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道公孙蓝兰的安排还是什么,玉玉的位置竟然是坐在我右边,而我左边的是宋思思。

  不过,玉玉虽然坐在我右边,但是对我可没什么好脸色,甚至眼神都不愿意往我这边看一下,这让我心里有些好笑。

  林伟这家伙,在公众场合就是喜欢装斯文,平时我和林伟一块吃过饭,知道他吃饭速度挺快的,特别是有好菜的时候,比起我的狼吞虎咽来有过之而无不及,但是现在这种场合,他就显得很斯文,好像怕破坏了他的大师风范一样。

  至于我,我的习惯如此,这一次是公孙蓝兰邀请我们过来看风水的,而且有他父亲在场,我想也不至于对我做下毒的事情,所以我也大快朵颐了起来,玉玉看到我的吃相之后,看着我的眼神里更加充满了厌恶。

  半个小时之后。

  中午饭结束。

  “林大师,你们坐飞机过来也累了吧,是先休息一下还是……?”公孙蓝兰笑着问道。

  林伟摆摆手,道:“直接看风水吧!”

  “那行。”公孙蓝兰点点头,看了周围一眼,道:“林大师,要先从哪里看?”

  “先去外面院子里走走。”

  林伟说着,就主动走向外面,而我们一行人呢,自然是跟了上去,公孙老爷子,也跟了上去。

  T5最t新q章t3节{"上)-酷7匠《3网#$

  外面的院子很大。

  公孙家这一处豪宅,是彻底的诠释了豪宅的定义,花园,游泳池,假山等等,占地面积很大。林伟走在前面,观察着周围的风水格局,院子很大,所以我们在院子外面转悠了整整一个小时,林伟这才重新回到别墅门口。

  “林大师,看出些什么来没有?”这个时候,公孙蓝兰也就主动开口问道。

  “嗯……此处地方依山旁水,风水格局确实很好,我暂时还没发现什么问题。”林伟这样模棱两可的说着。

  “哼,此处的风水本来就是极品,没有问题。”听到林伟的话之后,邬白冷哼了一声,摆出了大师的架子。

  林伟只是一笑,并没有在意邬白语言里面的讽刺之意。

  “我们进屋子看看。”林伟说着,又主动返回了别墅之中。

  而我呢,看到林伟的表现之后,也就加快了步伐,跟上了林伟之后,在他身边低声道:“你真的没看出问题?你丫在刚刚来的时候,不是说有煞气?”

  “外面的院子确实没问题。”林伟对我道:“估计这问题出在这里面。”

  林伟说完之后,眼睛也就四处打量了起来,之前我们进来,也就在饭厅里呆了会,而现在,是认真的打量起这一栋别墅来。

  奢华!

  但是又有些雅致!

  我也说不出来,反正这栋别墅的装修,给人一种极为富贵的感觉,但是又不像其他一些老板家里那样散发着浓厚的爆发气息,这应该就是大家族积累下来的底蕴吧!

  林伟先是在一楼观察了下,后面他又上楼,公孙老爷子毕竟是老了,而且这个把月连续进了三次医院,所以体力有些不支,也就在一楼客厅休息,让公孙蓝兰带着我们观察。

  这栋别墅一共四楼。

  林伟在二楼转悠了一圈之后,接着就上三楼,到了三楼之后,林伟依旧像之前一样,每个房间都看一遍,最后到了靠左边房间的时候,公孙蓝兰说让我们等一下,接着她就进了房间,然后把房门关了起来。

  这是公孙蓝兰的房间?

  她让我们等一下是什么意思?难道有啥不该看的东西留在外面,所以她进去收拾?会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呢?

  我心里这么胡思乱想着,没一会之后,公孙蓝兰打开了房门,道:“行了,可以进来了!”

  进去之后,我就闻到了房间里的气息,果然是公孙蓝兰的房间,里面的气息和她身上的味道是一样的,只不过比较淡。

  在里面转悠了会之后,林伟也就出来。

  接着,我们又上了四楼。

  在四楼看了一阵之后,林伟摇摇头,自言自语道:“不对啊……明明有一股浓重的煞气,但是这风水格局,好像没有任何问题!”

  听到林伟这么嘀咕,我走上前,道:“到底怎么回事?”

  林伟看了我们一眼,道:“这栋房子的风水格局,是龙渊局,潜龙在渊,是风水格局里面的极品格局,如此好的风水格局,应该是某个大师所设计出来的吧?”

  公孙蓝兰听到林伟的话之后,点头道:“不错,十六年前,在建造这栋别墅的时候,当时我们公孙家的风水顾问是关中这边的为庞大师,庞大师做我们公孙家的风水顾问四十多年,三年前因病去世。”

  听了之后,林伟微微点头,说道:“整体的风水格局是没有一点问题,应该是某个环节出了问题,不然这别墅里不可能有那么重的煞气。”

  “公孙小姐,那个邬白是你们什么时候请来的?”

  “哦,在一年前我爸请来的,现在担任我们公孙家的风水顾问。”公孙蓝兰眸子闪动了下,道:“林大师的意思是邬白有问题?”

  “我没这么说。”林伟摇摇头。

  “走吧,咱们下去看看。”

  林伟皱着眉头,就下了楼。

  到了楼下之后,公孙老爷子就问道:“怎么样?看出些什么问题来了没有?”

  “暂时还没有。”林伟摇头。

  听到林伟的话之后,邬白轻哼了声,道:“整栋房子,我在担任风水顾问的第一天就看过了,完全没有任何问题,这样的风水格局,对于公孙家只能是蒸蒸日上。”

  林伟看了邬白一眼之后,看向公孙云龙道:“老爷子,能否告知一下你的生辰八字?”

  “我的?可以。”

  公孙老爷子一笑,就把生辰八字告诉了林伟。

  林伟听了之后,眉头紧锁。

  接着他就走到了窗子那边站了起来,好像在思考什么,见他一直不过来呢,我也就走过去问:“怎么样?”

  林伟环视了大厅一眼之后,道:“我好像明白原因所在了。”

  嗯?

  我压低了声音道:“公孙家和咱们是仇人,你丫可别真的帮他们。”

  听我这么说,林伟看了我一眼,道:“张成,你真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求签到撸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