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舞这样平静,让我的内心更加的难受了起来。

  不行。

  她越是这样,我感觉她的心里越憋得不舒服,于是走到车子面前的时候,我停了下来,然后开口道:“小舞,你打我或者骂我吧,我都接受,不要再这样了!”

  我说这句话的时候,见到不远处也有人来车库里面开车。

  武舞她看了周围的环境一眼,道:“家事,等回家了再说!”

  看得出来,武舞是个非常注意照顾男人面子的女人,我心中苦笑,不过这个时候呢,武舞看了看时间,开口道:“快点上车,半个小时之内我们要赶去浦东机场!”

  “浦东机场,去干嘛?”我愣了下。

  接着,我心里顿时也急了,不会是武舞生气了,要回娘家了吧?

  “去接我妈,她来魔都了!”武舞说道。

  噗通!

  武舞这句话,让我的双腿直接一软,差点就给摔倒在了地上。

  丈母娘来了。

  为什么丈母娘会突然造访魔都?

  昨天我和高诗梦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楚莎今天就坐着飞机杀过来了,她来魔都的目的,再明显不过……是因为我。

  不然,哪会这么巧合?

  男人在骨子里,都是惧怕丈母娘的!

  更何况,我做了对不起武舞的事情,心虚得厉害,所以听到楚莎要来的消息,就脚一软差点倒在了地上。

  武舞见到我的反应,她直接忍不住笑出声音:“小情人,你怎么了?”

  “没什么!”我抹了把冷汗。

  “快上车,不然我妈的航班都要到了。”

  “是。”

  此时此刻,我的心简直颤抖的不行,做上车子之后,扶着方向盘的手都是颤抖着的,发动了车子之后,我努力的想着待会应该怎么办?

  楚莎不会下了飞机,就直接打我吧?

  在忐忑不安之下,车子到达了浦东机场,下了车,我就和武舞去贵宾通道出口那里迎接楚莎。

  我的手心已经忍不住开始冒汗了起来,这不是肾虚的表现,而是太过紧张的原因,怕,我怕啊。

  五分钟之后。

  随着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我抬头,看到了楚莎出现。

  她带着个墨迹,保养不错的她像极了一个女王。老远呢,我仿佛看到了楚莎眼中的怒火。

  惨了,这一下真的死定了。

  我不停的深呼吸,没一会,楚莎来到了我和武舞的身边,这个时候,她取下了墨镜,武舞走上前,主动和楚莎抱在了一起。

  更新^最(7快上yf酷)2匠J网,

  “妈!”

  “小舞,肚子又大了一截。”楚莎一边关心的看着武舞,一边道:“最近还难受不?这两个小家伙,没捣乱了吧?”

  “依旧闹腾,不过没什么呕吐反应了,就是我的饭量变大了!”武舞娇笑着说道,在楚莎面前,她永远是个孩子。

  “楚阿姨,来我帮你拿行李。”

  楚莎从出现了之后,就一直和武舞说话,好像把我当成空气一样不存在,所以我只好主动开口说话,不然的话,估计楚莎会一直把我当空气呢,此时此刻,我知道她肯定很生气,我做了对不起她女儿的事情,她恨不得杀了我。

  “哟,你谁啊?”

  这个时候,楚莎冒出了一句:“我认识你吗?”

  “楚阿姨,你别开玩笑了。”我苦笑着开口道。

  “我没有开玩笑。”楚莎看着我,冷笑道:“我不认识你,你走开。”

  “妈。”武舞轻轻拉了一下楚莎,低声道:“别人看着呢!”

  楚莎哼了声,依旧不理会我,而是扣着女儿武舞的手,一起朝着外面而去,我赶紧接过楚莎的行李,跟在她们母女两的身后。

  到了车子上之后。

  楚莎和武舞坐后排,楚莎依旧不和我说话,在面对武舞的时候,她一脸宠溺,但是在看向我的时候,眼神里面充满了冰冷。

  这让我苦笑着摸了下鼻子。

  我不怪楚莎。

  任何一个丈母娘,听到这种消息,估计心情都不会好,在机场那里没有直接打我,这已经算是楚莎修养不错了。

  一路上,楚莎就和武舞聊着,并没有和我说一句。

  终于,车子到了汤臣一品。

  我们刚刚下车,就撞到了拎着包下来的表姐。

  “姐,你去哪?”

  “表弟,开车跟我走。”表姐喊了我一声,道:“你姨妈要来,她指定了要你去接她,你要是不去的话,她会怎么对你,你自己清楚。”

  “啊?姨妈也来?”

  我发现我的双腿再次颤抖了起来。

  难道,姨妈也是听到昨天的那个消息,才要来收拾我的么?

  在恍惚中,我随着表姐上了车。

  等我们的车子开走之后,楚莎漂亮的眸子眯了起来,她冷笑道:“唐锦绣这个时候来干什么?她还真是关心她这个侄儿啊……哦,是侄儿还是女婿?”

  “妈,你说什么呢?”武舞一愣。

  “哼!”

  楚莎冷哼了一声之后,道:“唐锦绣很是护犊子,她此番前来,应该是因为我的关系吧?”

  前往虹桥机场的路上。

  我开着车,表姐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一边涂着指甲油,一边问道:“怎么样,楚莎找你麻烦没有?”

  “没理我。”我苦笑道:“一直冷着张脸呢。”

  “花心的代价。”表姐眯着眸子道:“你们男人啊,是一种只要有出轨机会,就会出轨的动物。”

  “姐,你这是讽刺我呢?”

  “姐没有讽刺你,说的是实话而已。”表姐轻轻一笑,道:“很多女人都幻想嫁给有钱男人,同时也希望有钱有本事的男人就对她们忠诚,不过……这个世界,始终都是很公平的,你幻想嫁给有钱男人享受奢侈生活,就总得失去些什么。”

  “表弟,你很幸运,小舞,诗梦看中的都是你这个人,而不是你的钱,其实,你现在也没她们有钱。”

  “姐,那你呢?”听到表姐这么说,我突然问道:“你看中了我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