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

  我一脸惊讶的看着宋思思,我万万没想到,宋思思竟然支持我偷公孙蓝兰的极品兰花,这好像,有些不太道德吧?

  大概是看到我惊讶的表情吧,宋思思轻声一笑,道:“怎么?难道你认为公孙蓝兰会把兰花送给你?老板,根据我得到的信息,养兰花是公孙蓝兰的第一兴趣,你说她这样一个不缺钱,也不缺权的女人,你能够以什么样的条件用来换取她的极品兰花?”

  听着宋思思的话,我心里暗暗点头,确实,公孙蓝兰这样的女人,美貌她有,气质她有,权力她有,金钱她有,她好像什么都不缺,她同时也把她的那两盆极品兰花视为珍宝,这样的情况下,要想从她那里得到兰花,无异于天方夜谭。

  除非我开出天价的条件……不过,这样的条件,我是开不起的!

  好像……确实只有偷这个办法了!

  我思索了会,不禁皱眉道:“思思,要是让公孙蓝兰知道我偷了她的兰花,那么君雷的事情肯定没戏了,这样掰了玉米丢西瓜,对我们来说,也没好处……不如,咱们请个小偷去偷怎么样?”

  “老板!”

  听到我的意见之后,宋思思忍不住一笑,道:“实话告诉你吧,我们五音六律之中,就有一个专门训练偷窃的部门,当然,我们训练位的不是偷东西,而是为了窃取情报,你这个办法我想过……但是,现在公孙家的高手孤灯和尚就在魔都,一直在暗中保护着公孙蓝兰,若是我派人去偷的话,肯定会被孤灯和尚发现的!”

  “我去,就不会被发现么?”

  我愣了下!

  “不会……”宋思思笑眯眯的道:“我派人盯过,公孙蓝兰见你的时候,基本上会把孤灯和尚打发走!”

  “嗯?”

  我瞪大了眼睛:“为什么?”

  宋思思轻笑摇头:“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公孙蓝兰心里想的什么,谁能揣摩得到?反正总结下来,你是最方便动手的!”

  “公孙蓝兰也不傻,她的极品兰花丢失了,肯定会查到我的头上!”我苦笑了一声,说道。

  “老板……其实咱们这样未必叫做偷,可以说成是借!”宋思思面带微笑道:“叶家需要的,只是在兰花会展上面夺魁而已,你把公孙蓝兰的兰花借给叶家,让叶家夺魁之后,你再把兰花拿回来还给公孙蓝兰,这不就行了?”

  “不过……你要是直接借,公孙蓝兰怕损坏兰花,肯定是不愿意的,所以只有通过偷这样的办法来先暂后奏!”

  “嗯,这倒是个办法!”

  {酷匠Ag网^`正\版‘首、T发h

  我微微点头,虽然有些危险,但这已经是能够让叶倾城妥协,跟我合作的最好办法了。

  我脑子里正这么寻思的时候,突然手机响了起来,掏出手机来一看,我就笑了,道:“正说着公孙蓝兰呢,她就打电话来了!”

  我走到一边,接通了公孙蓝兰的电话。

  “张成,来阿姨家里一趟,咱们谈一谈君雷的事情!”电话里面传来了公孙蓝兰那诱人的声音,这让我脑子里快速想到了前天晚上在公孙蓝兰家里发生的一些,特别是浴室里的事情,让我很是难忘,以及公孙蓝兰那嘴唇的味道,虽然没有尝到她的舌头,但是光是嘴唇上的味道,就已经令我流连忘返了!

  挂了电话之后,我看向宋思思:“我马上就要去公孙蓝兰那里了!”

  “找准机会动手吧!”

  宋思思看了我一眼,道:“珠三角的兰花会展马上就开始了,假如你今晚偷到了兰花,那么马上安排你去珠三角,她公孙蓝兰,总不会立即追你到珠三角吧?”

  “行!”

  辞别了宋思思,我下楼的时候,碰到了林伟。

  自从凯瑟琳一事之后,林伟好些天都没在凤凰会所这边出现了,他见到我之后,就过来问我怎么这么早就要回去,他说待会凯瑟琳和她的表妹波琳要过来玩,要是没事的话,让我留下待会一起喝杯酒。

  我就给林伟说要去公孙蓝兰那里谈点事!

  波琳那个脾气不好的妞要来,估计又要为难我,我也不想留下。

  “去公孙蓝兰那里?”林伟皱眉,一脸凝重的道:“张成,之前和你说的弄到公孙蓝兰脚纹的事情你弄了没有?”

  “还没有呢!”我摇头。

  “今晚能够找机会弄到么?张成,我没有和你开玩笑,这个女人的面相和手相对你非常不利,太危险了,我怕你会彻底被她害死,所以要看她的脚纹,才知道有没有什么破解之法!”林伟看着我,道:“公孙蓝兰的危险程度,我想我师叔易湿也告诉过你!”

  这一点我不否认!

  “今晚?”

  我微微沉思了一会,然后我打了个响指,把地虎那货给喊了过来。

  “少主,啥事?”地虎嘿嘿道。

  “帮我弄点迷药!”我看向地虎,道:“现在我马上就要。”

  “少主,又是给女人的?”地虎一脸暧昧的看着我,接着他还看了看楼上入口的位置,道:“你放心,我不会告诉思思姐的!”

  “去你的!”

  我瞪了地虎一眼之后,道:“我需要的是迷药,不是春药,你快点给我弄来,吃进去能睡一个晚上的那种迷药。”

  “没问题!”

  地虎嘿嘿笑着离开,这货的速度果然很快,我和林伟聊了没一会,他就回来了,给我一瓶白色的粉末,告诉我这就是迷药,效果很快,吃进去之后大约一刻钟不到人就会陷入沉睡,基本上要等第二天早上才会醒来,而且他告诉我不用担心,没有什么副作用。

  接过迷药之后,我就喊着大黑进了后备箱,然后开车朝着长宁区而去。

  灵妃生了孩子,大黑也该去看看自己两个小家伙了,公孙蓝兰告诉我是一公一母,看来大黑的运气不错啊!

  半个小时之后。

  车子缓缓开进了公孙蓝兰的别墅院子之中,一路上,我都担心那个孤灯和尚是否在,要是孤灯和尚在,别说我不仅无法对公孙蓝兰下迷药获取脚纹,就连兰花也偷不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感谢:bao勋,开观,风宇轩,喜悦挥等书友们挖掘机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