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金融中心!

  凤凰集团的大会议室之内,关于打造互联网帝国,利用手机吸引用户,创造出一个泛娱乐生态链的会议进入了尾声。

  在宋思思的主持下,会议也取得了圆满的成功,明确了今后该走的方向,按照宋思思的计划,互联网越来越重要,所以要尽快在互联网上面占据一席之地!

  会议结束之后。

  我随着宋思思一起参加了酒会,这一次酒会,我们邀请的都是凤凰集团的内部中高层,并没有邀请外人参加,在酒会上的时候,我还陪着宋思思跳了几支舞,让我有些惊艳的是,宋思思的舞蹈很棒,大概是由于她练武,所以身子柔韧性很好的关系吧,所以我们之间配合得很棒!

  酒会结束之后,我随着宋思思一块起来。

  “老板,找个地方坐坐?”离开酒店的时候,宋思思对我笑道,在灯光之下,她笑得很美,特别是那双眼睛。

  我估摸着时间还早,也就点头说行。

  我们去的地方是滨江大道一处冷饮店,坐在二楼靠窗的位置,宋思思要了一碗绵绵冰,而我不太喜欢这玩意,也就随便要了点酸角汁。

  “老板,难道君雷的事情,就这么完了?其实不要君雷,章煌也能够做出好手机来,只不过君雷在手机界,已经算是个名人了,君雷和章煌强强联手,对于我们凤凰集团的名气提升作用很大,手机也能更宽广的销售出去!”宋思思解释着说道。

  我何尝不知道君雷的重要之处,但是……现在我确实没有任何的办法!

  毕竟,我真的是已经把公孙蓝兰得罪透了,且不说在珠三角的时候绑架她12小时的事情,就算是在长宁区公孙蓝兰的别墅,我给她下药猥亵她的事情来说,已经足以让她恨透了我。

  我苦笑了下,道:“估计没什么希望了……虽然之前她答应过我,只要我同意帮她杀掉那个紫金香,她就会把君雷让给我,但是估计现在她也不会同意了!”

  说道这里,我一脸奇怪的看着宋思思,道:“思思,你调查过没有,那个紫金香究竟和公孙蓝兰之间有什么仇?”

  宋思思听我这么说,也就眯着美眸看着我,道:“老板,公孙蓝兰的身份一直都是不简单的,除了是公孙老爷子的掌上明珠之外,她还有另外一层神秘的身份,这个身份和欧洲那边一个神秘的组织有关!而那个紫金香所代表的企业总公司是欧洲那边的,所以我猜测,这个紫金香和公孙蓝兰属于同一个组织的,现在所在的外企,只不过是掩人耳目的身份罢了!”

  “组织?究竟是什么组织?”

  听着公孙蓝兰的话,我有些吃惊。

  “这一个,你就得问你的父亲,或者说是武舞的父亲武建军了!”宋思思摇摇头,她皱眉道:“具体是什么组织,恐怕只有他们两个才清楚!”

  “为什么?”

  我更是瞪大了眼睛,宋思思这个音后不知道,但是我爸爸和老丈人武建军却知道?

  “你爸爸曾经和武建军是战友,他华夏最神秘的那支部队呆过!而这支部队,据说调查过公孙蓝兰那个组织,甚至和那个组织开过火!”宋思思一边解释一边说道:“这些,你妈曾经给我提过几句,也不多,所以我知道的仅仅只是这一点而已!”

  都牵扯到我爸爸曾经呆过的那支神秘部队了?

  看来,这个公孙蓝兰女人还真是危险,怪不得就连易湿那家伙,都让我远离公孙蓝兰,尽量不要和这个女人有什么接触,看来,易湿也是知道一点内幕的!

  对于我爸爸曾经呆过的那支神秘部队,其实现在那支神秘部队的负责人就是我的老丈人武建军。记得在我十五岁左右的时候,我爸爸的意思就是想把我弄进那支部队,只不过被我妈妈阻止了,她心疼我,说了句什么那支部队会遭遇非人的待遇,所以想让我再过两年,等我十七岁的时候再把我弄进去,只是……还没等到我十七岁的时候,我妈就遇害了。

  我爸太爱我妈,所以我妈遇害之后,他也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从此再也没有提把我塞进那支神秘部队的事情。

  公孙蓝兰所在的组织,既然连华夏最神秘的部队都牵扯进来了,那么公孙蓝兰所在组织的能量,自然不可小觑。

  “老板,咱不要谈这些工作上的事情了!”

  宋思思对我轻轻摇头,然后她指了指自己面前的绵绵冰,道:“挺好吃的,你来不来一碗?”

  “我喝酸角汁吧!”

  “来嘛,尝尝看看,你肯定会喜欢上的!”说着呢,宋思思就舀了一勺之绵绵冰,然后凑到了我的嘴边:“老板,张开嘴,我喂你!”

  这一瞬间,我就变得有些尴尬起来了。

  这勺子,是宋思思用过的,她刚刚吃了好几口绵绵冰呢,要是一般的情侣,这样彼此喂吃东西,其实也挺正常的,最多是被单身狗看到了之后,骂一句秀恩爱死得快。

  “快张嘴!”宋思思见我愣住,又喊了声。

  摆了摆了!

  酷《v匠.网(P首U●发

  反正我和宋思思都接过吻,彼此尝过对方嘴巴的味道了,用一个勺子吃东西也没啥,所以我也就张开了嘴巴!

  “味道怎么样?”

  “嗯,不错!”

  “来,再来!”宋思思自己吃了一小口,然后又喂我。

  这种你一口,我一口的暧昧气氛,一下子就在我和她的周边散发开来,我们这样的动作,甚至引得不远处的一对情侣也学着我们一样,一人一口的吃了起来。

  等吃完的时候,我的脸已经有些微微发红了。

  离开的时候,宋思思习惯性的扣着我的胳膊,将香软的身子都贴着我,大概是感受到我有些红的脸吧,宋思思娇声道:“老板,跟思思你都还害羞呢?”

  “是啊,男女授受不亲!”我苦笑着解释道。

  “哼,既然男女授受不亲,那你跟我接吻的时候怎么还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这一刻,我真想抱着宋思思的脑袋告诉她人艰不拆不懂啊?

  “我是音后,你是音帝!”

  宋思思她眼神炙热的看着我,冒出了这么一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感谢:咪咪树「1300台」,5421ae3634b6410「200台」,hihallo「120台」等书友们的挖掘机支持,求签到,撸撸,投出免费的挖掘机,还有,微信关注酷匠网可以领取二十台挖掘机,每个号能领一次,大家认准本书再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