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的今天?

  我的忌日?

  这是要杀了我的节奏?

  我内心忐忑,心思快速的转动,很快,我直接哈哈大笑了起来。

  “怎么?这有什么好笑的?”紫金香直接坐在了我对面的沙发上,然后翘着二郎腿冷笑的看着我,说道:“难道你认为自己能够从这里逃出去?”

  “不。”我摇摇头。

  其实,假如这个紫金香今天真的要杀了我的话,我还真没辙,虽然说小点点暗中保护,但是我也发现了一个规律,只要我和宋思思在一起的时候,小点点似乎就很安心,不会出现,应该是她知道宋思思身手超然,有足够的能力保护我。

  譬如今天宋思思和暴雨闷雷的一战,再次刷新了我对宋思思身手的认识。

  今天我和宋思思一起出门这件事,小点点应该清楚,所以她未必会暗中跟着我来,没有小点点,再加上我现在被手铐给铐住了,紫金香要想杀我,很简单。

  “那你笑什么?”

  我微微一笑,道:“紫金香公爵,咱们是站在一条线上的,你没有必要杀我,杀了我,对你没有任何的好处,相反……可能还会给你惹来一些麻烦。”

  “哼,你这是威胁我?”紫金香冷哼道。

  “我没这个意思。”我摇头,微笑道:“紫金香公爵,我说过了,我们是站在一条线上的。相信紫金香公爵你肯定调查过我,所以应该清楚我的身份,我代表的是张家,而我们张家和夏家有仇……当初我和紫金香公爵你素不相识,但是之所以发生了不愉快,那是因为公孙蓝兰的设计,所以你我才着了公孙蓝兰的道,这一点,公爵仔细想想便可清楚。”

  听我这么说,紫金香他微微皱眉,回忆起了宴会上的事情。

  看正fv版章/节上●G酷P匠:O网》

  “继续说。”紫金香盯着我道。

  “公孙蓝兰曾经嫁入夏家,随然后来离婚离开了,但是她始终有个女儿夏婉玉在夏家,而且,她这个人很有野心,所以将来肯定会插手夏家的事情,这样,她们母女始终和我都是敌对关系。”说着,我盯着紫金香,一字一句道:“所以,公孙蓝兰是咱们共同的敌人,公爵,你说咱们是不是站在一条线上?”

  紫金香摸着下巴,看着我冷笑道:“可是……你好像和公孙蓝兰接触挺多的。”

  “公爵,我和公孙蓝兰确实有某些方面合作,但这只是暂时性的合作而已,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说着,我补充了一句,道:“而且,要不是因为我,你们今天根本抓不住夏婉玉。”

  “哦?”紫金香公爵一脸好奇的看着我:“怎么说?难道,我还得感谢你不成?”

  “感谢不敢当,但是……”我看着紫金香,说道:“你们之所以能够轻松擒住夏婉玉,确实是因为我的原因,我想你应该知道我们华夏的蒋家和夏家代表着什么?她夏婉玉是夏家的人,蒋家的媳妇,身边高手众多,你真以为凭你的人,就能够轻松的抓住她?”

  说着,我就将今天是如何对付夏婉玉,又如何中了夏婉玉的招,又如何想办法挟持了夏婉玉的事情说了出来,当然,其中某些部分,不免的添油加醋,某些关于秘密的部分,我也就随便胡诌了一些。

  反正其中大部分都是真话,所以紫金香听完之后,他就陷入了沉默。

  “我想公爵大人是个有度量的人,应该不会因为我们之间的一点小矛盾而记恨上我,更何况,那个矛盾就是公孙蓝兰这个女人给设计出来的。”

  “你想让我放过你。”紫金香看着我。

  “我们之间本来就不是仇人。”我脸上带着笑容,看了夏婉玉一眼,道:“而且,我和公孙蓝兰接触的也不少,知道她的弱点,公爵大人,你抓夏婉玉的目的,为的就是利用她来威胁公孙蓝兰吧?说不定在这方面,我可以给你出谋划策。”

  紫金香听完了之后,眼光闪烁。

  他盯着我片刻之后,也就走到了那个银色眸子男子的面前,低声询问了起来,大概是询问抓我和夏婉玉的事情,想看看我到底有没有撒谎。

  询问了一阵之后,紫金香就朝着我走了过来。

  “小子,假如你敢骗我,我会让你知道什么是欺骗我的后果。”紫金香的声音格外冷冽。

  “公爵大人,我们华夏有句古话,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咱们之间没有利益冲突,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所以我没必要得罪你,得罪你对我有什么好处?”我一本正经的开口道:“我倒是乐意结交公爵大人你这个朋友。”

  “好!”

  紫金香盯着我的眸子片刻,道:“我今天就相信你。”

  听到紫金香这句话,我顿时就乐了起来,不过想必这个紫金香应该调查过我,所以知道我说的这些话其实都是实话,我将来始终都要和公孙蓝兰母女发生争夺战,她们最终都会是我的对头,而我和他,确实没什么利益冲突,毕竟紫金香的大本营在欧洲那边。

  所以,他相信我也不奇怪。

  “所罗门,帮他打开手铐。”紫金香对银色眸子的男人吩咐道。

  “是。”

  银色眸子的男子走到我身边,眼神凌厉的看了我一眼之后,快速帮我打开了手铐。

  手铐解开,我的心里松了一口气。

  现在该怎么办?

  自然是逃命,不过要是现在就逃走,紫金香公爵该怀疑我了,而且他身边高手众多,加上有不少人手里都端着枪,所以我现在逃走等于是找死。

  “张成,你说怎么处理她?我觉得是不是找个人强行那个她,然后拍摄下视频来,发给公孙蓝兰。”紫金香眼神有些邪淫的盯着夏婉玉,此人十分好色,这一点我早就清楚,而且心狠手辣,他来华夏之后害了不少女人,有些惹了他不快的女人,甚至惨遭割乳,这个紫金香,死一百次也不为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感谢:张洪银Leon「200台」,尤文柯南「100台」,55bbde4793b4f「100台」,shyl「100台」等书友们的挖掘机支持,求签到撸撸,投出免费的挖掘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