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这句话之后,夏婉玉直接就下车了,而且她好像还挺生气的,车门都被她砸得砰的一声巨响。

  搞什么名堂?到底断什么?

  回忆着夏婉玉刚刚说的那句话,我百思不得其解,和谁断了?貌似最近我都没招惹什么女人吧?

  夏婉玉这样,搞得我心头无端的火冒。

  不过,既然想不通,我也懒得再继续想下去,索性开车就打算回去,谁知我刚刚掉头还没走多远呢,就接到了公孙蓝兰打来的电话,她说她在原地等我,有事情和我商量。

  还在黄浦江边?

  我就开往黄浦江边去了,过去的时候,就见到公孙蓝兰,还有玉玉都在原地等着我呢,我下了车之后,打了个哈哈,就笑道:“阿姨,你有什么事要和我商量?”

  “今晚,紫金香绑架了你们,经过了今天晚上的事情,我感觉紫金香可能会更加的警惕,所以希望你尽快下手,不然等他回了欧洲那边之后,你再想下手,都没机会了。”公孙蓝兰提醒我说道:“距离咱们一个月的约定也没多少时间了,假如你一个月内杀不了紫金香,那么君雷依旧会离开你们凤凰集团。”

  “这个不用阿姨你提醒,我自己心里有底。”我点头道:“该杀的时候,我会杀。”

  公孙蓝兰看了我一眼,道:“既然你记得,那我就说第二件事……张成,婉玉的病,你说小点点已经开始找解决的办法,现在都过去这么几个月了,解决的办法找到了没有?我怎么觉得你好像故意在拖延时间……”

  公孙蓝兰说这句话的时候,玉玉都在旁边,我心里琢磨,看来这个玉玉确实是公孙蓝兰的心腹,公孙蓝兰在谈紫金香的时候,以及夏婉玉病的时候,都没有避讳玉玉,这些问题都属于私密的问题了。

  看来,以后要小心这个玉玉才行。

  “阿姨……看你说的,我怎么会故意拖延时间呢?”我耸耸肩。

  “那你说,小点点有没有找到办法?”公孙蓝兰反问道。

  我笑了笑,道:“小点点是神医,你觉得她有没有找到办法呢?”

  “那既然这样,明天中午两点钟,咱们找个地方见面。”公孙蓝兰盯着我,道:“届时,我会带着婉玉过来,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玉玉,我们走。”

  公孙蓝兰留下一句话之后,也就转身离开了。

  看着公孙蓝兰离开的背影,我心里暗暗嘀咕,其实对于夏婉玉病的这件事,我询问过小点点几次,小点点的看法是觉得夏婉玉没病,她很正常,但是蒋明池和夏婉玉一直不能有孩子,这件事自然是很奇怪。

  当然,我也明白,要想下药控制夏婉玉,那就是这个机会了,所以我一直没给公孙蓝兰说透她女儿夏婉玉很正常的事情。

  下面,我坐上了那辆汉兰达,发动了车子之后,我把车子开到了一处没有栏杆的位置,就朝着黄浦江里面冲了进去,当车子冲出地面的时候,我打开车门,直接从车门那里窜了出来。

  一声哗啦巨响,汉兰达掉进了黄浦江之中。

  这辆车是紫金香手下的,我自然不方便开回去,索性也就直接开到了江里,毁尸灭迹。

  后面我打车返回汤臣一品。

  等我回到的时候,差不多已经快凌晨两点钟了。

  武舞还没睡,我正要询问呢,她就一脸担心的问我去哪了,手机也打不通,还以为我今晚不回来了,我只好给她解释了一番,对于紫金香的事情,我也没隐瞒武舞。

  “你以后一定要小心。”武舞摸着肚子,她道:“我可不想孩子再没了爸爸。”

  “没事的,放心睡吧。”

  我安慰着武舞。

  只是我哪里会注意到,刚刚武舞说的那一句话里面的一个再字,再没了爸爸。

  第二天。

  上午的时候,我就去找了小点点,给她说夏婉玉的事情,我问她有没有药可以控制夏婉玉,让她渐渐的上瘾,然后被我控制。

  小点点看了我一眼之后,道:“可以。”

  我心中大乐。

  其实,对夏婉玉下药,我并没有什么负罪感,毕竟这个女人曾经是要对我下药的,在京城的时候,要不是商蝶提前告诉我,我估计已经着了夏婉玉的道了,既然她曾经都想过下药控制我,那么我为什么不能下药控制她?

  反正我们之间,都是对手。

  我和蒋家,夏家都是敌人,而她不仅是夏家人,同时也是蒋家的媳妇。

  “不过……这种药一旦控制了,就很难根除,时间久了,还会让对方精神错乱,而且,会对人的身体造成永久性的伤害。”小点点想了想,补充了一句,解释道。

  。I酷g匠}E网/唯qB一:k正版,其l他@m都是b盗,:版

  “那样更好。”我冷笑了一声。

  “你能够想到的,公孙蓝兰也能想到。”小点点很白痴的看着我:“你觉得自己的计策能够实现?”

  “小点点,你明不明白什么叫疾病乱投医,公孙蓝兰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她只能相信我们……还有,父母长辈想抱孙子外孙的冲动念头,不是我们这种年轻人能够理解的。”

  我这么和小点点说,她就懒得跟我说话了。

  吃过中午饭,公孙蓝兰就给我打来了电话,约我们在外滩的一处私人会所见面。

  等我带着小点点过去的时候,也就见到了公孙蓝兰和夏婉玉,她们母女早就在私人会所之中等候。

  夏婉玉大概是因为昨天的事情吧,所以对我还是冷着脸,没什么好脸色。

  我也无所谓,坐下之后,也就直接和公孙蓝兰说了,告诉她夏婉玉的病情,只能靠中药来治疗,西医根本治不好。

  听我这么说,公孙蓝兰也就道:“那就开方子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感谢:DarkLightfe0f「500台」,爱个人不要理由「360台」,我该起个什么名什么名什么名「150台」,好菇凉girl「100台」,仰望的高度「100台」,似氺哖譁「100台」等书友们的挖掘机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