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车子刚刚停下,后备箱刚刚打开,大黑咻的一下就从后备箱里面窜了出来,然后一下子就溜到了院子之中,院子里面,公孙蓝兰的那只哈灵犬灵妃正带着一黑一白两只小狗在草坪地上耍闹,见到大黑之后,灵妃的尾巴顿时欢快的摇了起来。

  然后朝着大黑跑了过去,两只小狗不知道,也跟着妈妈灵妃一起跑过去,大黑闻了下灵妃呢,就把狗眼放在了两只小狗的身上,用鼻子去嗅了嗅两只小狗的味道。

  大概是血脉相连的关系吧,或者说是大黑的种灵性都挺强的,大概两只小狗也知道了大黑就是它们的爸爸,所以尾巴顿时对大黑摇得欢快了起来。

  这个时候,公孙蓝兰也从别墅里面走了出来。

  她今天穿的很时尚,上身是一件紧身短款小白衫,下身则是一条紧身的短裙,这紧身裙子,顿时就把公孙蓝兰那妖娆的长腿给尽显无疑了出来,看着她那双曲线逼人的长腿,以及那挺翘的臀部,我忍不住偷偷咽了口口水。

  这女人,真诱人啊!

  见到大黑它们一家四口在草坪上欢快玩耍的样子,公孙蓝兰的那张迷人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情不禁的轻声道:“看它们玩闹得多开心!”

  “阿姨,没想到咱们在骊山的时候偶然一遇,竟然让大黑和灵妃生出了两只小狗,真是缘分,谁能想到大黑竟然能够和你的灵妃配在了一起!”说着,我情不禁的嘀咕了声:“狗和狗配,也不知人能不能和人配!”

  我后面嘀咕的声音很小,但是没想到公孙蓝兰的耳朵很敏锐。

  “你说什么?”公孙蓝兰的脸色刷的就冷了几分。

  “啊……没什么!”

  我赶紧摇头,接着,我的目光就在院子里面扫视了一会,很快,我就发现在假山旁边那里的台子上面,摆放着两盆兰花。

  只见在深浅不一的绿色枝叶承托下,一枝花上面开出三朵白色小花,柔弱得令人心生怜惜。

  这两盆,应该就是公孙蓝兰养的那两盆极品兰花了吧?

  我心里暗暗吃惊,大概是感受着我的眼神,公孙蓝兰哼了声,道:“怎么?你也懂兰花?”

  “不太懂!”我笑了笑之后,走到假山那里,看着两盆兰花道:“不过,阿姨你养的这两盆兰花,应该很名贵吧!”

  “何止名贵……”公孙蓝兰开口道:“你看它的莲瓣,素心,还有叶形,都是兰花中稀有的极品,集三者于一身,有市无价!”

  “阿姨,这兰花你是哪里弄来的?”

  “滇南的洱海市山里弄来的!”公孙蓝兰说着,她看了我一眼,道:“好了,看你也不懂,咱们进去谈事吧!”

  我笑着点头,心里却暗想我是不懂兰花,但是待会……等把你迷晕了之后,我就把兰花给偷走……

  跟着公孙蓝兰进了屋子之后。

  我就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接着,公孙蓝兰她就一脸认真的看着我,说道:“咱们接着那天谈的谈吧,君雷的事情,我可以做出让步,但是你必须答应我条件!”

  “请说!”我说道。

  “第一,我女儿的病,我希望小点点她能够帮我女儿治疗好。”公孙蓝兰一脸认真的看着我。

  难道夏婉玉真的不能生孩子?

  看着公孙蓝兰认真的表情,我的心里再次陷入了疑惑,想了想之后,我开口道:“阿姨,对于你女儿的病情,小点点已经在研究药方了……我不能保证能够治愈你女儿,毕竟就算小点点医术再厉害,她也不是神仙,我能保证的,就是小点点尽力治疗!”

  “好,只要尽力就行!”公孙蓝兰大概也知道这个道理,所以她点头同意。

  “那么,阿姨你的第二个条件呢!”

  “第二个条件,我想让你帮我杀个人!”公孙蓝兰眯着眼睛看着我。

  “杀人?”

  G$酷N`匠u网(首发

  我脸色一变,看着公孙蓝兰的脸,想从她的表情看出些什么来,不过我发现公孙蓝兰这个女人太过精明,变化不言语表,我根本看不出什么来!

  杀人!

  这可不是一件小事!

  虽然我杀过人,但是……说句实话,我并不想杀人,除非对方招惹了我要我的命那种。

  而且,公孙蓝兰这样权势的女人,她什么样的杀手找不到?为什么来找上我?难道,是个圈套?

  “阿姨,你想让我杀谁?”虽然我怕她害了我,但是我也想知道她想让我杀谁。

  “这个人你见过,紫金香公爵,不知道你有印象没有!”公孙蓝兰一边说着,一边笑眯眯的看着我:“那一次,我还设计你和他发生了点矛盾呢!”

  “你还有脸承认?”我冷哼道。

  “这没什么!”公孙蓝兰对我直接摇头,道:“张成,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所以,阿姨以前对你做了些什么,你也不用太过在意,没准等将来咱们利益发生冲突的时候,你会亲手对付阿姨呢?你说是吧?”

  “只要阿姨陪我做那个,我就不对付阿姨也行!”我脸上带着调戏的笑容。

  “阿姨说过不止一次了,除非你真正意义上的对阿姨有救命之恩,不然的话……阿姨不可能以身相许!”公孙蓝兰娇笑着拍打了一下我,然后就进入正题,道:“好了,不开玩笑了。阿姨的条件就是这个,杀人还是不杀,你自己决定,杀了他,你就能够得到君雷,据说你已经把章煌给挖到手了?有了君雷和章煌,你的手机肯定能够大卖!”

  “阿姨,我说过,我不会乱杀人!”我一本正经的看着公孙蓝兰,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生存的权力,再说了,那个紫金香我也不了解,我杀了他,没准会招惹一大堆的麻烦。”

  公孙蓝兰轻笑了声,然后她扔给我一个档案袋,道:“看看吧,紫金香确实和我有私人仇恨,不过……我像对于他来说,是死有余辜。”

  我面带疑惑,打开档案袋翻看了起来。

  越看,我的眉头越是紧紧的皱在了一起,甚至,我的拳头都情不禁的捏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