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我的回答,高诗梦转头看向一边,没有看着我,好像是在抹眼泪!

  我呢,咬着牙返回了客厅,回到客厅的时候,刘德全正和王秋实打游戏打得热火朝天,潘老夫人坐在一旁笑呵呵的看着这一幕,老人么,希望的不就是老有所依,儿孙满堂么!

  大约几十分钟之后。

  厨房里面传来了潘凝说开饭的声音,潘凝端着美味的菜肴摆放在餐桌上面,然后一边走过来,督促王秋实去洗手准备吃饭,大概是没见到高诗梦吧,潘凝还疑惑了下,问我:张成,诗梦哪里去了?

  “好像在外面吧!”

  W看正{版E"章●{节r*上酷匠L}网W:

  我这样回答着,恰好就见到高诗梦从外面走进来了,她的眼睛还有些红,被潘凝见到了,还一脸奇怪的问高诗梦怎么了?

  高诗梦她脸上挤出笑容,道:“刚刚下楼接电话的时候不小心沙子进了眼睛,饭熟了么?姨父做的菜就是香,今天又能好好吃一顿了!”

  “小秋实,打算喝什么饮料,小姨给你倒?”高诗梦脸蛋带着笑容,我不知道她是不是装出来的。

  “花生牛奶!”王秋实嘟了嘟嘴,然后坐在了潘凝旁边。

  潘凝一家五口人,加上我,高诗梦,秘书刘德全,也就是八个人而已,刚刚好够一桌,潘凤解掉了围裙之后,就和我们坐在一起准备吃饭。

  “老娘,这是专门给你下的长寿面!”潘凤是个孝子,主动把长寿面端给潘老夫人。

  “好了好了,快吃饭快吃饭!”

  潘老夫人乐呵的说道,每个父母都希望儿子成龙,现在潘凤事业有成,坐上了魔都一把手的位置,而且落得一个好官的名声,深得老百姓的爱戴,虽然孙女潘凝丧夫,但是一家人却能开开心心在一起,潘老夫人自然开心。

  “小张,咱们来点白的?”刘德全打开一瓶没有标签的酒,道:“这可是我从老家带来的老酒,年代久远,味道醇厚,今天咱们和潘书记好好喝两盅!”

  果然!

  刘德全打开瓶盖子的时候,我就闻到了一股醇厚的酒香味,这和市面上卖的酒不一样,听着刘德全的话,应该是老家自己酿造出来的好酒,纯天然,没有一点添加剂。

  座位置的时候,桌子是四方形的桌子,由于高诗梦是最后坐下的,而最后剩下的位置就是我这一边了,所以她就坐我旁边,近距离感受着她那熟悉的气息,再联想着她刚刚泪眼婆娑的模样,我心里堵得有些慌,刘德全刚刚满上了酒,我一点东西都没吃呢,就端起酒杯开始敬酒。

  “老奶奶,祝你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哎,快吃菜快吃菜,尝尝合不合胃口!”潘老夫人赶紧说道。

  我点点头,开始吃东西。

  接着,我又轮番敬了潘凤,刘德全。

  “张成兄弟,酒量不错嘛!”刘德全见我一开始没怎么吃东西就干了这么几杯酒,道:“我这酒酒劲挺大的。”

  估计是看到我喝酒的样子,让潘凤想到了自己年轻的时候,于是笑道:“年轻人,就该有点年轻人的样子,我年轻刚刚参加工作的时候,被领导喊去陪酒,刚开始的时候不熟酒性,每次一都喝得酩酊大醉,后来慢慢也就习惯了。”

  说完,潘凤指了指刘德全,对我道:“你刘叔酒量很好,张成,今天可要好好陪他喝几杯!”

  被潘凤这么说,我自然是要放开肚皮喝了。

  果然像潘凤说的一样,刘德全酒量很厉害,不过想想也是,刘德全是潘凤的心腹秘书,跟随潘凤多年,免不了为潘凤挡酒之类的,天长日久之下,所以酒量自然很厉害。

  喝到后面的时候,我的脑子竟然开始晕乎了起来。

  我也不知道喝了多少杯,说话的时候,舌头也逐渐的大了起来,完事的时候,潘凝端上来早已订好的蛋糕,开始点蜡烛,吹蜡烛,迷迷糊糊之中,我记得潘老夫人的愿望就是希望孙女潘凝能够早日找到好夫君嫁了。

  刘德全说的确实没错,这酒的后劲果然很大。

  迷迷糊糊中我吃了几口蛋糕之后,就越发的醉了起来,接着,我就听着他们好像在商量怎么把我送回去的事情,后面我听到一阵熟悉的好听的声音主动请缨,说她把我送回去。

  在迷迷糊糊之中,我的身子靠在一个香软的身子上,然后下了楼。

  把我塞进了副驾驶呢,她就坐上了驾驶座开始开车。

  到了半路的时候,我酒劲以来,忍不住开始干呕了起来,香软的女人搀扶着我在路边吐了一阵,然后又把我带上车。

  “老公,你要去酒店休息,还是要回家休息?”

  我听到一阵悦耳的声音询问我。

  闻着她那香喷喷的身子,我忍不住,一把就将她抱住,嘴巴胡乱就去亲吻她的俏脸,然后含糊不清的道:“去酒店……我要玩女人,我才不回家呢!”

  接下来,我就重新被搀扶进了车子里面。

  然后没一会,车子就开到了一家酒店门口,在搀扶之下,我慢慢的进了电梯,然后到了房间,我又忍不住去卫生间吐了一阵,等我躺在床上的时候,脑子已经开始天旋地转了!

  这样躺在床上,我迷迷糊糊之间就睡着了!

  因为喝酒太多,所以睡到半夜的时候我口渴干醒了,我的手去床头边摸索水杯,却不小心碰的一下把被子碰倒在了地上,旁边的女人听到声音之后,她赶紧起床,帮我倒来了水,我连续喝了两杯之后,干燥的喉咙才舒服了一些。

  这个时候,我看清了眼前的女人!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再一次睡着的,等我从床上再一次醒来的时候,阳光已经从落地窗那里透射了进来,照射在大圆床上面,暖洋洋的,好不舒服。

  “嗯?”

  我发现自己的脑袋很疼,揉了揉太阳穴之后,我看向旁边!

  旁边早已没了人,不过我依稀记得昨晚我和女人在一起了,因为我的衣服啥的,都凌乱的洒落在床的旁边,我忍不住抓过被子闻了一下。

  高诗梦!

  是她!

  这一刻,我脑子里不由得想到了徐哥当初给我的那句话,在醉酒,狼狈不堪的时候还会照顾你,陪你的女人,才是真正爱你的女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