们。

  下午的时候,公孙俊杰也从医院包扎回来了。

  回来之后,他依旧看着我们不顺眼。

  对于公孙俊杰这样的人,我也懒得计较,在等着吃饭的时候,我和林伟还有宋思思走到了院子里面,周围没有公孙家的人,我就忍不住问道:“林伟,你真的帮公孙家破了这个局?”

  林伟看了我一眼之后,点点头。

  “你有没有动点手脚?”我再次问道,要是不动点手脚的话,那就太对不起我们远道而来了,坐飞机也得将近两个小时好吧啦?

  “没有。”

  林伟很诚实的摇头。

  “你傻啊。”听到林伟这么说,我忍不住骂道。

  林伟笑了笑,没说什么,不过很快他就皱眉道:“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觉得事情好像没有这么简单……刚刚那一个风水局,一般的风水师看不出来情有可原,但是作为全国玄学理事会的副主席,竟然看不出来,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不一定,万一那叫什么邬白的只是个混饭吃的呢?”我耸耸肩,道:“现在华夏的国情都是这样,外行人领导内行人,真正有本事的,其实都是底层。”

  “不对!”林伟听我这么说,摇摇头道:“那个邬白有一股风水师的气场,应该具有真才实学,不可能是混饭吃的。”

  “气场?”

  听着林伟这话,我忍不住白了他一眼,暗想这家伙还越来越装神弄鬼了!

  R更新(最快上a酷匠O网`

  这个时候呢,宋思思接到了一个电话。

  大约两三分钟之后,宋思思挂了电话,然后看了我和林伟一眼,低声道:“老板,你们知道公孙家的对头么?”

  “公孙家的对头?”

  “嗯!”宋思思点点头,轻声道:“是内蒙的纳兰王爷,两家争夺资源多年,不过随着这些年公孙蓝兰逐渐掌控了公孙家的经济命脉,所以纳兰家族逐渐处于劣势,纳兰家的很多资源,在公孙蓝兰的手段之下,都被她夺走了。”

  “而那个邬白,如果我猜测的不错的话,应该和纳兰王爷有关。”宋思思一边说着,一边道:“刚刚接到情报部门的线报,邬白已经死了。”

  “什么?”

  听到这个消息,我和林伟都大惊。

  “怎么死的?”

  “被公孙家那个和尚杀死的。”宋思思解释道:“我来关中这边的时候,就和五音六律在这边的情报部门联系上了,邬白离开的时候,我吩咐她们盯着,就在十分钟前,邬白被孤灯和尚杀死!”

  “不可能啊,公孙云龙那老头,好像很信任邬白。”我皱眉。

  “哼,肯定是公孙蓝兰吩咐的。”宋思思轻哼了一声,道:“公孙蓝兰那么精明,怎么可能猜不到邬白有问题?所以,也就瞒着她的父亲,直接将邬白给杀了。”

  “事情有些不对。”

  林伟突然开口道:“像邬白这种级别的风水师,在公孙家呆了这么久,如果真的是奉命前来破坏公孙家的风水,怎么可能就破坏了龙渊局?”

  “管他的,公孙家风水如何,与我无关。”我无所谓的耸耸肩。

  这个时候,我见到玉玉从别墅里面走了出来,见到我们站在院子里之后,玉玉有些厌恶的朝着我们这边看了一眼,然后就走向了游泳池那边。

  看到这一幕,我心里不知道为啥,就想逗逗玉玉,毕竟现在林伟帮了忙,按照公孙蓝兰之前的约定,她是要把玉玉许配给我的。

  心里这么想着,我就快步走了过去。

  等我过去之后,宋思思眯着眼睛看向林伟:“你觉得公孙家的风水还有问题?”

  “不知道,总之隐隐觉得不对劲。”林伟道。

  “假如还有其他事,你会帮公孙家解决么?”宋思思继续问道。

  “当然。”

  林伟远远的看了我一眼之后,转头看着宋思思苦笑,道:“张成和公孙蓝兰是斩不断的孽缘,帮了公孙家,等于间接的在帮张成。”

  宋思思听后,若有所思。

  游泳池那边。

  我见玉玉站在那里之后,我也就笑着走过去,玉玉听到脚步声之后,回头发现是我,俏脸一下子就冷了起来:“你跟着我干什么?”

  “怎么?我还不能跟着你?”

  我饶有兴趣的看着玉玉,道:“按照之前的约定,你现在是我的人了,公孙蓝兰说,这一次事情过后我能得到你的人,不过要想得到你的心,得看我的本事?”

  玉玉紧紧咬着牙:“我就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男人。”

  “嘿嘿…”

  我嘿嘿一笑,也没说什么。

  当然,我不是好色,真的想得到玉玉,我知道公孙蓝兰绝对没有这么好心,玉玉是她的心腹,她怎么可能把玉玉送给我?

  肯定是个套子!

  所以,我心里冷笑了下,见到玉玉看着我厌恶的眼神,我就开口道:“玉玉,要不我给你看个相如何?”

  “看相?”玉玉冷笑道:“装神弄鬼的事情,我不信。”

  “你不信?”我笑了笑,道:“玉玉,其实我之前和你一样,也不信,不过今天林伟的表现你是看到了的。”

  “那又如何?你会看相?”玉玉冷冷道。

  “会,我师从林伟的师叔易湿,易湿教我看过相。”我说着,也就道:“来,把你的小手给我。”

  玉玉听我这么说,直接冷笑了起来,并没有把手伸给我的意思,估计是以为我要借着看手相来摸她的小手占便宜。

  “那好吧…我就看你的面相。”说着,我就盯着玉玉的脸蛋看,不得不说,玉玉这张脸真是够精致的,男人看了都会心动。

  盯着玉玉的脸看了会呢,我故作神秘,道:“玉玉,我看你脸中有黑气缠绕,气场衰弱,估计你这几天有血光之灾。”

  “血光之灾?”

  听到我这么说,玉玉的俏脸先是有些愤怒,但是很快的她的脸蛋上突然摸过一丝害羞,愤愤的瞪了我一眼之后,转身离开。

  看着她的背影,我抓了抓脑袋:“怎么回事?说她有血光之灾,她害羞什么?”

  等等…

  难道这血光之灾…是她大姨妈的关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