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条金毛突然的发飙,把众人给吓了一大跳。

  而公孙俊杰,也被金毛突然这一口下去,顿时就疼得嚎叫了起来,金毛狗的这一嘴咬得很深,几秒钟的时间,公孙俊杰那白裤管已经被鲜血染红。

  正是应景了刚刚林伟那一句:今天内有血光之灾!

  所以,我,公孙蓝兰,以及宋思思,玉玉,还有疼得嚎叫的公孙俊杰,几乎是情不禁的就看向了林伟,这是巧合?还是林伟算得太准?

  从这一条金毛狗的岁数上来看,应该是养了好几年了,而且刚才从它跑向公孙俊杰,不停摇尾巴蹭他的样子,也说明这条金毛狗和公孙俊杰的关系很不错,对公孙俊杰很亲昵,一般情况下,自家养的狗,就算是主人踢一脚之类的,最多也是吓得躲开,或者说嗷嗷疼得叫两声而已,不会主动攻击主人……更何况,眼前的这只是一条金毛狗而已,像金毛啊泰迪啊之类的宠物狗智商偏低,不如农村里的土狗,就拿我们凤凰村的狗来说,智商很高,主人踢一脚之类的,也都不会攻击主人,最多是躲得远远的而已。

  所以,这条金毛狗突然攻击,一口就把公孙俊杰给咬得皮开肉裂,让我感觉有些悬,特别是林伟之前对公孙俊杰那一句:“你辅骨发黑,印堂发青,有血光之灾。”之后,公孙俊杰果然就倒霉了。

  很悬啊!

  我想不仅仅是我,公孙蓝兰,玉玉,宋思思他们也应该是这样的感觉。

  公孙俊杰疼得嚎叫,吸引了几个保镖的注意,那几个保镖快速赶了过来,而那条金毛狗,在咬了一口公孙俊杰之后,好像变得突然乖了一般,站在一旁有些胆怯的看着众人。

  “少爷,你没事吧?”

  “刘明,把这死狗给我杀了,亏我平时对它这么好,竟然咬我这个主人。”公孙俊杰眼神里面充满了愤怒。

  这个时候,林伟笑道:“狗是好狗,只不过受到煞气的影响,所以突然咬人了而已,平白无故杀生,会给你积下业障的,我看,你还是先去打狂犬疫苗吧。”

  “你少装神弄鬼,刘明,把狗杀了。”公孙俊杰哪里会忍得住,本来林伟的之前的那一句血光之灾就让他心里不舒服了,现在应验了,他心里更是不爽。

  叫做刘明的保镖听到公孙俊杰的吩咐之后,就要拉着那只金毛狗去外面结束它的性命,不过这个时候,公孙蓝兰出声道:“刘明,住手。没听到林大师说么?狗是好狗,不用杀,你先带着俊杰去医院处理伤口。”

  显然,公孙蓝兰在公孙家的话语权是绝对的,叫做刘明的保镖听到了公孙蓝兰的吩咐之后,快速点头,就过去搀扶着公孙俊杰,而公孙俊杰也没有违逆姑姑的话,所以咬牙转身离开。

  “侄儿太鲁莽,让众位见笑了,林大师果然名不虚传,我们公孙家风水的事情,就拜托你了。”公孙蓝兰笑了笑,夸奖了林伟一句,连对林伟的称呼都变了,之前是林先生,而发生了这一幕之后,立即改口为林大师。

  我也狐疑的看了林伟这家伙一眼。

  难道风水之说,存在自然有道理?

  接下来,公孙蓝兰邀请我们一起走进了别墅,这里是曲江豪宅区,关中富人的聚集地,不过这公孙家的豪宅,比其他别墅来说,大上不少,我也知道原因,这一处曲江豪宅区本来就是公孙家旗下的项目,所以他家的豪宅,设计建造的时候,就是公孙蓝兰这个女人一手设计建造的。

  当然,建造的时候自然有风水师参与。

  现在是中午一点半左右,公孙家已经准备了中午饭接待我们,在飞机上的午餐我没吃饱,所以现在肚子正饿着呢。

  酷T匠6网c首&^发h

  饭厅之中。

  公孙云龙老爷子见到我们之后,也就主动站起来。

  “爸,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张成,这是林大师,还有这位是宋思思小姐。”公孙蓝兰走进去之后,就主动开始介绍,其实上一次的关中之行我是见过公孙龙老爷子的,所以已经算认识了。

  “这是我父亲,这位是邬白大师。”公孙蓝兰也同时给我们介绍道。

  邬白

  听着公孙蓝兰的介绍,我就盯着穿着一身长袍,年纪约莫六十多岁的男子看了两眼,这个老头,就是邬白?

  来之前我是了解大师?过的,邬白目前担任公孙家的风水顾问,是公孙老爷子亲自请来的。

  “原来是同行。”这个时候,邬白站了起来,看着林伟,面带笑容道:“不知道小兄弟师出何门何派?”

  风水师分派别,这一点我听林伟提过。

  “无门无派。”林伟笑道。

  “哦?那么小兄弟应该有组织吗?敢问你参加了哪个省的玄学协会?在华夏,各个省份的玄学协会会长我都认识。”邬白说道,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虽然说得很平淡,但是语气里面还是透出了几分炫耀的意思,无论多大年纪的人,都在乎虚名。邬白作为玄学理事会的副主席,邬白认识所有省会玄学协会的会长,也不是在吹牛。

  “我没有参加任何组织。”林伟还是笑着摇头。

  “小兄弟这样独来独往可不行啊,加入组织,才能多多和同行们探讨经验嘛,你现在住在哪个地方?你要是想加入的话,我可以给你写推荐信,我想有我的推荐信,你要想加入任何一个玄学协会,都没人会拒绝。”邬白云淡风轻的说道。

  “不用了,我习惯自由。”林伟笑道。

  听着他们之间的对话,这个邬白对林伟有些争锋相对的意思啊,不过想想也是,邬白作为公孙家的风水顾问,公孙家的风水事情都是他在处理,而现在公孙蓝兰邀请了林伟这个风水师过来,不就代表着不信任邬白么?所以邬白要不针对林伟,那才叫怪事。

  “好了,先吃饭,再不动筷子菜都凉了。”公孙蓝兰这个时候就笑着邀请我们坐下。

  坐下的时候,我有些惊讶,玉玉竟然也随着公孙蓝兰一起坐下了,动作之类的很自然,没有半点停顿。

  这让我不得不再度琢磨玉玉在公孙蓝兰心中的地位,一般情况下,像公孙家这种等级森严的家族,下属怎么可能和主人同桌吃饭?

  玉玉果然不简单,我就说公孙蓝兰为什么突然会说要把玉玉许配给我,其中果然有猫腻存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感谢:怪盗基德d685「100台」,VV智VV「100台」等书友们的挖掘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