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微山,我妈的坟前。

  我正在忙着给我妈清除周围的杂草的时候,就听到了村子里传来的狗叫声,本来我没怎么在意,但是狗叫声一阵接着一阵,让我的心一下子就悬了起来。

  我爸爸也顿时皱眉,看向我:“可能出事了。”

  我们父子在凤凰村生活了多年,知道一般情况下,晚上凤凰村的狗很少叫的,除非是遇到野猪啊,财狼之类的来村子的时候,狗才会叫,不过这几年,什么野猪和财狼之类的都变得很少了,基本上都躲进深山里面去了,哪里还会来村子里偷东西吃?

  我们父子两没有任何耽搁,快速的就朝着山下跑去。

  赵秦和赵琳有两个保镖在,应该没什么问题,就算是有高手过来,那么那两个保镖应该能抵挡一阵时间,毕竟是赵龙凤挑选出来的保镖,不会有什么问题。

  心里这样安慰着自己,我加快了速度。

  等我和我爸跑到老宅子里面的时候,就发现了院子里躺着的两个保镖,那两个保镖,赫然就是赵秦她们的那两个保镖,此时已经两人都躺在地上,没气了!

  该死!

  赵琳赵秦出事了!

  我咒骂了一声,我爸低头一看,沉声道:“两人都是被枪击而死,一击毙命,应该是中了埋伏。”

  我跑进厨房和房间,最后,我在堂屋里面的桌子上,发现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的是:“张成,想要这两个女人的命,就去村子外面。”

  落款三个字:十三鹰。

  我快速的把纸条递给我爸爸,道:“爸,对方是冲我来的,应该暂时还不会伤害赵秦和赵琳,十三鹰?这是什么组织?”

  “十三鹰?”我爸爸眉头一皱,道:“怪不得能够暗杀了赵龙凤派来的两个保镖,原来是十三鹰做的!”

  “十三鹰,这是什么组织?”我刚刚问出这句话,村子里的狗叫声就越来越烈,接着,我们也看到了村子里火把四处闪动。

  “不好!”

  我爸爸也来不及和我解释十三鹰的事情,道:“村民们都已经起来了,十三鹰杀人不眨眼,不能让无辜的村民受到牵连,咱们快去看看。”

  这样说着,我和我爸爸就朝着外面跑出去,刚刚跑了还没一截路呢,也就撞到了已经退回来五个黑衣男子,以及赵秦和赵琳,她们姐妹两双手被绑,嘴巴上也贴着胶带,根本发不出声音。

  “张成?”

  “二哥,还真是得来全部费功夫啊!”其中抓着赵秦的黑衣男子冷笑了一声,道:“这村子的狗实在太厉害了,竟然把我们给逼了回来,二哥,这次抓了张成,咱们直接闯出去吧?大不了动枪,上一下新闻有咋的,反正咱们十三鹰早已被通缉了这么多年,不依旧屁事都没有?”

  “是谁派你们来的?”

  我沉声看着被称作二哥的那个中年人,此人应该是领头人。

  “谁派我们来的不重要,你跟我们走一趟就是。”中年男子沉声说着,他就掏出了一把枪,然后对准了赵琳的脑袋,道:“不要反抗,不然,我会扣动扳机,人有眼睛,但枪子不长眼。”

  这个时候,我用余光看了我爸一眼,他的眉头轻轻动了一下,于是我没有反抗,直接走了过去。

  很快,我就被反手拷上了手铐。

  “成了!”

  一个眼睛细小的男子冷笑了声,然后指了指我爸,道:“二哥,这个老头子要怎么处理?”

  我爸爸由于因为我妈妈被害死的关系,所以头发白了不少,现在天色黑着,大概是看到了我爸爸头上的白头发有些多,就觉得我爸爸是老头子。

  “把他处理掉,这件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带头的男子这么说着,也就道:“我们先下去,到时候在村口那里汇合。”

  “二哥,放心,我一定好好处理这老头子,保证他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眼睛细小的男子一脸残忍的说道。

  说完,这个男人就抓着我爸爸,朝着我就的老宅子而去,我爸爸看了我一眼,给了我一个放心的眼神。

  我爸爸曾经在华夏最神秘的特殊部队呆过,所以对于他我倒是放心,应该不会有问题。

  “老三老四老五,压着他们,咱们走。”

  说着,老二就带着头,要打算重新下村子,不过这个时候,村民们都有已经听到了动静之后起床,拎着开山刀,菜刀,镰刀等等一切能用的工具,举着火把,带着自家养的猎狗,已经团团的围了过来。

  村支书亲自带头,他拎着一把猎刀,而周围,几十条狗站在他们的前面,虎视眈眈的盯着这四个黑衣男子。

  汪汪汪!

  汪汪汪!

  几十条狗,已经蓄势待发。

  这种阵仗,让四个黑衣男子顿时变得头皮发麻起来,没错,他们手里有枪,但是假如真的拼起来,这几十条狗一旦全部冲上去,那么就算有枪他们也抵抗不住,而且,凤凰村几百户人家,家家户户都养狗,可不止这几十条狗,人群后面还有不少狗在后面等待着出击呢!

  “放开他们,不然……放狗!”村支书站在最前面,声音冷冷道:“凤凰村,不是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酷fl匠网唯一正版7◎,其CM他o)都是N8盗)K版

  我心里很感动。

  凤凰村自古以来民风彪悍,而且非常团结,当然,村子里人多了,自然避免不了口角,不过一旦被外人欺负了,整个村子的人都会出动。

  记得我小的时候,我们村子的人一旦被其他村子的欺负了,整个村子的男人都出动,那个时候我才十岁左右,也跟着去凑热闹。

  这就是凤凰村,西南一处民风彪悍的村子。

  “二哥,怎么办?”一个黑衣男子听着周围的一群狗叫声,以及那些狗的眼神和锋利的牙齿,声音都变得有些颤抖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