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酷匠网F永q久N`免费。=看`…小V说

  赵秦的妈妈出事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的心里很难受,大概是因为在乎赵秦,感受到她语气里面那种哭腔,所以心疼的吧。

  我把车子开得飞快,也不管什么超速问题了,等我到达酒店那里的时候,赵秦已经收拾了东西下来,在门口那里等我。

  “赵秦,快上车。”

  我一边喊着,也发现赵秦那张俏脸之上尽是担心,而且她的眼睛还红着,显然是急得快哭了。

  “到底怎么回事?”赵秦上车之后,我连忙问道。

  “我爸打电话来,说我妈中毒了,现在在医院,医生说那种毒是一种她们没见过的植物毒素,没有办法缓解。”赵秦她美眸盯着我,带着泪花,道:“我现在要马上赶去机场,我已经订好了机票。”

  “植物毒素?”我愣了下。

  大概是因为植物和中医都很大的关系,所以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小点点,人命关天,所以我也不敢耽搁,一边打电话,一边联系小点点。

  让我没想到的是,小点点竟然就在我们附近,她真的在暗中保护我。

  赵秦见我通知小点点之后,对于小点点的医术,她是知道的,所以知道我是要带着小点点一起去,眼神感激的看着我:“张成,谢谢你。”

  “跟我你还客气?”

  我赶紧把小点点喊上车,然后和她说了下赵秦母亲的情况,小点点听了之后皱眉,说要先回汤臣一品拿她的药箱才行。

  我也不耽搁,直接开车杀向汤臣一品。

  赵秦同时打电话,也替我和小点点订了飞往昆南的机票,到了汤臣一品,我都没来得及上楼和表姐她们打招呼,等小点点拿了药箱之后,飞一般的开往虹桥国际机场。

  到了机场,我们等着登机的时候,我才给表姐和武舞打了电话,我也没瞒她们,实话实说,毕竟人命关天的事情,表姐和武舞也理解我,都让我一路小心。

  赵秦眼神里面一脸的担忧。

  坐上飞机之后,我见她的手还轻微的哆嗦着,坐在她旁边的我忍不住握住了她的小手,道:“别担心,就算那些医生没有办法,但小点点应该有办法解毒,中医在华夏五千年历史,肯定有办法解决。”

  由于我妈的关系,所以我理解赵秦的心情。

  心急救人的关系,所以感觉飞机飞得很慢,达到昆南国际机场的时候,赵龙凤一紧派了两辆车来接赵秦,我们坐上车之后,直奔昆南市第一人民医院。

  到了医院之后,我们直奔重症医学科icu。

  病房门口那里,赵龙凤,赵琳都在那里,赵龙凤不停的走来走去,而赵琳呢,早已哭得红了眼睛,赵琳本来暑假期间都在魔都那边练琴的,最后放假十天,所以回来昆南这边,但是来了没几天之后,她的妈妈就出事了。

  “爸,什么情况?”赵秦过去之后,赶紧问道。

  “医生说毒素已经入了血液,解毒困难,我动用关系,联系了京城那边的专家医生,他们已经连夜赶过来了。”赵龙凤说话的时候,我发现他的眼神里面充满了担忧。

  对于赵秦的父母,我和赵琳好着的时候,听赵琳说她爸妈的爱情故事,赵龙凤是叶世良的私生子,在叶世良三岁的时候由于家族压力太大,所以叶世良给了赵龙凤母子一笔钱,让他们来昆南这边生活,后面等叶世良坐上了叶家掌舵人位置的时候,赵龙凤已经二十岁了,那个时候叶世良掌握了话语权,所以就想接赵龙凤母子回叶家,可赵龙凤心里对当年叶世良“抛弃”他们母子耿耿于怀,于是不屑于叶世良的拉拢,而是自己在昆南这边奋斗。

  就是他日子最苦的那几年,遇到了赵秦赵琳的母亲,秦女士,她的真名叫秦琳,赵秦赵琳两女的名字,正是来源于此。

  赵秦的母亲秦琳出生于不错,父母都是昆南大学的教授,那个时候赵龙凤一无所有,但是秦琳依旧跟了他,共患难,相依为命,后面赵龙凤崛起之后,他们夫妻依旧恩爱有加,共患难,共享福。

  所以,我知道秦琳在赵龙凤心里占据着什么样的位置。

  假如秦琳真的出了事,那么对于赵龙凤这个昆南教父,垄断了滇南这边玉石翡翠等生意的他是一种怎么样的打击?

  “赵叔叔,让小点点帮忙看看,没准有办法呢!”听我这么说,赵龙凤眼睛里面出现了希望的光芒,当初赵琳中蛊,还是小点点看出来的,然后抓住雪山蝉还有洱海里面的毒蛇,也是小点点的功劳。

  “好!”

  小点点拎着药箱,我们几人换上了探视服,进了icu病房。

  进去之后,我就看到秦琳女士带着氧气面罩,周围有呼吸机,心电监控等各种仪器,她的脸色有些发青,已经陷入了昏迷状态。

  小点点过去之后,她找了一颗椅子坐下,开始给病人把脉,中医讲究的望闻问切,秦琳已经昏迷,无法问,但是小点点把脉了之后,对秦琳的身体进行检查,同时问赵龙凤为何中毒。

  为何会中毒,赵龙凤也说不知道,赵琳放假回来,他们夫妻很高兴,所以趁着今天有时间,就带着赵琳一起出去世博会里面玩,谁知道大概中午三点钟的时候,秦琳就开始手脚麻痹,嘴唇发紫,送来医院后抢救了没多久,就昏迷过去了。

  本来,他们以为只是一般的食物中毒,所以就没通知赵秦,一直到医院抢救出来,说无法解毒的时候,才打电话通知了赵秦。

  小点点检查完毕之后,她眉头紧锁,看向赵秦:“这是西北那边一种植物的毒素,毒性很霸道,你母亲平时有没有得罪过什么人?”

  “得罪?”

  赵秦摇头,道:“我妈妈为人很好,一般不会得罪人。”

  “难道,是我的仇家下的毒手?”赵龙凤说着,他赶紧问:“小点点,有没有办法解毒?”

  我们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小点点的身上,小点点实话实说道:“这种毒非常罕见,我也是在我师父的医书上看到,上面倒是有解毒之法,需要两味药,然后配合针灸之术治疗,按照我师父医书上的说法,可以解毒,但这种情况是我第一次遇到,所以我也不敢保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