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哟!”

  见到我摇头拒绝,公孙蓝兰哟了一声,吃惊的看着我道:“张成,我还以为你只是玩玩赵秦而已,没想到还动真心了?舍不得让给我侄儿?”

  我哼了声,不想和公孙蓝兰在赵秦的事情上继续扯,便道:“这个条件我不能答应,你再说一个条件!”

  公孙蓝兰她沉吟片刻,道:“行,既然这个要求你不能答应,那么我就说另外一个,你挖君雷过去,为的是做手机,那我就要你新成立的手机公司的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如何?”

  “阿姨,你太贪心了!”

  我忍不住冷笑了起来,开什么玩笑,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我承认君雷有本事,很厉害,但是,公孙蓝兰她让出了一个君雷,就要占百分之三十的股份?胃口不小啊!

  公孙蓝兰笑眯眯的看着我,道:“我就这两个条件,要么把赵秦让给我们公孙家,要么给我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再也没有其他商量的余地了?”我反问道。

  “没有!”

  公孙蓝兰肯定的摇头,说着,她轻轻的抿了一口红酒,道:“张成,我觉得你还是同意我的第一个条件如何,反正像你这样有钱的男人也不缺漂亮女人对吧?你和赵秦勾搭在一起多长时间了?差不多也该玩腻了吧,让她和我们公孙家联姻又如何?反正你最后也不会娶她,对么?”

  公孙蓝兰这番话,让我心中没有来产生了火气,特别是她说玩腻了三个字的时候,我火气蹭的窜上来,忍不住冷笑道:“那你也让我玩几天,玩腻了我就把你踢开,如何?”

  听我这么说,公孙蓝兰脸色一沉,道:“张成,你嘴巴放干净点!”

  “你自己想要别人尊重,首先也应该懂得怎么尊重别人,我不希望你再说关于赵秦的事情!”我看着公孙蓝兰的眼睛沉声道。

  “看来,赵秦确实在你心里挺重要的!”公孙蓝兰她别样的看了我一眼之后,道:“那你就自己考虑我的第二个条件,要是觉得能够接受,我就把君雷让给你,要是觉得难以接受,那就算了。”

  公孙蓝兰太贪心了,要是她要百分之五,甚至百分之十,我和宋思思商量了之后,没准会答应下来,但是百分之三十,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W最}新i章◇'节上}‘酷o匠X网、,

  “阿姨还有事,既然你不同意,那谢谢你今天的晚餐!”说着,公孙蓝兰就要站起身子!

  我轻轻摇晃了下红酒杯,看着公孙蓝兰道:“等一下!”

  “同意了?”公孙蓝兰吃惊的看着我。

  “不……不过阿姨,对于你女儿夏婉玉的病情,小点点一直在研究良方,你说万一小点点真的有办法治疗你女儿的病呢?”我看向公孙蓝兰,道:“阿姨,咱们的关系很好,我不希望因为君雷的事情,破坏了我们之间的关系!”

  我这么说,就看到公孙蓝兰脸色一变。

  “张成,替我女儿治病,是你之前就答应好的!”公孙蓝兰盯着我,道:“现在,你用这件事来威胁我,是不是太过分了!”

  感受着公孙蓝兰的反应,我心里惊讶,其实小点点替夏婉玉治病的事情,我一直觉得是个套子,但是现在看着公孙蓝兰的反应……难道是真的?

  夏婉玉和蒋明池真的生不了孩子?

  那么是夏婉玉的原因,还是蒋明池的原因呢?

  “阿姨,我也不是那种贪心的人,但是我确实需要君雷这样的人才!”我看着公孙蓝兰,笑道:“当然,我会给阿姨点考虑的时间!”

  “行,我考虑考虑之后再给你答复!”公孙蓝兰瞪了我一眼。

  不过这一眼,竟然令我感受到了无限的风情。

  我们一起下楼,结了账之后,公孙蓝兰就开着她的沃尔沃离开了,我也开车返回了汤臣一品,由于武舞回了都城市的关系,所以我就和表姐住一块。

  我开门进去的时候,表姐正好洗完澡出来,头发带着湿气的,披着个浴巾,她也披得很短,露出了那双白皙修长完全没有任何瑕疵的美腿。

  表姐站在酒厨那里调酒!

  咕噜!

  我偷偷咽了口口水之后,跑到沙发上坐下,不过眼睛却一直贼溜溜的盯着表姐那双长腿。

  “再看,就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表姐好像后脑勺有眼睛一般,我在看她的长腿她竟然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姐,我没看!”我狡辩道。

  “还不承认?”表姐声音变得严厉了几分。

  我顿时之间觉得委屈极了,就不忿的开口:“姐,我看看怎么了,你不给我摸不给我碰的,我就看看,这样也不行啊?有本事遮起来啊!”

  “哼!”

  表姐轻哼了声,接着她转过身子,端着两杯鸡尾酒,是我比较喜欢的蓝色夏威夷。

  “骂你还敢还嘴了?”表姐坐过来,白了我一眼之后道:“等明天,姐有朋友要过来魔都这边,到时候一起吃个饭。”

  “什么朋友?”

  “一个法国那边的朋友,说是想见见你。”表姐说道,在欧洲进修的时候认识的。

  我知道,表姐除了在美国留过学之外,还在欧洲进修过。

  “为什么想见我?”我疑惑道。

  “你说呢?”表姐看着我,眼神有几分温柔。

  表姐这样的眼神,让我脑子都停顿了下,然后想到了表姐那个朋友,应该是和她关系很好,一般情况下,好朋友在自然是想见一下对方爱的男人!

  “明天打扮帅点啊!”

  表姐摸着我的脑袋说道,好像摸宠物一样。

  “姐,你放心,我就算不打扮也很帅了,要打扮一下,那就帅得冒泡了!”

  “好了,姐去休息了!”

  “姐,晚安!”

  “安!”

  见表姐进了房间,我好想跟着她一起进去,但是就是鼓不起那种勇气,随着武舞来魔都住了这么一段时间之后,我发现自己在面对表姐的时候,勇气越来越小了!

  这到底是什么原因,我说不上来!

  晚上的时候我又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我梦见了易湿,梦见我被他迷迷糊糊的把我拽进了一间婚房,婚房的床上坐着一个遮着红盖头的女人,我走过去,掀开红盖头之后,吓得我都跪倒在了地上。

  不是我预想中的武舞……而是小点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肤浅失眠中说:

  求签到,撸撸,投出免费的挖掘机!