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去凤凰会所的路上,我路过一处花店的时候,买了一束花。

  宋思思不是问我为什么不送给她花么?所以就寻思现在买着一束花过去给她,我买的是百合,宋思思应该会喜欢。

  到了凤凰会所,地虎见我捧着花来,嘿嘿问我说少主,这花是不是送给思思姐的,我也没瞒他,说是,地虎也就嘿嘿了两声。

  我无语的看了地虎一眼,也就上楼了。

  我去到宋思思办公室的时候,她正坐在电脑面前,浏览着文件,听到脚步声,她抬起头看了我一眼,看到我手里的花之后,眸子一亮:“老板,来了?”

  “送给你。”

  “为什么要送花给我?”宋思思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我。

  我有些尴尬的挠了挠脑袋,道:“你不是要我送花给你么?”

  “白痴!”

  宋思思小嘴里面吐出两个字,不过她虽然这么说,但俏脸上感觉很开心。

  “十三鹰的事情,调查的怎么样了?”

  宋思思听我这么问,脸色变得凝重了许多,皱眉道:“十三鹰是西北那边的杀手团队,信誉比较高,而且平时很难有人联系到,现在十三鹰已经全部死亡,调查起来有难度。”

  “你觉得,这件事与公孙蓝兰有没有关系?”我沉声道:“西北那边,公孙家是能量最大的,联系到十三鹰的可能性也最大。”

  ‘;酷匠ns网首$发4

  “说不一定,具体调查结果没出来之前,我不敢肯定。”宋思思轻轻摇头,道:“可惜了,当时十三鹰没有留活口,不然用点手段,肯定能够问出些什么来。”

  “我爸爸逼问了十三鹰中的老六,按照老六的说法,这次的交易金额巨大,所以金主只有老大白眉鹰王知道,后面我爸来救我们的时候情况危急,所以白眉鹰王也就没留活口。”我嘴上说着,寻思可能老二雪鹰也知道一些,毕竟白眉鹰王和雪鹰,算得上是十三鹰的真正灵魂人物,只不过白眉鹰王被狗咬死,而雪鹰因为绑架了赵琳的关系,所以为了赵琳的安危,我爸也只能一枪将他击毙。

  “我感觉这件事和公孙蓝兰脱不了干系。”我冷哼了一声,道:“我已经替公孙蓝兰杀了紫金香,而且,小点点也给夏婉玉开了方子,我在公孙蓝兰眼里已经逐渐失去了利用的价值。至于我和夏婉玉的合作问题,公孙蓝兰可能本来就对她的前夫没有感情,不然怎么可能结婚不到三年就离了婚,所以合作的事情,她也无所谓。”

  “你说的这些都有道理,公孙蓝兰的嫌疑确实很大。”宋思思说道:“这件事我会尽快查清。”

  “对了,蒋晴晴的父亲在这周周末会来魔都这边一趟。”宋思思看着我,道:“这周的周日,是蒋晴晴母亲的忌日,每年的这个时候,她们父女都会来魔都一趟。”

  “蒋晴晴的母亲埋葬在哪里?”

  “青浦区。”宋思思轻声道:“因为是私生女的关系,所以蒋晴晴从小都是跟着母亲在青浦区乡下长大,母亲去世之后,她就去了欧洲留学,回来之后,在京城呆了半年,就到昆南二中教书。”

  说着,宋思思就把几张A4纸递给我,上面是蒋晴晴在魔都这边童年时候的治疗,包括住在哪里,在哪里上的小学,初中,以及哪个班,有哪些朋友等等。

  “看来,咱们可以着手准备行动了。”我看了宋思思一眼,道:“到时候,不知道蒋朗朗会不会过来。”

  “不会。”宋思思确定的点头说:“老板,蒋朗朗和蒋晴晴同父异母,蒋朗朗的母亲是蒋天杺明媒正娶的老婆,而蒋晴晴的母亲属于小三,所以蒋朗朗的母亲对蒋晴晴一直没什么好印象,暗地里还骂蒋晴晴说是狐狸精生的小狐狸精。不过蒋朗朗和蒋晴晴的关系一直不错,毕竟是姐弟,但是,蒋晴晴母亲的忌日蒋朗朗的母亲肯定知道,所以不会允许蒋朗朗过来。”

  “那么,只能拿蒋天杺开刀了!”我冷哼了一声道。

  “老板,你决定了?”

  “嗯!”我冷声道:“我妈妈的死因,蒋天杺知道,平时蒋天杺在京城,在蒋家的眼皮子底下,高手如云,很难抓到他,这一次他来魔都,我想是我们最好的机会。”

  “可是,抓到他之后,他要是不开口,你怎么办?”宋思思又问道。

  “用刑。”我眯了眯眼睛,道:“只要用点手段,我相信蒋天杺他会开口的。”

  “用刑?”宋思思眨巴了下眼睛,意味深长道:“老板,假如你真的对蒋天杺用刑的话,我想蒋晴晴她会恨死你的。”

  “恨我?”

  我无所谓的耸耸肩,道:“无所谓,她恨不恨我,与我有什么关系?”

  接着,宋思思就说到时候黄裳可能会在,不过她能够挡住黄裳,为了安全着想的话,还是把小点点也给喊上,我说行,小点点那边,我去说。

  和宋思思聊了下细节之后,我就下楼了。

  楼下,林伟那货又开着他粉红色的骚包兰博基尼来了,有跑车的地方就有美女,尽管林伟这家伙长得不帅,但还是有一堆美女围着她。

  “张成。”

  林伟见到我之后,就推开那堆美女,跑了过来。

  “你就不怕凯瑟琳剥了你的皮?”我忍不住打趣道:“看来我得找个时间,把这里的监控录像给凯瑟琳寄过去,让她知道你是怎么用她送给你的跑车泡妞的。”

  林伟骂了声,道:“张成,我还打算给你看相呢,你怎么能这样对待朋友?”

  “看相?”

  一提到看相,我就一肚子的鬼火,当初林伟这货千方百计的要我把公孙蓝兰的脚纹给要到手,可是等我要到手给他看了之后,他给我来一句天机不可泄露。所以我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道:“爱给谁看谁看去,少惹我火。”

  林伟知道我是在计较公孙蓝兰的事情也就苦笑道:“张成,公孙蓝兰的事情我真的不能讲得太多,这样对你会造成影响。”

  “不过,我看你辅骨没有了往日的红明莹润的迹象,反而昏沉晦暗,这是诸事不准之兆。”林伟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